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rps】《软肋》4 裁缝鲨x苏格兰短裙美

*入戏憋不出来了

*吵架吵得我心情也不好Orz



***

 

这一跌,James回想起了很多事情。

 

其实他也没有想很多,只是把这些年的事情简单得想了一遍。他是如何毕业,如何来到CIA,又是如何认识Jen,如何成为最年轻的二级特工的。James是个天性乐观的人,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挂掉,哪怕他现在除了下落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他从来没有牵挂过谁,也没有被谁伤害过。耳畔的风声很大,他想,不过三楼而已,很快就是“咚”的一声,然后我就变成植物人了。说不定直接就挂了,那还真是“一步登天”。除了Michael的喘息声像咒语一样萦绕在他耳畔,让他觉得他的死亡不算安详,其他基本都算还能接受。

 

这一次是不是真的确定他不是gay了?

 

答案是什么真的重要吗,也不知道我他妈究竟在纠结些什么。James眉头一紧,只听咔嚓一声,他终于掉到了地上。

等等。掉在地上?咔嚓?不是吧,我的骨头是木头的?James忍着剧痛睁开双眼,还没等看清周围,散落的尘土就封住了他的双眼。James动都动不了,就那样在黑暗中停留了几分钟。

 

直到他的双臂开始恢复知觉。James首先擦擦眼睛,尽管这一系列动作都十分困难。然后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里,周围都是湿黏的泥土。

洞?我这是……掉到洞里来了?James坐起来活动活动,发现除了一点皮外伤,自己没有伤到筋骨。

应该是自己掉在了这个洞上的木板上,木板给自己做了一个缓冲,碎了之后自己才又往下掉,掉在了洞里。James分析着,打开随身携带的便携式手电筒朝头顶射去:果然,他头上有个边缘不规则的大洞,很明显自己就是造成这个洞的原因。而自己所处的位置,就应该在Michael家的地下。

 

这下可好。James重重叹了一口气。现在Michael,说什么都逃不了干系了。

 

James冷静了一下,摇摇脑袋想站起来。可是还没直起身子就碰到了头,脑袋就那么直勾勾地磕到了一块凸出来的石头。“Shit!”这一下可撞得不轻,James立刻蹲下抱住了伤口。

 

人只要一开始倒霉,就会一直倒霉下去。James简单回忆了这一天:自己做的饭被鄙视;正牌女友回来自己惨遭抛弃;被女孩吐槽;被自愿睡杂物间;忍受情侣做爱的叫床声;惨坠窗外……上帝啊,要不是因为没摔成植物人,不然我都能去申报吉尼斯了!

 

Come on, James你倒是想点好的呀。James抱紧膝盖,收了收手臂舔舔嘴唇。你想啊,起码Michael还是对你很好的。你死皮赖脸蹭了人家的柴米油盐,他都没有把你赶出来,还介绍人家的女友给你认识。值了。James嘿嘿一笑,知足的人比较幸运,你看,这不还没摔死吗。

 

一滴血从James左眼皮上流下来。James眼睛都没眨,马上就擦下去了。

 

拧了拧手电筒,James弓起腰准备一探究竟。他注意到这个隧道是往Michael家的反方向延伸的:也就是说,这肯定不是什么Michael家腌香肠的地窖,肯定是有别的用途的。James迅速找到方向,摸出后腰上的对讲机一一

对讲个大头鬼,信号都没有。James感觉自己真是磕迷糊了,收起对讲机又往前走。他一边走一边摸,发现了一些崭新的凿痕。“这洞应该是最近凿出来的。”奇了怪了,James这段时间一直在Michael家耗着,别说Michael没有异常,就连James自己都没察觉到他家附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不成还能是Michael他妈干的?

 

瞎说什么呢!James的精神开始涣散,难以集中起来。他又弯着腰往前走,走了大概五分钟,终于走到了这条地道的尽头。

 

四处拍了拍,James啧了一声,真他妈是死的。James一下子就慌了,如果这是歹徒的老巢,在下面搞了什么机关,世界第一美男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可是一路走过来,James感觉又不像。他把最后一丝期望寄托在他头顶的泥土上,如果再推不开,他就只能放弃了。

 

他感觉他吃奶的时候也就这样了。James摸出他的P7M8攥在手里,一边顶一边防备一一

 

头上的土,松了。土上果然还是有个重物顶着,James使劲一蹬腿,那东西一下子歪了。“老子来了!”James终于可以伸直他的腿了,他一个激灵拔出手枪伸出手臂对准洞外,结果只有一辆自行车刮过他的脸庞,带起一阵尘土。

 

日了狗了……如果现在有人拿着锤子从他身边路过,绝对会有人以为他刚刚打过地鼠。

 

James一想,现在已经半夜三点多了。他环顾四周,自己出来的地方是一个原本准备栽新树苗的坑,那重物是个铁质的围栏的其中一边。自己现在大改是位于一个啥啥大楼的后巷,只能供行人和自行车通过的这么一个小路上。James缓了缓,撑起来一屁股坐在坑的边上。他抬头一看那啥啥大楼一一

 

啊,这不是维尔士酒店吗。原来不知不觉走了这么远?James累的不想动弹。他抬起手抓抓头发,突然疼得呲牙咧嘴。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原来不仅从三楼摔了下来,头盖骨还撞到了石头。在地道里摸爬滚打了半天,现在的自己就像个……

“可怜的小东西,”突然,James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酒味儿。一个醉汉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摇摇晃晃地在身上摸来摸去,最后摸出一张大钞来,放在了James手里。“拿去买吃的,小可爱!千万别发推特感谢我,我不是什么知名演员斯坦·李,千万不要感谢我哦!”

James只想用他的P7M8送他入土。

 

“……Hello?”Nick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Hey, man. 我是James. ”James用力扯出一个笑来,柔声问,“我十分钟之后到你家,收留我一晚OK?”

“当、当然。”Nick一下子醒了,紧张地问,“暴露了?”

“没有没有,都在计划之内。”James赶紧抹了抹脸,捯饬捯饬自己。“唔,可能会晚点到,你给我留个门就好,先睡吧。”

“你得了,我都已经清醒了,”James听见Nick穿衣服的声音,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没吃饭吧?我给你煮两个鸡蛋,还是你想吃点什么?我家什么都有,你说吧!”

 

James低下头,嘿嘿地傻笑。他说我想喝杯热牛奶,Nick说好啊,我再给你做个热土豆泥。Nick见James没着急挂,就跟他说了说局里的日常。可是他说着说着,James就不说话了。

 

“伙计?”Nick知道James的脾气。但凡还有一种别的可能,James都绝不会放弃讲话。“你还好吗兄弟?你现在在哪儿?”

 

“我很好,好的不得了。”James强忍住马上就要掉下来的眼泪,赶紧换了个话题。“我可能真的要晚点到,还有点事情要办。可不许让我的奶和土豆凉了啊,凉了就要你好看。”

“行行行,我用手给你焐着。”Nick撂下电话,不自觉的也笑了。

虽然是这个时候,可是好久都没听到James那么有活力的声音了。

 

“我的上帝啊!”Nick看着狼吞虎咽的James, 眼里全是他头顶上的纱布以及身上的划痕。“那个裁缝怎么你了?他让你做苦力,还是拿你撒气了?”

 

“你怎么那么会聊天呢?”James的脸瞬间就黑了。“我还能给别人做苦力? ”你不就天天给那群“狗屎”做苦力……Nick没忍心吐槽他,接着问,“那你这大半夜的,怎么像逃难的一样?”

 

“我……”James想了下,他还不打算把地道的事情告诉Nick. “我从窗子里掉出来了。”

“What???”Nick觉得真是太匪夷所思了:“我怎么记得你十几岁的时候就有办法从八层高的宿舍楼安全降落到地面?三楼小窗户你居然摔成这样?”

“我那时候不是有作案工具和条件吗,”James瞪他,怎么又把我那陈年往事拿出来说。“这次我是一点儿防备都没有,防弹衣我都没穿,什么都没准备。”

“你有没有去医院看看?”Nick虽然知道James对待工作很轴,但他还是希望James至少能好好把伤口包扎起来再工作。“这点伤不成什么大问题,我只是太困了,快让我睡觉。”James不想再说了,他现在只想快点眯两个小时,然后再翻窗户回Michael家去。“刚吃完就睡,你的胃啊!”James屏蔽Nick说话的功夫已经练习地相当一流。他也不顾Nick给他收拾好的卧室,自己躺上沙发就睡过去了。

Nick看着James的后背,默默给他搭了件衣服。

 

***

 

第二天一早,Michael缓缓张开了双眼。温暖的阳光已经照了进来,屋子里安安静静,气氛恬静怡人。

他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Behaire的双臂还环在他的腰上,Michael这一个大动作也牵动了她。Behaire睡得迷迷糊糊,一张眼,Michael已经不在了。

 

Michael没穿鞋,急忙跑向储物间:屋里被折腾地乱七八糟。James的衣服扔地满地都是,有一件还被夹在了门缝里。他又急忙跑到三楼去,门被打开了,但是没有人。

 

他不觉得这像一次不辞而别。他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因为每一天早上,Michael都是伴着James疯狂打沙袋的声音清醒的。他不知道James是不是故意的,他只知道,今天早上他没听到。

 

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放在一个月前他是怎么也不会想有的。Michael来到一楼,James的沙包安安静静挂在那里,它的主人,不知影踪。

 

Michael突然就好想抽烟。他已经戒了三年,这是三年里他第一次想重新拿起烟来。他去柜台里翻,翻了半天没找到。他抬起头一看门外,James换了一件黑色的毛衣,还穿着那件裙子,心事重重地坐在外面抽烟。

 

Michael又不想抽烟了。他慢慢,慢慢地靠近门边,James没有反应,也不知道他在看哪儿。他的侧脸看上去很疲惫,可他的小卷毛又让他看起来那么青涩精神。Michael本不想打扰他,但是他走得太往前了,一脚踢到了门。

门上的风铃又掉了,哗啦一声。

James猛地回过头,Michael光着脚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好笑。

 

“早啊,你这是怎么个装扮呀?”James提起笑容,掐了烟头。“都这季节了,我打赌你会在厕所蹲成一座雕像。”

Michael当然不会说他是为什么没穿鞋。James的身上全是烟味,他一时间不太适应。他越躲,James越往他身上吹。Michael一股火气蹿上来,James笑得很轻浮,好像没察觉到似的。

 

“你到底怎么了。”Michael问他,“这些天你不对劲,你到底在隐藏什么?”

 

他终于问了吗?James长出一口气,心想亏我还费那么大劲把那些木板又盖回去,原来你早就在怀疑我了。“我什么都没隐藏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在房间里,这么早你是到哪儿去了?”Michael接着问,他的愤怒让他没法控制他的语气。“你是不是真的把这里当成宾馆酒店了?”

“如果我把这儿当成宾馆,我就不至于一宿都没睡好了。”James也火了,他指着自己的黑眼圈,大步跨过去面对Michael. “感谢上帝,你昨晚叫得可真动听,让我激动地就地来了一炮。”

 

Michael没想到James会这么说,他还没开口,James又说,“你指责我把你这当酒店的时候,为什么你不想想,你到底有没有在乎我的感受!”

“你的感受?”Michael眯起眼睛,“我还不够照顾你的感受吗?那你要我怎么做,把Behaire撵出去吗?”

“我不需要你撵她!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兄弟,我们在说你,不是吗?”James看着Michael的眼睛。“如果我想撵她走,昨天晚上我就动手了,你这懦夫。”

“呵,你想撵谁走?”Michael无奈地笑了下。“你要不要把我也撵走?”

 

事情已经失控了。James没有想过他会这么点火就着,他本想跟Michael说他要告辞了,再暗中观察他们的动向。现在,还说个屁,Michael已经开始指控他的罪行了。“得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在这浪费时间。让开,我要走了。”

 

“走?”Michael心里又是一紧。他赶紧挡出低头往前走的James,伸开手说,“今天你必须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来我家,又为什么匆忙要走。”

 

James的心情已经不能再抑郁了。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还能为什么?

 

“我来,是因为我听说你是gay. ”James抬起头,咬着牙对上Michael墨绿色的眼眸。“我走,是因为他们说的不对。”

 

***

 

Michael想起他们第一次吵架。

 

 “话说,你不是有未婚妻吗。”那次,James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从阁楼上下来了。他不经意地问,“两年前怎么了啊?怎么就分手了?”

 

本来气氛还行,James这一问,Michael真想把他撵走。他不说话,James就一直问,“我知道那个阁楼经常有人来住,但是时间都不长。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我有什么必要向你解释?”Michael火了。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去看着James. 

“什么必要?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听到Michael这种态度,本来单纯只是关心Michael的James也生气了。他发誓那句话不是为了工作,也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可是Michael这样冷漠的对他,他还是感觉到了积攒了半个多月的愤怒。“如果不是事实,那你就把事实说出来。”

 

“事实?你想让我说什么事实,”Michael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放下毛巾走过来,看着James的眼睛。“Charles,不如你先说说你的‘事实’。”

“论转移话题,我只服Erik你。”James皱起眉。“说到转移话题,我没有你来得熟练。”Michael绷着脸,继续说,“从你来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在转移话题。”

 

什么情况,他发现了?他发现到什么程度?James不敢随便臆测,他作出不知所措的样子,紧张地盯着Michael看。“倒不如你跟我说说,Charles. ”Michael问,“你到底为什么来这个地方。”

 

“为了你。”James犹豫了一下,这样说。

 

“为了我?”Michael游移了一下,怀疑地问。他又走近James,离得很近很近。James理直气壮地盯着他的眼睛,Michael也看着他。

 

“你有一双这么好看的眼睛,为什么要说谎呢?”

 

他记得,他是那样说的。因为他根本没相信过James, 几乎是从来没有过。可是James临走时说的那句话,宛如一根倒刺刺入他心中。他的伶牙俐齿,他的无理取闹,全是在掩饰他那颗不得不沉默的内心。

 

Michael有点动摇了。他对James的怀疑本来也没有那么深,他只是戒备,时刻戒备。James的离开好像把一切不必要的都带走了,包括Michael好不容易苏醒的内心。

 

Michael回到店里,Behaire已经起床了。他无心去管,坐在柜台后面,刚好看见那个静静的沙包。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24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