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双黄/红兴】《像》1-2

*大家好 我是欧不知【鞠躬】

*之前的文还没更完就来开坑实在是抱歉Orz假期会努力还债的

*这篇的设定是现实设定/还在拍摄鸡条中/内心戏居多


第一次挑战两位老师的cp实在是算是有勇无谋,写得不一定契合大家的心思,在这不知先给大家赔个不是了。


以上。


《像》


1.

 

黄渤很清楚,自己和黄磊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人。

 

但是张艺兴不是很清楚,他总是说,“渤哥和师傅其实挺像的”。每次自己从厨房里端出一盘菜来拿到桌上,他都会温暖地笑着说一句:谢谢哥。他自己都不知道,黄渤想,他一定不会知道他这样的笑,只有黄磊,或者那个孙红雷才吃得消。

 

不是说他是故意表现成这样,为了让黄渤收留下落荒而逃的他。他是真诚的,也是特别的。但是他的真诚和特别莫不如就留给拿他消费,以及真心待他的人,至于黄渤,他懒得多操这份心。

 

“你们又怎么了?”黄渤撕开一包咖啡,微带笑意地问着。“红雷哥他…他逼我&%#…。”张艺兴吃得狼吞虎咽,好像身后有狼撵他一样。黄渤呵呵笑了两声,摇了摇头。“我算看出来了,真不能让你俩住一屋,这个老坏…”还没等他说完,黄磊一推门进来了。“说谁是老坏蛋呢?哟,艺兴也在呢?”

 

“师傅——!!”两个人的目光同时转向了黄磊,张艺兴的嘴瞬间嘟了起来,奶声奶气地说,“红雷哥他又双叒叕欺负我!”黄磊一手提了一个袋子,他弯腰放在地上然后朝艺兴走了过去。“说孙红雷呢啊,我还以为说我…又怎么啦?”他转了个身,去找了眼黄渤的眼神,黄渤也跟他交换了下,同样都是“意料之中”的样子。

 

黄磊走到黄渤旁边的位置坐下,笑着听艺兴抱怨。黄渤起身拿热水,冲开了咖啡就在那儿一边搅一边吹着。

 

“那你应该和你小猪哥换换,”听腻了艺兴的抱怨,黄磊哈哈大笑着对艺兴提议道,“你王迅哥应该不会欺负你,然后让孙红雷欺负小猪去。”

 

“啊?!那小猪哥岂不是很可怜,”又是理所应当地听到艺兴这种言论,黄渤和黄磊瞬间又交换了一个眼神,以及一声叹息。黄磊看笑话似的看向黄渤,黄渤会意接过话茬:“你傻呀,你要把王迅换去,你当小猪不会欺负你吗?而且王迅也不傻,他才不去呢。”

 

张艺兴想了一会儿,才想了个明白。黄磊的笑意未减,继续哄骗艺兴去和小猪换。艺兴问他如果小猪不换怎么办,黄磊说那简单啊,那你就直接躺王迅床上,让王迅没地方睡,把他撵走呗。

 

黄渤多看了他们几秒钟。他那个位置正好对着黄磊的后脑勺,他突然想到一首歌唱道,“心中抱着希望,只看到失望”。

 

怎么会突然这么想呢。艺兴关门的声音把他带回了现实,黄磊拿起他面前的咖啡,黄渤一脸懵逼地看着。

 

“咋了渤儿,”黄磊一脸疑问,“想什么呢?”

 

黄渤刚要说话,突然就想起了那句歌词,不就是黄磊唱的那首《边走边唱》里的吗。那电影他最近才看一遍,大家都在惊叹和痴迷于黄磊三十年前的容颜,只有他在关注:哇。这电影真是太悲伤了。

 

不过向来精打细算的黄渤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出来他在出神。上述思考统统结束在0.8s以内,面对老狐狸的疑问,我们的金马影帝不出一秒就做了个回过神来的表情,眉眼含笑地说:“我在想孙红雷那个逗逼,为什么总是揪着艺兴不放。”

 

他顺便给了黄磊一个极其不正经的眼神,以便暗示他到自己说的话的方向上去。黄磊也哼笑了一声,他瞅了一眼黄渤,用一种极其轻佻的语气说,“孙红雷啊,孙红雷他不正常。”

 

那一瞬间黄渤的那双眼腾地一声就绽开了。搁黄磊的话讲,就是那一刻黄渤整个一张脸的比例一下子就不对了。黄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捂着鼻子看黄渤。而黄渤的十三分惊愕可是一点儿没浪费,全从那俩小眯缝眼里瞪出来了。

 

那天晚上谁也没有再开口提过什么“不正常”。本来就是因为节目才临时凑在一起,难得有点时间谁都不乐意在没有意义的地方上浪费。黄磊不是想喝那杯咖啡,他早就闻到了咖啡的味道,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渤要喝这个。他拿到自己那儿之后,黄渤也并没有在意,这就更奇怪了。但是黄磊从不和还未知的疑团做过多无意义的试探,他马上就放弃了对黄渤的纠缠,和黄渤各自回屋了。

 

其实黄渤也明白,自己那天不是单单在惊愕什么孙红雷不正常,他也是在好奇,为什么黄磊会对自己讲出这个词儿来。

 

正不正常什么的,大家几十年朋友了,突然讲这个实在是有点……有点……黄渤还没想完,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2.

 

息影一年,是黄渤迫不得已做的一个决定。

 

黄磊知道他的难处。做演员就是不得朝九晚五,家人就算能在心理上理解,每逢佳节,大家心里还是希望能够团聚的。黄渤更忙一些,经常是四处奔波,难得回家一趟。

 

黄磊没有起早的习惯,再加上这次和黄渤睡一个套间,他就更没什么心理包袱了,反正黄渤肯定是最早起来的那个。昨天晚上大家都是下楼随便吃了点饭,黄渤说有点不舒服一直在楼上躺着。黄磊特地去后厨要了两袋子吃的,一进门居然发现黄渤和艺兴早已经开了小灶。

 

他就该知道黄渤不可能吃亏。不过老谋深算的某人可不能这样妥协,张艺兴走了之后,黄磊都没跟黄渤提这茬,直接走过去把那些吃的拎到了自己房间。

 

一夜无话。第二天黄磊醒的时候,窗外还是黑黢黢的。他慢吞吞地坐起来,心想这窗帘也是厉害,一挡啥都看不见了。

 

嗯,有饭的味道。黄磊系上睡袍的带子,提上拖鞋就出了门。有人伺候真是爽,不用自己动手做饭了。果然黄渤穿戴整齐站在厨房里,看见他一脸睡眼惺忪就笑得没边儿了。“黄大厨,你可真能睡啊。”

 

至于这么臊我吗,不就是起得比你晚点。结果黄渤的手机刚好整点报时,黄磊顺势瞅了一眼,心里卧槽一声,十一点了!

 

“刚导演组开会,说我们今天可能到不了江那头儿了,”

黄渤把炒好的菜端出去,黄磊摸着脖子,也慢吞吞地跟着他出去。“说是雾太大,实在走不了,现在往一个岛上开呢。”

 

我咋啥都不知道。黄磊咧着嘴坐下,一副十足等人伺候的派头。黄渤懒得理他,回身只拿了一副碗筷。“要吃自己想办法吧,狼心狗肺的。”

 

“哇,也不至于讲我狼心狗肺吧……”黄磊故意拖长的声音让黄渤很想站起来揍他一顿。“不过真的感谢你啊,能让我多睡一会儿。”黄磊知道黄渤是最擅长做人的,只要自己给他个台阶下,他就自然而然会顺着对方来。于是他就故意放缓语气,还抛了个媚眼儿过去。

 

“行了你这老不正经的,快吃吧。那岛上说是有个别墅,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果不其然,接受了黄磊的wink wink之后,黄渤先是把盛了饭的碗给黄磊递了过去,自己又起身去拿别的碗。黄磊得意地笑看他离开的背影,拿起筷子吃饭。

 

黄渤没有闲心管那个三岁老头,也赶紧盛了饭坐下。

 

刚吃完饭,导演组就过来说准备一下快到目的地了。黄磊换衣服的时候打自己屋的阳台出了去,奔夹板逛了一圈,结果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浓浓大雾扑面而来,已经分不清是置身云中,还是身在深海,因为那雾并不是纯白色,而是带了点深色,不知为何。黄磊想回去问问最可能知道原因的黄渤,他刚进屋,就看见黄渤倚在墙边发呆。

 

“小渤咋了,不舒服吗?”黄磊这回是真觉出感觉黄渤不太对劲了,立马过去问候。黄渤只是立刻回神并说没事,站了起来准备下楼。黄磊该说,外面贼大雾,这还能开就见了鬼了。黄渤立刻说,这边的雾平时就很大,船长和大副都很有经验,他们说能开就肯定行,你就别瞎操心了。

 

“哟,黄老师,睡得好吗?”黄磊刚露个鞋尖,孙红雷那贱贱的小声音就响了起来。“睡得好呀,特别好。”黄渤走得贼快,一溜烟地走到王迅旁边的沙发坐了下去。孙红雷右手揽着艺兴的肩膀,表情贱贱地笑着说,“你倒是睡得好,你快谢谢黄渤吧,人小渤都没让我进去‘服务服务’你。”黄渤脸上的肉都跳了一下,然后瞬间嗤笑着说,“你问问这屋里谁能放你进自己屋,那屋还能住了吗。”

 

“就是,”黄磊也坐下,翘着二郎腿说,“别在那儿给自己加戏了。赶紧抓紧时间讨好艺兴吧,说不定人家早就不想跟你一块儿住了呢。”

 

黄磊这话刚撂下,张艺兴的小脸儿瞬间刷一下红了。孙红雷把腿够过来,使劲儿想要踢黄磊,无奈中间隔着张艺兴,不太好踢到那老狐狸。黄磊为此洋洋得意,还不停地问他19+8得多少,张艺兴在中间儿听得嘿嘿直乐。

 

黄渤看着这些,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老了。他只觉得自己很疲惫,身后好像有说不出来的担子,很重,勒得他上不气。就好像这莫名其妙升起来的漫天大雾,就在黄渤这边海湾,始终不得重建天日。

 

“我们就快到岛上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导演指着船前进的方向,面露难色地说道,“看样子是不能再前进了,我们可能要在这浪费一些时间。”“一些时间是多久啊?”张艺兴从两个哥哥中间探出头,直白地问。“我也不好说,什么时候我们路况好了,什么时候才能走。”王迅一向是对导演组很放心的,但是这次也站了起来,一直看着窗外。“诶呀,这大雾搞得伸手都不见五指,这可太危险了。”

 

那船最终是停在了小岛边上。一行人顶着雾缓慢移动着,黄渤还没来得及走下夹板,雨点就已经不解风情地砸了下来。“下雨了。小渤快点儿…”孙红雷的声音被吞没在雾里,黄渤也不知道是自己耳鸣还是什么,突然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了。

“艺兴怎么了?”依稀听到雾里飘过来小猪的声音。“啊…昨天红雷哥抢我被子,我好像有点着凉了…”看样子,腼腆的艺兴还是没能成功骗到小猪和王迅和他换房间。黄渤这样想着,突然被一只手捉住了。

 

那一瞬间黄渤的心脏真的停了。这里能见度太低了,黄渤毫无反应一把被抓,身体本能的滞顿了一下。那个人显然也没意识到他会停,结果也被他带着停下了。

 

“黄磊?!”黄渤终于算是看到了黄磊那过于突出的屁股尖儿,正在雾气里有趣的抖动着。黄渤好笑,但又没那么明显,只是问,“你拉我干嘛呀?”

“看你有点儿不正常,”黄磊被抓包之后表情略尴尬,不停回头看黄渤,眼神闪闪烁烁的。“感觉你很累似的,昨晚没睡好?”

 

“没有,就是感觉有点儿不太对。”黄渤表情很狰狞,他不是很享受被雨淋时那种眼睛被雨点砸中的感觉。“你说这雾什么时候能散,我倒是没什么事,这些人的通告怎么办,我看小猪已经有点儿坐不住了。”

 

“你怎么没事操这么多心,”黄磊在前边儿走,一听黄渤说这话立刻就不耐烦了。“还以为你也身体不舒服,我还琢磨着我也没抢你被子啊。”感觉身后的气氛缓和了一下,黄磊接着说,“你说红雷也是有意思,大家房间都一样的吧,咱们俩就分开睡的,他跟艺兴怎么就一张床上躺着的呢。”

 

他说完这句,黄渤就彻底不想说话了。他本来就有点不是很想理黄磊,这下倒好,他更不想张嘴了。黄磊其实是个比较喜欢就事论事的人,就喜欢分析和研究一件事情的原因,最好就是分析的头头是道,字字珠玑。这么些年就这样,黄渤懒得理他,跟着他,不说话。

 

伴着黄磊的唠叨,一栋大别墅终于展现在众人面前。据导演说,别墅里应急食品肯定是充足,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要在这里停留多久。这里是三亚,完全不在掌握范围内的地界。而且这两期连拍,本来就是一场持久战,在船上已经度过了一个晚上,现在大白天就要遥遥无期地等,实在是让人提不起斗志来。

 

黄渤掐指一算,但是黄磊的嘴并没有闲着。“小渤,你看啊,”他这人呢,就是容不得给别人一丝缝隙。“红雷,搂着艺兴就可以;小猪,他上次不是说他最近准备好好陪猪妈妈吗;迅哥儿,我,你,这些肯定都是‘轻装上阵’的——”黄磊转过身,拉了一把黄渤。“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艺兴,不过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时间肯定都是可以调的。”

 

黄渤真是无话可说。话都让你黄老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这都是命。可不是么,都是命。

他说得没错。他最近就是一反常态的焦虑。从一开始上船的时候就焦虑,就在胡思乱想。黄老师却不是这样,一如既往的聪明,爽朗。黄磊的特长就是,用一句话就指出来你的弱点:再用加以关心,来炫耀他对周遭情况的种种了如指掌。

 

这种人多可怕呀。黄渤想,我一辈子也做不到了这样。

 

他明白得很。

 

“那我们先在这儿停留下,实在是,对不起大家,”导演的道歉得到了大家一致的体谅,一个是怪导演也没用,一个原因是确实天气这种东西谁也预料不到。

 

刚一进门,黄渤就听见张艺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黄磊闻声立马转移了注意力,黄渤总算是得到了片刻的安宁。黄磊瞥了一眼孙红雷,那厮显然还在状况外,忙着检查别墅内部的情况,完全没注意到被他“害惨”的张艺兴。而张艺兴虽然有点不适,但是也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黄磊凑过去嘘寒问暖,艺兴也只是表示不想麻烦别人,歇一会儿就好。就这样,六个人还是按照之前的分配,被安顿在了这栋别墅里。

 

整个白天,导演组都在利用这些时间拍摄一点简单的访谈。黄磊是第一个,他老人家得意洋洋地甩开折扇,神采奕奕地出去了。黄渤在心里说了一万句有病吧这人,一个转身转过去,装没看见。

 

结果不到一分钟外面当当当敲门。黄渤凳子都没坐热乎,一开门,结果是艺兴跑过来借药。黄渤四下看了看,没有follow PD,就先把艺兴迎了进来。一进门艺兴就瘫在了门口的沙发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原来被人看起来无精打采是这副模样。今天我在老狐狸眼里就这样?黄渤不是很明显的皱了一下眉,他没再往下想,而是急着解决艺兴的问题。“你怎么了艺兴,需要啥药啊?”

 

结果出乎黄渤意料的是,张艺兴什么都没说。他就像漏气了一样摊在沙发上,这让黄渤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艺兴的眼珠儿终于缓慢地移动起来,他用一个幽怨的,无措的,茫然的眼神看着黄渤,幽幽地说……

 

“黄渤哥……”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