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谈恋爱

给lo主跪下!!!!

九城:

谈恋爱




*警告:这还是涉及生子内容……写着玩的。别当真。


 


一、


 


艺兴出生那年是个羊年,磊磊喜得麟子,站在院门口掐着手指算了天干地支六十甲子,得出他儿子是个绵羊的结论来。


 


小渤不知道他结论是哪里来的,但是磊磊说,“你看啊,他天秤座,上午出生,上升的星盘的说明这个人脾气好。再说了孩子随你,你脾气也不错,估计他以后也差不了。”


 


小渤拍着孩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艺兴脾气是真好,平常小孩儿哭着像什么似的,他一动也不动地睡在摇篮里,醒过来了才会像小猫一样地哭两声。


 


来看孩子的红雷因为荣升为叔叔特别激动,买了个太阳系的玩具挂在摇篮上,手指戳着小绵羊的脸蛋儿,看了半天傻呵呵地笑着说“还好长得像磊磊,像小渤这孩子就完了。”


 


“滚犊子吧。”小渤不轻不重地踢了他一脚,红雷乐呵呵地躲了,还有空闲和睡梦里的小绵羊打招呼,“等叔叔明天来看你。”


 


他哪知道这招呼把他的下半辈子都交代进去了。


 


二、


 


艺兴上幼儿园的时候,磊磊和小渤的工作太忙。有时候顾不上去接孩子,就委托红雷去。


红雷和他不知道第几个女朋友say bye bye,开着他的骚包敞篷小跑车就乐颠颠去幼儿园了。


 


小绵羊背着一个绵羊书包,穿着幼儿园发的黄色的马甲和帽子,特别乖地跟在老师后面等待爸爸来接他放学。


 


红雷每次去接他都会顺路去不远处的冰淇淋店吃点小蛋糕。


“艺兴啊,今天好玩吗?”


艺兴舔着冰淇淋摇摇脑袋,“还好吧。”


“还好是什么意思啊,比如说有没有同学欺负你?”


 


艺兴想了想,摇了摇脑袋。


红雷揉了揉他的呆毛,“有谁欺负你,你和红雷叔说,红雷叔帮你揍他!”


 


三、


 


艺兴上小学以前,一直以为所有家庭都是两个爸爸,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喊妈妈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崩溃了。


 


他决定喊小渤妈妈,被红雷笑了整整三天。


他爹地教育他,“艺兴啊,那是你爸爸,你不能喊妈妈。”


“可是我想要妈妈。”艺兴委屈地说,“别人都有。”


 


磊磊很无奈,但是他很耐心地和小绵羊解释。“这个世界上呢,有男人和女人组成的家庭,也有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组成家庭。这都是很正常的。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我们家庭也许和别人不一样,但是爹地和爸爸爱你的心都是一样的。”


 


“那为什么我不能有妈妈?”


“因为爹地很爱你爸爸,爹地不想和别的人组成家庭。”


 


艺兴似懂非懂,红雷来带他吃棒冰,他搂着红雷的胳膊问他。
“红雷叔,我爸爸和爹地感情好吗?”


 


红雷不明所以,想了想,“挺好的,他两好了十几年了。怎么了艺兴?”


艺兴摇摇脑袋,什么都不肯说。


 


四、


 


他似懂非懂地觉得喜欢一个男人好像也是对的。


 


五、


 


艺兴十五岁的时候,进入了叛逆期,说要搞音乐,画眼线,也不爱和爹地爸爸交心了。


小渤很难过,磊磊劝他,“正常的,我们以前也中二过,再说了,红雷和他关系不错。没事的,你别多想。”


 


肩负着两位父亲的重任,红雷感觉自己压力山大。而且艺兴好像真的中二有点严重,他都不喊红雷叔了,改叫红雷哥。


 


“红雷哥,你开快点。”


“红雷哥,你教我开车吧。”


“红雷哥,我不喜欢你上次的女朋友。”


 


小绵羊笑起来还是纯良无害的样子,两个酒窝甜甜的,皮肤干干净净,眼线浓如黑夜。


红雷一个不字都说不出来。


 


六、


 


红雷当十七岁少年的告白是假的,一句玩笑话,或者愚人节限定。


他说,“啊呀你别傻了,我有女朋友的。”


 


“你又不喜欢咯。”小绵羊不画眼线了,他在准备考大学,他背着大书包,趴在桌上,眼睛和磊磊一样,滴溜溜地看着红雷。


 


“谁说我不喜欢?”


“我说的呀。”小绵羊笑起来,他咬着笔杆子,红雷咳嗽了一声。


“你小子好好读书,别一天到晚想有的没的。”


 


“可是我喜欢你啊,红雷哥。”他说。


 


 


七、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


不敢打给你,怕找不到原因。


 


八、


 


红雷没别的办法,比如缓兵之计找借口让他考上了大学再说。


他身边女朋友来来回回换了更多的,却没有一个想让他定下来。


 


磊磊喊吃饭他都不敢去,但是若心里没点鬼,为什么会怕见光。


小渤找他喝酒,说“好久没见他了。”


红雷拿着烤串含含糊糊,说“最近特别忙。”


“忙也可以来啊,磊磊念叨好几次了,说你都不上门来吃饭了。让我一定要喊你明天来。”


“明天我要出差。”


“别逗我了,你从来不出差。得了吧,你这话要放磊磊面前说,看他不挤兑死你。”


“挤兑我的不是你吗?”红雷看了他一眼,小渤被磊磊养得好,四十好几了,一点痕迹看不出。


 


小渤又和他干了一杯,“可说好了,明天要来,我来接你。”
“好吧好吧,回去给我和磊磊带个好。”


小渤不提艺兴,他也不敢提,捅破了那层纸,连提起这个名字都觉得有罪恶。长在舌尖上,脑子里,还有胸口上。


 


不然为什么一想起他的时候会笑。


 


九、


 


红雷带着磊磊喜欢的酒去赴宴。


艺兴帮他爹地打下手,忙里忙外像个小花蝴蝶。


 


小渤坐在那看电视,被勒令不用起来倒水。既然是磊磊的命令,红雷只好自己动手,看小渤吃着葡萄问他,“艺兴高考怎么样了?”


“还不错吧,磊磊给他对过分,说上个一本可以,哪个学校没得挑,哪有的去就去。”


“哦是吧。”红雷点点头,艺兴放了一杯茶在他面前,他长更高了,日新月异。只有酒窝没有变过。他笑起来还是哈存量无害的样子,乖乖地说,“红雷哥喝茶。”


 


小渤看了他一眼,“和你说了几次了,要叫红雷叔,别让他占你便宜。”


红雷拿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他心虚地瞄向厨房,磊磊正在给茄子拉条,没搭理这里的话。艺兴笑笑转身就走了。


 


吃饭的时候他照例被安排在艺兴边上,红雷不肯,非要和小渤换位置。他还振振有词,“你们两大眼对小眼这么多年了,看着腻,赶紧的我要和磊磊坐。”


“你有意思没意思。”小渤让给他了,“再说你笑起来有眼睛吗?”


“就你眼睛大。”红雷一把搂住磊磊的胳膊,“他说我我还没法反驳。”


 


“得了得了,赶紧吃饭。”磊磊催他,艺兴端着碗看着他,红雷不敢直视回去,只好低头假装磊磊今天做的龙虾比平时更好吃。


 


 


十、


 


也不是不喜欢。


只是不应该。


 


也不是不应该。


只是遇到的太早。


 


也不是太早。


总之每个理由都会被矛盾的心推翻。


 


 


十一、


 


红雷打开门的时候,看到艺兴就坐在门口台阶上。


“你怎么坐在那?”


 


“你又不肯见我。”小绵羊乖乖站起来。红雷无奈,让他进来。


“外面冷,你坐了多久了?”


 


“也没多久。”他说,一边在沙发上坐下,“我选的本地大学,爸爸说这大学挺好的,离家也近。”


“是不错,你吃过饭了没有?”


 


艺兴摇头,于是红雷说,“我给你煮碗面吧,你吃吗?”


“好啊。”


 


他光着脚走过去抱住在给他煮面的红雷。


“红雷哥。”他声音低低的,“我长大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红雷哥我喜欢你。”


 


 


 


十二、


 


这不是演电影,也不是偶像剧。


红雷知道自己迟早会被小渤打断腿。


可是他和十几年前一样,只要艺兴开了口,他说不出一个不字。


 


十三、


 


好,我答应你。


我不会后悔。


不,艺兴,今晚我们不接吻。


 


十四、


 


感情如星火。


星火燎原,更何况在十几年前,火种已经种下了。


偷偷拉个手也好,又不是第一次谈恋爱。


 


像个孩子一样给对方买冰淇淋,在他学校的草地上散步。艺兴会弹吉他,树荫下无数的女孩看着他笑靥如花。


红雷知道自己格格不入,他只是磊磊算出来的天干地支六十甲子独一无二的小绵羊儿子人生中的一个点。


 


他希望这个点能呆的更久一些,更久一些。


然后他会默默退开,像任何一个心爱年轻男孩的老伙计。


 


十五、


 


小渤和磊磊去散步,老夫老妻了更要拉着手。


玫瑰花不合算,还是来十斤海胆。


小渤喜欢吃什么,买。


艺兴也喜欢,买。


啊呀,黄小厨掐着手指算,“小渤啊,艺兴有两个月没回家了,我们去看看他给他惊喜吧!”


 


不知道是谁给谁惊喜,总之小渤在看到红雷背着他儿子的时候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磊磊和他的脸一起绿了。


“红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爸,爹,要出人命啦!!!!”


 


十六、


 


“你和谁谈恋爱,爸爸都不反对,你看志祥,年年轻轻的小帅哥,多好啊。你干嘛非挑个他?”


艺兴一声不吭,活像三年不肯给撸羊毛的小绵羊。


磊磊叹了口气,继续给儿子洗脑,“艺兴我和你说,人在青春期时候呢,喜欢比自己年长的很正常,爹地也有过这个阶段。但是吧,荷尔蒙分泌和成长经历是没有直接联系的。你看他换了几百个女朋友,你对他挖心掏肺的,万一他只是玩玩你呢?”


 


艺兴还是不吭声,磊磊伸手想摸摸儿子的脑袋,最后他手放下了,艺兴声音闷闷的,“可我就是喜欢他,喜欢好几年了。”


 


十七、


 


孽缘。


磊磊喜欢上自己学生的时候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可那时候小渤多有意思啊,什么都明白,谈个恋爱和下围棋一样,不是你亏就是我损,谁都没占上便宜。


 


可是艺兴和红雷不一样啊。


敌我太悬殊,多了二十一年的阅历不是白长的,多了一百多个女朋友不是白找的。


年轻人还像一张白纸,他已经百毒不侵。


 


除非相信年轻和天真还能撬开他厚重的铠甲,直击软肋。


 


十八、


 


偶像剧都不那么演,是吧


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一定会栽个跟头,被甜蜜的柔软欺骗了,被厚重的天真包裹了,只要青春笑一笑,就什么都值得。


就什么都愿意去做。


 


十九、


 


磊磊不知道该生气还是同情谁。


他劝小渤,小渤气得三天没睡好觉,体重掉了好几斤,他更心疼。


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小渤不信。


“分明是诱拐,是非礼未成年人!”他气鼓鼓,嘟着嘴,磊磊忍不住偷亲一个。


“那就玩玩红雷啊。”他说的一本正经,“这事当然没那么快结束的,哪能白让他占便宜。”


小渤觉得他转移主题,“主题是这事不对。”


‘“可不是,你想怎么整他?”


“整人不是你最擅长吗?”


“嘿。”磊磊搂着小渤的肩膀,“你最大,听你的。”


 


“首先要揍他一顿。”小渤宣布,“往死里揍,往死里整。”


“好好好。”


 


二十、


 


总之恋爱还是要谈的。


整还是会被整。


 


“别介啊,老丈人。”


“谁他妈是你老丈人,你要不要脸!”








------fin-------

评论
热度 ( 422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