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rps】《入戏》6

*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决定

*以及我不会告诉你他们上床了

*才怪


6.

 

一回生,两回熟。James已经数不清进组以来他吻过多少人,Anna,Michael,甚至喝多了之后Nick也被他亲过。他以前觉得亲吻是一件很神圣的事,他现在也依然这么觉得,只不过没那么沉重的包袱了。

 

James有种Charles和Erik的戏永远拍不完的感觉。和Lucy的戏前前后后,连拍带剪用了一个月就弄好了,等到他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时候,Nick又跑来告诉他,和Erik的戏就要开始了。James说不上高兴还是难过,他吹了吹自己的刘海。

 

与Michael的接触是那样震慑魂魄。James仿佛被Michael洗了脑,浑身上下都有种热切的冲动想要扑到Michael身上。他知道他的内心在冲动什么:马上就要拍床戏了。之前他连接吻都怕得要死,现在要赤裸相对。James从不承认他会在这方面脸红心跳,但他卡在了Michael这关。

 

Michael却看起来闲情自若的样子。他每天出没的地方非常有限,片场,洗手间,他的房间。剪好Charles和Lucy的片段后,James就只在片场见过Michael了。James偷瞄着他,他看起来并没怎么受影响,James偷偷地想,我要是有你三分之一的定力,说不定我已经比你的片酬还高了。

 

但就是这样灿烂夺目的你,像一道光芒,让我畏惧又痴迷。

 

不论怎么样,James焦虑又期盼的床戏终于来了。那天Michael一大早骑着摩托出去了,James却没睡好,上妆上了好久才遮住了他的黑眼圈。Nick在片场忙活着,James特别想开口问Michael去哪了,但是他还是没问出口。

 

他和Michael,谈不上是多么亲密的关系。有时候一段感情的拿捏,不在于外人对这段感情的在意程度,更多取决于自我对这段感情的主观认知程度。James心里有鬼,他想和Michael成为这样那样的关系,所以他害怕过分提起他一一当然有时候也会故意提起他。James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度”掌握的怎么样,总之,没有人提起过他和Michael的事,开玩笑也没有过。

 

“James,”Nick看到了拿着台本站在门口的James. “感觉怎么样?你马上就要成为风口浪尖的人物啦。”James一听这话脸都红了,赶紧说:“你就捉弄我吧,你明知道我特别紧张。”

 

“紧张是正常的,我还是那句话,觉得演不了就换替身过去,我们都准备好了。”Nick笑得宽泛而包容,James干脆转过身去,一点也不想理Nick. 

 

***

 

“Charles被Erik温柔地放在床上,Charles烦躁的情绪终于得到了完全地缓解,他笑着抱着Erik, 仿佛看着上帝。”

 

Michael很快就入戏了,他把James轻轻放到床垫上。James的胸口起伏不定,虽然他的表情是极其正确的,但是内心却惊涛骇浪。他不敢表现出来,他最害怕的就是:在床戏上和对戏的演员纠缠不清。

 

“Erik吻了吻Charles的额头。他们的性爱像极了某种宣誓,神圣而疯狂。Erik习惯于牵引着Charles抵达风口浪尖,而Charles需要做的,就是享受这个过程。”

 

坦白说这段戏就他妈像没写一样。名面上写的是Erik带着Charles,但实际上Erik只是Charles虚构出来的人物,Charles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快感全都是他自己想象的。一切的律动、迎合,全部都需要Charles来完成。之前讨论剧本的时候James没觉得这么有压力,但是现在Michael压在他身上,他不仅觉得呼吸困难,连表情都要凝固了。

 

Michael吻了吻James的额头。James微微眯起双眼,像一只晒足了太阳的野猫。Michael笑出了声,James翻过身压住他,旁边的摄影师切到了他们的身侧。

 

James努力酝酿着情绪。他脑子里大概有几百种体位疯狂循环,迫切想要挑选一种出来做出Charles的感觉。他越是着急,Michael放在他腰上的手就越是撩拨。James急切地喘出一口气,骑在Michael身上的他俯下头去,用前额抵住Michael的脑门。

 

此时的场景真是色情到不能再描述了。Nick紧张兮兮地看着小电视,一刻不敢放松地来回扫视。所有摄影师披挂上阵,尽职尽责做一块块石头——只有场外的Anna和一些女职员,笑得天花乱坠。

 

这个镜头大概空了7、8秒。James的眼睛快聚瞎了,Michael还是那么闲情自若。Nick已经从那个紧张的氛围里放空出来了,他皱着眉望向床上观望着。

 

尴尬的一幕突然出现了。

 

James的一滴汗,从他的鼻尖上滑下来,滴到了Michael脸上。Nick从小电视看见了,其中几位摄影师也意识到了。他们正想笑,甚至有一个机位已经停摆了。但是James,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反而突然做出了一连串的动作:就像他一直在等这滴汗流下来一样!

 

James伸出他的舌头,用舌尖轻轻地卷起了那滴汗水。Michael的面部突兀地抽搐了一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James好看地笑了起来,他双手轻抚着Michael的脸,与他吻在一起。他的身体像一条蛇,开始窸窸窣窣地揉弄Michael的衣服,发出暧昧的声响。Michael的手心热得发烫,他只得顺势撩起James的T恤——

 

Nick完全是傻的。他已经忘记台本是什么了,直勾勾地盯着床的方向。床板的咔嗒声让他回神,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出神了,定睛一看,躺着的Michael抱着James坐了起来,拥吻的样子正符合这场戏的第二阶段。

 

“Charles的热情唤醒了深夜里潜伏的Erik. 他搂着他最爱的人,与他接吻,与他结合,脸上洋溢着的从不是快感,而是天大的幸福。”

 

从James探出舌头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把一切都放下了。他想起在厕所的那天,Michael不由分说吻了他。他现在从自己的角度去想,自己的紧张与其说是“为了拍戏”,不如说“按捺已久”,更不如说“情深意切”。他对Michael的爱慕早已不是对什么偶像,而是真真切切把他当作生命里不能缺少的一环。

 

Jennifer曾经跟他讲,像他这种性格,真不适合混迹娱乐圈。什么性格?“感性、精明、多愁善感。娱乐圈从不体谅你把他们隐藏的多么好,”她说,“它真正带给你煎熬的,是你不得不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的那种天大的委屈。”

 

我有什么好隐藏的。我他妈已经在谷底了,James狠狠地咬住Michael的嘴唇。说不定解放一下自我还能飞上天呢,你说是不是,Fassbender大导演?

 

***

 

同样的问题,如果你问起Michael,他会回答你,是。

 

不像James,Michael在较他多出来的那十几年光阴里收获颇丰。“处变不惊”算得上是一个合格演员的恪尽职守——但是他发现,他从认识James的那天开始,就丧失了这个能力。

 

性感而收敛,骄傲又谦逊。James带给他的惊喜总是一环扣一环,这里闪过光点紧接着下一个点又捕捉到Michael的双眼。他不得不加倍把控自己,就刚才那个瞬间:James在他身上乱蹭的时候,他真的想豹跃而起,扒掉他的裤子捅进他的肠胃。他总是后悔为什么他这么晚才想起寻找James. 如果早一点,也许中间的波折就会少一些。

 

Michael几乎从不在片场开小差,但他这次真的失算了。现在的局面完全失控,James湿咸的巧舌直钻他的口腔,他仿佛不是在吻一个男人,而是在挑逗一只雄狮。然而,面对这样的Charles, Erik能做的也就只有“一再顺从”。Michael心想,好歹我也是个正常男人,真不能被另一个男人牵着鼻子走啊。这小屁孩不过床上功夫好点,我还能承受住。

 

“You area sick man Erik. ”James用力掰过Michael的脸,让他们两人四目相对。

“So areyou, Charles. 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吗?”Michael压着喉咙,缓缓地说。

 

“Charles是如此沉浸在Erik的怀抱里。他把手掌握上去,尽量握地很紧很紧。他越是想要抓紧Erik, 他越是想起Lucy跟他说过的那句,‘我希望你能开心起来,就算不是为了我,也没有关系’。

 

“他是开心的吗?Charles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看起来就像个享受着长跑般缺氧的少年,他的欲望在脸蛋上烧成一片。

 

“最后,他跑到了终点。”

 

宽大的领子跑到James其中一个肩膀上。他的左肩露了出来,他就那么微笑着,双手抵在Michael的胸膛上。Michael什么也不用做,James在他腰上疯狂地律动着。这姿势早就设计好,和机位的位置都配合得很好。他们彼此都穿着保护裤,准备后期制作的时候简单处理一下。但即使是这样,Michael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胀痛。他尽量做一些避免直视James的动作,但他能逃掉吗?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James开始抑制呼吸。这是快要高潮的迹象,Michael配合地攥紧James的一只手。James的唇色愈发苍白,汗滴打在Michael的脸上。他情不自禁地再次吻了James,这一次James没主动,紧锁着双眉,一脸克制着的样子。

 

那一瞬间Michael心里只剩一句话——

“这位先生,我想干到你没力气摆出这些诱惑我一遍又一遍干你的表情。”

 

***

 

“Cut!很好!真的太棒了!”Nick的声音仿佛救命稻草。James闷哼一声,他既没大喊,也没反抗,只是一把就搂住了Michael,绵绵地说了句话。

 

Michael听完就笑了,搂着他拍拍他的背。豆大的汗珠顺着两个人的脖子往下淌,工作人员也熬地有点久了。谁也没想到他俩还能接着那个bug往下演,对于这种情况,他们自然是不敢再次松懈。不然不仅Michael要怪罪下来,Nick都不会放过他们。

 

Nick的心情已经不能用什么“激动”、“兴奋”来形容。他本想凑过去大喊一声“Hurray!”,只是James从搂住Michael开始就没动过。Michael的眼里像漾出一片湖泊,柔和地春暖花开。

“他睡着了,我抗他回去。”看到这样的一幕,Nick心中也满是温柔。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去收拾摄影器材。Michael轻轻地,一点一点挪下床垫,一手托着James的背,另一手捞起他的腿。他朝Nick投过去一个“这里就拜托你了”的眼神,Nick马上会意,目送Michael和James离开了。

 

Nick轻笑。

Michael,可能你从不知道。可是James他就像那时的你,让我狠不下心说服他离开。

就这样吧。Nick想,你再不是一个人了,Michael.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58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