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红兴/双黄】《药》1-4

*主红兴/双黄打个酱油/不是很明显

*现实向/也许和平日的傻白甜不是一种风格

*力求自圆其说/不求随波逐流


以上


《药》

 

1.

 

“艺兴,你看咱们还有救吗?”

 

“在你决定把我吃掉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

 

2.

 

张艺兴忘不掉那烫得他浑身战栗的眼神。

 

他记得有很多人都对他说过,演艺圈的感情不要信。每一次伸出去握住的手,都有可能成为摧毁自己柔软后背的利刃。于是他笑着面对这样那样的人,将所有的“关切”和“照顾”化成一滩滩死水。

 

可是他化不掉那一份热切。他本能地去正视它,迎接它,承受它。张艺兴甚至抬起头去看它,暴露自己最软弱的颈部也在所不惜。他出奇的勇敢,用自己倔强强硬又诱惑妩媚的姿态去追溯那目光源头伫立的男人。

 

是,那是个站得笔直的男人。他的墨镜是那么漆黑,却不能暗藏镜片背后的那份渴望。他浑身都似燃着,即使已身处人群,张艺兴还是无法忽视他的热量。

 

即使抛来的邀约是这样明显,但是他也很明白。张艺兴转回头,错开了视线。

 

这个人也许可以相惜,但是绝对不能相信。

 

他见过那个人对其他人的笑,毫无防备,带着本真的个性。可他又听见他的悲鸣,在无数个漆黑寒冷的夜。那些孤独撕碎了那些笑容的面具,混合着成熟男人独有的倔强,从包裹着张艺兴的壳的缝隙,缓缓地爬了进去。

 

这些气息搔得张艺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找不到任何方法屏蔽这些信号,他思考过原因,后来有位姓黄的长辈跟他说,有时候你越是怕就越是遇见,这不是命,这是因为同性相吸,这便是物以类聚。

 

他听不懂。那个人有时候喜欢搂着他,说一些听起来很感人肺腑的话。但是他听到以后反而更加清醒,因为他早就见识过那个人比这更加精湛的演技,如果说生活是一场戏,那我张艺兴也不过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对手,对方越是入戏,我就越要警觉。

 

反正都是演戏而已,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需要的东西。他配合着那个人的情话,因为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是做了正确的选择的。

 

而这些想法,从来都与那个男人无关。他们私交甚好,甚至已经达到只要在一座城市就会出来见面的程度。那个人已婚了,他还去见过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是搞音乐的,这点上和张艺兴是无法避开的咬合。有一次她在某地演出,那个人就坐在贵宾席大摇大摆地欣赏着。而自己挡着脸,郁郁寡欢地藏在二楼的角落,静静地听着那些悲哀的奏鸣。

 

音乐是通人性的。张艺兴曾经是个练习生,走过最坎坷的一段路。他分明地清楚有什么是能通过极端的努力获得的,什么是天生的,而他就在这样的场合里找不到一丝一毫对于音乐本质的感受。他是个极其喜欢摆弄音符的人,也就是作曲的工作。他清楚地知道每一个音符的感情,他在这里,却感受不到一丝体会。

 

他从小就是个骄傲的人。口罩下的他又笑了,这次是下意识的。他想,坏了。

 

另一位黄老师曰,当你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的时候,下一个控制不住的,就是你的感情。

 

3.

 

从黄渤家出来,孙红雷已经找不到北了。黄渤几次都说要送他,孙红雷两个推搡就把黄渤连人带门一起怼出老远。

 

起先是黄渤说要聚聚。于是六个人天南地北地往回赶,之后张艺兴说他还在韩国,实在是赶不回来。剩下的五个选择去黄渤在某市的别墅喝酒,孙红雷离得最近,却是最后一个赶到的。

 

因为极限挑战的缘故,几个人突然走得很近。在演艺圈越久,他们越清楚有些朋友是很难得的。孙红雷知道,黄磊不会明确地说他在乎这些,他天生就是一个潇洒的贵族,潇洒到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狂放。王迅是个精明到抠门的人,明明是和黄磊一样的睿智,但是他却另有打算。有谋略能依附着别人的人也不多,他能在这种年代活下来,光靠运气,说出来谁会信。小猪,也是个天生的脆弱型男。说起来和自己一样都是狮子座,但是他就明显更多泪点。他和自己一样,早就习惯了漂泊无依,他是人群里最常带来欢笑的人,但是只有和他一样的人才明白,这些欢笑不过是虚与委蛇。而张艺兴,啧,是个谜吧。

 

孙红雷停了停,掏出一袋烟,黄磊劝过他,他奇迹般地听了一次别人的话。然后他开始变得精神了很多,收到成效的雄狮也就没那么多斤斤计较了。只是如今他突然想要打破这份平衡的原因,竟是一个孩子。

 

孩子?他很想要个孩子。他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他必须给掉他急需给予的一份父爱。这份关怀和在意分担着他多余的热度与精力,平衡着他不可能平衡的尊严和感情。他想要一个纯洁的灵魂,急迫地想要晕染这个胚芽,他想暴力地占据这个生命,培养他,呵护他,注视着他。

 

他的爱是有很多阶段的。他爱和小猪玩闹,因为他觉得猪最懂他。他看见罗志祥和周扬青的热恋,就仿佛自己遇见骏迪的日子,单纯又丰富,炽热而浓烈。那是一份急需被证明的爱,在自己最最崩坏和游移的时候,那双手,或毫不犹豫,或单纯试探,或如履薄冰地伸了过来。

 

这一晃二十年,孙红雷明白,自己要的就是这一份安稳。但是越来越多的迹象正在提醒自己,这份安稳,好似马上就要瓦解,正在逐步面临崩盘。

 

黄磊说,你就是太孩子气。年轻时候有人包容吧,还能说是有颗狂野的心。老了没人理了还在这儿作,你说你这是闹的哪出?孙红雷也不知道听没听的进,只顾咕咚咕咚地喝酒。

 

你少特么喝点吧,一会儿没人送你回去。黄渤尽了地主之谊,前面张罗完饭局,结束之后也打算提前收拾战场。孙红雷一言不发地烂在桌子上灌酒,黄磊提出帮黄渤收拾。一向明事理的颜王竟然如此失态,一干人等也就该留的留,该散的散。果不其然,王迅和罗志祥前脚刚走,门还没关热乎,孙红雷突然开口说:

 

我把张艺兴给睡了。

 

哈?哪种睡,黄磊肉呼呼的眉头抖了抖,你睡罗志祥那种啊?

不是。孙红雷换了个姿势,挤出两个字。

 

你没病吧孙红雷,黄渤三步并两步冲回桌子旁边,还在滴水的手套都没有来得及摘下去。你看着我眼睛,哪种睡,是你睡你太太那种睡,还是我睡你那种睡?

 

过分了啊过分了。眼看黄渤的逗贫没有成效,一旁的黄磊企图活跃一下气氛,但也失败了。最终还是孙红雷抬起了头,把目光对上黄渤的眼睛,眨了半天眼才说,是,我睡骏迪那种。

 

……你可真他妈牛逼啊你。黄渤哭笑不得,扔下一身酒气的孙红雷走去了厨房,留颜王石化在饭桌旁。黄磊没那么多事,但也没那么高高挂起,他拍了拍孙红雷的肩膀,在一旁坐下,眼睛不停地踅摸着四周,轻轻地问,咋回事儿啊。

 

然而孙红雷的舌头都已经喝麻了。他不禁想起了张艺兴咬住他下唇时他的感觉,与此时醉酒的自己别无二致。他那天没喝多,更谈不上醉,但就是找到了这种麻痹的感觉。是谁的错呢,到底是谁有问题了。

 

但是他和张艺兴谁也没有互相责怪。冷却下来的两个人躺在床上,安静地喘着气。孙红雷不敢侧头看张艺兴,而他听得出,张艺兴的呼吸顺畅无比,没有沮丧,更没有狂躁怒气,这多少让他感到安定,但又恐惧。

 

那时候的他只有一个想法。你说,我操了你一顿,你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4.

 

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你说说我听听,红雷。黄渤把最后一盏灯也关了,三个男人坐在一间卧室里的落地窗前,听起来挺浪漫,实际上却充满了无奈和悲凉。

 

黄磊怎么也抢不掉他手里的易拉罐。后来索性就让黄渤来软的,一点一点问出来,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呢。最聪明的双黄二人也不明白,孙红雷不愿意说出来他的想法,却又把最惊人的消息告诉了他们,你说,这不是折磨是什么呢。

 

是张艺兴先扑过来的。良久后他突然开口了,带着醉酒的混沌,以及无声息的哭腔。他先来找我,说他喜欢我,爱我,需要我。

 

那你呢?你是咋想的,黄渤问。

 

孙红雷搓搓手里的易拉罐。我不知道,他低着头,好像有点不知所措。他质问我为什么好几次都对他讲黄段子,捏他屁股,揉他的腰。我答不上来,他就说,哥哥,不要傻了,我来了。

 

黄渤有好几次想弹起来使劲揍孙红雷几巴掌,但是他硬生生都憋回去了。让你嘚瑟,嗯?孙红雷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大哥吗,精吗,你问问你自己,干出来的这都叫什么事儿。

 

谁都没大声嚷嚷,黄渤的语气哪怕责怪,语调也是低缓的。但是孙红雷的头,压得更低了。

 

气氛又一次僵了。后来,王骏迪打了一通电话过来,孙红雷赶紧接了,骏迪说,“给你发了很多微信你也没回,担心你酒驾或者又喝太多了,今晚怎么回来?”

 

孙红雷温声细语地回复着,脸上的阴郁一瞬间一扫而光。“我没事儿,真没事儿。我今晚不回去了,和黄磊啊,黄渤儿我们哥几个唠唠嗑。没事儿啊亲爱的,你放心睡吧,啊,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啊,晚安,哎,哎。”

 

你知道你刚才那样像啥吗红雷,黄磊满脸好笑。孙红雷放下电话脸就变了,还是像茄子似的。你刚才就像个接线员,求人家客户给你打个好评。

 

孙红雷从不知道自己的眼神也能那么幽怨。他看了黄磊和黄渤几秒,心里想我怎么就交了这么两个只会损我的傻逼。黄渤看出他有点拉不下脸儿了,赶紧说,行了,不贫了,赶紧想想该怎么办吧。

 

他摸人家,是他不对。黄磊先说了。可是艺兴不但没不让,还主动凑过来,这说明什么,黄磊做了个摊手的手势。这说明艺兴是接受你的,他是真喜欢你,红雷。

 

问题就在于艺兴是不是因为红雷先撩他才开始喜欢上红雷的。黄渤指出了问题,如果是这样,那红雷等于是罪加一等。抛家舍业不说,还把孩子给掰弯了。

 

抛家舍业,你说得可真好听。黄磊没说出来,只是在心里佩服了一下黄渤的口才。现在最重要的是红雷你要做什么选择,其他的都不重要。黄渤这样说,两个人都看向孙红雷。

 

别的都不重要?孙红雷问。

不重要。黄渤万分确定地说。

 

那我想跟艺兴在一起。

 

那我想跟艺兴在一起。黄渤苦笑着,重复着孙红雷刚刚说过的话,无奈地看着黄磊。黄磊也笑了,红雷啊,那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无解了。

 

不是黄渤说别的都不重要吗。孙红雷抬起头,他不知为何喘上了粗气,像个急于争辩的孩子。是,我是说如果别的都不重要。黄渤说,那真能这样儿吗?喏,你那老婆呢,人家艺兴呢,你是不是都得考虑一下……

 

这事儿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说出去不好听而已。黄磊接过了话茬,慢慢道来。红雷,你要是觉得艺兴也和你是一头的,你又表明你实际上也是想和他在一起,那就试试呗。

 

你说得容易,黄渤不同意了,这叫什么?出轨,劈腿,找小三儿。他可以豁出去了,不要脸,可是艺兴呢?人家才火几年,这下可好,搞得当了小三儿不说,还是跟一男的。

 

就因为艺兴是男的,我才说你们要不就先混着试试。黄磊的眼珠瞪得溜圆,一本正经地说,反正只要不是很频繁地接触,谁能想到两个男人能有什么特殊关系,被拍到了也无所谓,你们俩又不是一点儿别的关系没有,不管是极限挑战,还是好先生,你们都是搭档过的。

 

黄渤在一边都听得出神了,孙红雷仰着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所以我是什么意思呢红雷,你先稳住。黄磊趁机摸过孙红雷放在地板上的酒,喝了一口。这种事情万一你们谁坚持不住要分开,都是不好说的事。先稳住,和艺兴接触一段时间看看。其实我知道一些人也有这种情况,据我掌握,目前还都在观察期,三五年的都有,你们现在还不到慌乱的时候呢。

 

好像是挺有道理,你觉得呢红雷?黄渤问他,孙红雷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对话只进行到了这里,孙红雷待了一会儿就要走,黄渤说别走了,要不我送你,但他执意要走,谁也留不住。

 

门关了有一会儿了,黄渤说,艺兴这小子真行,我也没想到他真的能拿下红雷。

 

黄磊听了之后一脸懵逼,只见黄渤一脸他早已知情的表情盯着他说,艺兴最怕的不是他们以后没法在一起,艺兴最担心的,是孙红雷打算把这段关系拖死——他应该没想过,他师傅你,就是让这个可能性发生的最大隐患。

 

啥意思?黄磊听不懂。黄渤吐了一口气,无奈地说,你还不明白吗?艺兴拿下红雷的身子只是把这份感情从精神上落实到了实质上,他开始扰乱红雷,让他从内部瓦解现有的状态。他不怕孙红雷跟他说:“对不起我们还是分手吧”,他最怕的就是“我们以后再说吧”。

 

但是这是最正常的方式啊。黄磊听懂了,也还是想不通。不然你想要怎么样?一个男人成了家,孩子都在计划中,结果就因为突然被掰弯了就真的什么都不要了吗?黄渤拍了拍黄磊的大臂,轻轻地说,我没说艺兴是个自私自利的傻子。我只想说艺兴还年轻,他最多只能想到“为什么大嫂比你小十五岁你就能接受,而我也不过比你小二十岁而已”,你要他去考虑不该他也不是他范畴里的那些责任义务,他没经历过,怎么可能真正设身处地地去想得很全面呢,能想到的都是兼爱非攻。就像你没喜欢过男人一样,假设突然要你去设想如果你是gay, 你妈妈又要逼你和女孩子结婚的话,你怎么办,是一个道理啊。

 

你怎知道我没喜欢过男人。黄磊的语气又一本正经起来了,黄渤挥手就是一掌掴了过去。贫吧你,你有空跟我贫,不如和艺兴谈谈。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你早就知道这事儿了么,太多人参与不好吧。黄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艺兴也是第一次,一开始我真没想过他是认真的。黄渤倚在门框上,抱着大臂。但是看着他那么痛苦,又是晚辈,怎么说我也不能干看着啊。

 

“所以,你看还有救吗?”黄磊穿好了鞋,站在玄关处望着黄渤。

 

“药在他们自己手里,要说救,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