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红兴】《药》5-6

*大嫂注意

*是个很荒诞的故事/并没做到有理有据

*胸口痛


传送:1-4


5.

 

张艺兴知道,漂亮的话谁都会说。

 

他开始后悔曾经无理取闹地对孙红雷又亲又啃,让他心软答应自己一定不会半途而废。可是男人之间的情谊说浓也浓说淡也淡,什么叫做“不会半途而废”?这种要求,即使对方觉得不过分,就连自己也会觉得如此荒诞。

 

但是一向固执的自己就这样做了,这可怎么办呢。

 

接近年末,留给自己私人的时间不会很多。张艺兴无精打采又充满干劲地奔于每个目的地,直到一次跨年的晚会,他路过一间休息室,上面明晃晃地贴着三个大字:孙红雷。

 

孙红雷。

 

进去还是不呢。实际上张艺兴也没有很多思考的时间,为了不露出马脚,他只是犹豫了一下,随即跟着团队走远了。

 

那之后很久没有正式交流过了。张艺兴忙吗?是忙,但是说说话的时间还是有的。有很多事一拖就拖得难以进行,张艺兴还在想要怎么开始讲话,那个人却主动找了上来。

 

“张艺兴。”

 

不是冷冰冰的宋体。

也不是为了纠正或者命令。

 

是单纯的情感,是偶然遇见的兴奋,是必然出现。

 

他心里突然被点燃。他想不知道是想否认自己肤浅的欣喜,还是欣喜地肤浅,但此时他必须保持冷静,以及笑容。“红雷哥哟!”孙红雷满面堆笑,给了张艺兴一个拥抱。

 

有时候只有相拥过的两个人才知道那拥抱的真正意义。

看客终究难以体会,所有猜忌仍是不确定。

 

他的哥哥依旧穿着那么好看的西装。他见过无数套西装,唯有他的红雷哥拥有的那些是最合体,最好看。他很早以前就这样觉得,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早已制造了一顶光环。

 

孙红雷难以掩饰自己的疲态。他说过他无法在张艺兴面前表演,他做不到。实际上是表面意思,也有另一种意思。他在艺兴面前是放松的,提不起自己的戒备心来。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被打了开来。

 

年后有时间吗。孙红雷和张艺兴走到一边闲聊,我空出一点时间,想回哈尔滨看看。

 

诶?张艺兴略感意外。一般这种,不该和大嫂去吗?

 

孙红雷居然略微语塞。张艺兴说完也后悔了,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还往出推呢。我应该有时间,我还没有去过哈尔滨呢,哈哈。他这样说,笑着摸后脑勺。

 

那行,去练舞蹈吧,时间发给你。孙红雷说完,戴上墨镜转身离去。张艺兴点着头说好,心里冒出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想法。

 

刚才这番话,仿佛有种听到下课铃的感觉呢。

 

6.

 

一般这种,不该和大嫂去吗?

 

“我们吵架了。”孙红雷打开张艺兴的对话框,打了这五个字,又删掉了。

 

还是不让你知道吧。以你的性格,又要胡乱劝和了。

 

那天喝多了回家之后,孙红雷想起很多事。骏迪在弹钢琴,琴声里是一股股幽怨和悱恻。孙红雷很想大声地喊,我还有什么没给你吗。可是话到嘴边突然没了底气,他听着从远处传来的音乐,只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还没给你更多,没再多一些。

 

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骏迪坐在书房看书。她优雅温柔,大方宜人。孙红雷没出声,倚在门框上。骏迪发现了他,笑着说醒了吗,那我们去吃饭吧。

 

席间无话。其实孙红雷是有很多话想说的,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女人是细心敏感的,她早已发现自己的丈夫心事重重,她也是聪明的,想着如何不伤害丈夫的自尊,又能有效率地解决一件事情。

 

老公,最近工作顺利吗?她开口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一个人感觉还真有点吃不消呢。

 

一个人?这些天你都是一个人吗。孙红雷不断地重复这三个字,他觉得很熟悉,却不知自己在哪里对这三个字有过触动。最后他想起来了,人也回过了神。

 

怎么了老公。她问。

你听过《一个人》吗,艺兴唱的。他说。

 

没有啊……唱什么的呢?孙红雷的重点完全不对,这样她的心思慌了几分。好像是一个电视剧的主题曲,艺兴总是在他被淘汰的时候唱。孙红雷换了个坐姿,说,如果觉得太辛苦,就找个时间休息休息吧,毕竟现在什么都不缺了。

 

我也想发展自己的事业呀。骏迪笑着说,我们现在没什么负担,我想趁现在快快前进呀。

 

“负担”。

 

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他曾为之流泪,为之欢笑。但那终究是别人的宝藏,是埋葬自己的坟墓。

 

因为这个话题实在是太过沉重。

 

骏迪,我觉得我们该谈谈。这句话脱口而出,孙红雷自己都吓了一跳。

 

“所以我们现在,还是不打算要个孩子吗?”

 

“我们以前不是讨论过吗?我还是觉得早,”骏迪没想到,原来他一直支支吾吾的原因竟是这个。“你不是也同意吗。”

 

“如果现在我想再折中一下呢,”孙红雷放下筷子,看着骏迪。“坦白说,我现在确实是有点想要个孩子。”

 

骏迪是错愕的。她本以为这已经是一个过去时的命题,如果她不提,那么永远不会被提起。她不知道孙红雷突然提起这个是想如何:他从不为难自己,认识他的第一天是这样,到今天,也是这样。

 

“算了算了,还是不说了吧。”孙红雷赶紧自己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起身想走。谁知王骏迪也站了起来,朝他说,“等下,老公,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孙红雷想了下,还是以哄为主地说,“一切都依你,我看你还是想做自己的事,那也没关系,就先这样子吧。”

 

“我不想我们之间有隔阂,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没这么难解决吧?”王骏迪声色俱厉起来,眉间都露出不一样的神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以为我们之前都已经解决好这个事了。”

 

女人套话可真是厉害。孙红雷绝望地闭上眼睛,抹了一把脸。

 

今天说这些合适吗?

 

“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不瞒你说,我压力也很大,”王骏迪说得很轻,“我能理解,但是老公,也想想我吧。”

 

也想想我吧。

 

孙红雷的脑子已经炸了,他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转身去给老婆一个拥抱。“你难道不记得两年前吗,我真的很痛苦。”

 

“别说了,别说了。”两年前?你为什么要提起前两年呢?孙红雷的情绪起伏太大,而王骏迪的念白并没有停止。“我以为经历过那件事之后我们都不会再在短期内提起来,但是……”

 

“但是我也同意你打掉了!”

 

你还想要怎样呢?

 

耳鸣声如雷贯耳。

 

原来雷鸣声不只是预告要下雨了。孙红雷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回声,在不大的饭厅不断碰撞,反射。而王骏迪的表情仿佛结冰的湖水,她冰冷地说,你就是有意见,你终于说出来了。

 

那是第一个,唯一一个,生为夭折的灵魂。该是个男孩吧,王骏迪经常疼地半条腿麻痹,这让她难以练歌。孙红雷虽然没有想要孩子的意愿,但他是真心喜欢这些。骏迪的身子骨没什么问题,但是就是这异常的麻痹让她很难承受,经常讲她已经丧失工作的兴趣。在她的请求下,孙红雷最终还是同意她把孩子打了。

 

开始了吗?她在笑。医生说,结束了。她带着满脸笑容望着自己的老公,而孙红雷只是摸摸她的额发,笑而不语。

 

他老了。他不再是那个狂野不羁的少年,他想成为一个支柱。然而就是这样他的愿望还是不能实现,他心疼老婆,却不知道该不该心疼自己。

 

他好像飘着,没有心情,没有目的,没有能量。

 

“对不起骏迪,”他说,“是我自己一个人欠了你十五年。”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