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rps】《软肋》3 裁缝鲨x苏格兰裙美

*爱是一种信念/我以为你懂的每当我看着你
*我唯一的软肋/是我不知为何躁动的内心
*你知道吗/你怎么会知道呢

本章有虚构的法鲨女友出现,雷者对不起(>人<;)

本章有虚构的法鲨女友出现,雷者对不起(>人<;)

本章有虚构的法鲨女友出现,雷者对不起(>人<;)

***

成功入侵Michael家之后,James想尽一切办法摸清了这个屋子的结构。
二楼有五个房间,两间卧室,一间杂物室,一间洗手间和一间通向三层阁楼的小房间。James以好奇为名义要上去看,Michael没拦着他,但是James感觉的到,Michael还是有那么点不对劲。
三层阁楼特别窄,像James这样瘦小的人也要低头才能走动。他弯腰往里走,里面是一张小床,尽头是一扇窗子。James用力推开,窗子里面落了一层灰,但是推开之后,顶端却没有落灰。
所以James推断,这里经常有人住,但是停留的时间不长。这窗子经常被推开,但是因为那个人不经常住在这里,所以没有清扫过内侧的灰尘。
会是Michael的女朋友吗?James又推开窗户,发现窗子正对着的,就是CIA办公室的缉毒科。

看来,Michael坐实和这件事有关了。

一想到以前的案子,James就出神了。等他从阁楼下来,本人居然没意识到蹭了一胳膊灰。
“你这是干什么了?”Michael皱起眉,“快去洗手,然后帮我做饭,昨天你乱烤的派,我妈吃着还好。”
“什么叫乱烤!那都是单身汉的拿手好菜好吗?”James死死抱住沙包,极其不情愿地瞪着Michael.“你不尊重我,我不做!”
Michael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James抗拒帮他做饭了,他不过是想让James多个理由安生待在他家而不是让Michael忍不住想要踢他出去而已,但是James并不领情,可以说,是绝不领情,从不领情。
“那你抱着吧,我买的牛排我自己吃了。”Michael转身就走,James的肚子特别不争气地咕噜噜一声,Michael哼了一声,才走两步就被James叫住了,然后就被喋喋不休一边埋怨一边套围裙的某人跟了上来。

“那阁楼很久没人住了,全是灰。你要是想住我给你收拾收拾吧?不然都是灰,你看你蹭的。”Michael拿过一个毛巾,拉过James的胳膊给他擦。James在心里撇撇嘴,你就撒谎吧,我都看出来了,肯定是你金屋藏娇的地方,我才不去住呢。
擦完了两只胳膊,Michael在一旁洗毛巾。“我真是越来越像你爸了,快去切菜,乖儿子。”不出所料,James愤怒地踢了Michael一脚。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把这些拿进去烤。”准备好食材,Michael如释重负地看着眼前的材料准备放入烤箱。说实话,他不太擅长做食物。可能是因为对食物不挑剔,Michael从未在厨艺方面有过任何长进。所以他也不太清楚James的“单身汉乱烤”到底是不是他的拿手好菜,还是只是James学不会正经烤东西而后的糟糕产物,但是对于味觉不是特别灵敏的老年人来说,味道重一点才是重点。因此Michael的妈妈才对此赞不绝口,Michael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不过有些人他可能真……不明白。
但是Michael依然感谢James出现在厨房的这些日子。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抱怨每天都来给他捣乱的James,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大概他自己也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吧。

James三分真情七分演技地唠叨了几句,然后摘下围裙走出了厨房来到大厅。他粗略地算了一下,自从执行这个任务开始,他被迫学习了西洋棋、时装鉴赏、拳法、做饭等等一些他平时根本碰不着用不上的技能。他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时不时回家看看,双亲都有姐姐们照顾自己也不用干家务。来了这儿可倒好,搞得跟男仆一样!James啊James,再这样下去你真的快被人包养了!他把围裙叠重重地摔在椅子上,突然听到风铃碰撞的声音。

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孩走了进来。

James以为是买衣服的顾客,他刚想说店主死了,结果一抬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这个人就是Michael的女友,老太太口中的未婚妻。

虽然照片上的人像很模糊,但确实是个黑人,而且发色身高等信息都符合资料。James只愣了一秒钟,就演起了小店员招呼起来:“你好!随便看看吧,店主一会儿就来。”

那女孩看见James本身就很诧异,结果听到James这么说就更疑惑了。“你是谁?”她防备地问,James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走到沙包后面抱着它,思考了一下。“我是店主的朋友。”
女孩皱起眉,张开嘴,却什么也没说。“所以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我们这儿什么都有。”James朝那女孩眨眼放电,顺便继续装蒜,但是她好像并不买账的样子。
“店主呢?”女孩问。
“在厨房。”James如实回答。

然后气氛就很尴尬了。James知道她的身份,但是他得装作不知道;女孩完全不知道James是谁,她还没从陌生的情形下适应过来。就在这时,Michael的声音终于传来了:“Charles?这东西是烤6分钟吗?”

带着棉手套端着一盘派从厨房走过来的Michael,看到他的女友和James面面相觑这一幕,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所以说现在的局面就是,Michael和那女人迷之对视,James反坐在一个凳子上,欣赏着他们两个迷之对视。

“Charles,这是Beharie. ”Michael说着,很是尴尬的样子。“Hi Beharie!”James说得很有活力,兴致勃勃地对着女孩挥手。如果说James的沉默有七分演技,Michael的尴尬姑且给他八分,而这女孩的表情真可谓十分之不知所措。“Beharie,这是邻居Charels.”Beharie看向Michael,问,“他是新到这儿的吗?我从没见过他。”

“我是一个月前搬来的,我就住在公园附近。”James笑道,“我和Erik才认识半个月,只是我经常来这里玩而已,我有教他拳击哦。”教拳击……你至少也编一个像样的理由啊,看着就不像。Michael暗暗叹了一口气,手里的派也凝固了。“Charles, 你可以帮忙去烤了这个吗?”他现在只想把James支开,才好和Beharie讲话。

“成,我这就去。”James灵巧地跃下凳子,接过铁盘走进了厨房。

***

“你什么时候改名叫Erik了?”Behaire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表情十分尴尬,“现在你们俩就好像一对基佬。”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浪费时间说这些没用的。”Michael摘下手套。虽然嘴上很严厉,但神情还是很温柔地看着Behaire. “你现在来干什么?不是告诉你了,来之前先联系吗?”
“我想你了,来看看你也不行吗?”Behaire嘟起嘴巴。
Michael叹了口气,眼神温和了下来。他走上前去抱住了她,Behaire也如释重负,环上了Michael的背。

James在厨房偷偷看着这一幕,恨得咬牙切齿。老子一共就这么点时间,你们不打炮的话,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说吧,又怎么了。”稍微松了松怀抱,Behaire趴在Michael的怀里。Michael哑着声音问道。
“Michael,”Behaire又把Michael攥得紧紧的。“我不想死。”

“你不会死的,”Michael吻了吻她的额头,“你别想这些,先为未来做好打算,好吗。”

Behaire没再说话。他们就这样抱着,James转过身去,一屁股坐在厨房地上。
照这样发展,看来今晚我得表演“无家可归”了。

“这派让你烤的,已经变成煤球了一一你在纪念马丁路金森吗?”吃饭的时候Michael还是照例和James拌嘴。Behaire坐在老太太对面,可是老太太没认出她,没有抬头看她。
“谁?”James装傻中。“黑人领袖呀,”Behaire笑道,“《我的梦想》那个演讲就是他发起的,是个伟大的领导。”
“噢!原来是这样!”James叉起一块肉,一脸钦慕地望着Behaire.
Michael看着他,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反正,有点不像平时的Charles.
“阿姨,我回来了。”其间Behaire和老太太打招呼,老太太抬头看了看,突然就没动作了。James吓了一大跳,赶紧凑过去检查老太太的脉搏心跳,但是几秒钟之后老太太又好了,她颤抖着,看看James,又看看Michael, 道,“你回来了?什么时候,陪我儿看日出?”

James就在那一瞬间,想开的玩笑想说的梗,全都如鲠在喉。

Michael跟他说过,Michael的爸爸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老太太一直是一个人,她为数不多的心愿里就包括让Michael早点成双成对。James开玩笑说,那你就随便找一个得了。Michael拍了拍他的头,说,你还小,你不太懂爱情的世界。
“我怎么不懂了?”James说,“那你给我讲讲?”
“爱情是一份信念,不是说着玩的。”Michael难得恢复起来平时的严肃,一本正经地跟James说,“日久生情,想忘记一段感情也是需要时间的。”
“真想知道你的女神到底长什么样子。”James不再说这个,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直到Behaire真的回来,James的内心突然翻江倒海,说不上的感觉时不时涌上心头。

这女孩,让Michael如此痴迷。分手两年,哪怕他已流落这异国他乡,他依然没有忘记过她。

他心里,对她的爱,仿佛一点都没有动摇过。James知道,他的房间里,他的身上他的心里,一直都充满了她的痕迹。从未知的开始到未知的结束,也许都不会褪去。

James眯了眯眼睛。然而,这案子,越多人卷进来,想要保全这家人的可能性就越低。他是个职业特工,有时候为了完成任务,James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但是他同时也是人,他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虽然他已经分不清他想要保护的是这一家子,还是Michael这个人。

饭后,洗碗的人从“父子”变成了Michael和Behaire. Behaire挺开心的,一边擦盘子一边哼着小曲儿。Michael不放心James,回身朝大厅望去。James蹲在沙包旁边的凳子上出神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Charles,真的可靠吗?”Behaire喘了一口气。
“没他的事,尽量回避他。”哪壶不开提哪壶。Michael不想跟Behaire提起James,好像有很多要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想起来就烦躁。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James的身份。一个大男人,奇奇怪怪出现在自己家里,每天都准时来报道。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虽然Michael觉得他是),这样的举动怪不得别人去想他是不是有目的。
但是,Michael也承认,James的人品,除了抢小孩秋千坐之外,是真的好。他经常在自家老太太的房间看见James, 他为了哄她开心,就跟她学打毛衣。故意打地乱七八糟,两个人盘腿坐在床上大笑。老太太睡觉,James就蹑手蹑脚进去,给她盖被,把床头的凉水换成温水。虽然总和自己顶嘴,但是平静下来的James总有种落寞的感觉。
Michael想,大概他就是,不想让自己安静下来的那种人吧。

“他是不是要留下?我去睡储物间吧。”Behaire说。
“没事,让他睡储物间。”出神太久,手都泡皱了。Michael拿起最后一个盘子递给Behaire, 然后擦擦手上楼了。

“Hi Charles, ”Behaire走到大厅,看到Charles在摆弄拳击手套。“你是专业的拳击手吗?”
“Hi,晚上好!当然啦,你想学吗?”James打起精神,笑脸相迎。“Michael那个中看不中用的,我感觉你肯定比他聪明,一学就会。”
“哈哈,他上学那会儿就很笨,”Behaire笑了笑,接过James递过来的手套。“是这样戴吗?”
“对,没错。”James给Behaire让出一个身位,在沙袋旁边比比划划。“就这样出拳,哼哼哈嘿!”

Behaire好多次被James逗得哈哈大笑。Michael从楼上下来,站在楼梯上看着这一幕,心里暖暖的。

反正James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他会让每个人接受他,包括那个食古不化顽固不灵麻木不仁的自己。

“天呐,已经这么晚了。”Behaire摘下拳套,惊讶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你是不是要回家了?对不起,我耽误你时间了。”
其实Behaire是想说“这么晚了你就别走了”,但是James听起来,就好像赶自己走一样,搞得好尴尬。
“啊,没关系呀,”这时候Michael刚好下楼。“Michael施舍给我楼上的储物间,我可以在这儿待一宿。”
“天呐,他怎么让你睡储物间?!”Behaire怒叱Michael, “我都没睡过那屋,那屋多大灰!”
其实Behaire是想说“让客人住在那么脏的屋子多不好呀”,但是James听起来,就好像在说自己的待遇都比不上前女友,又一次尴尬。
“啊,没关系没关系,”James擦擦汗,“我就睡那就可以,一晚上而已。”
“不不不!我睡储物间,你睡阁楼吧!”
“不不不,我睡储物间…..你一一”
“不不不!还是我来睡储物间吧!”
“不不不,我……”

“停。”一家之主的Michael终于看不下去了,一个语死早,一个好心肠,你们两个争来争去谁能赢?
“Charles,去阁楼睡;你,去我房间。储物间那么好,你俩要不都睡那?我给你俩搭个帐篷,要不要再烤点马丁路德金?”
要是放平时,说什么James也要和Michael大战三百回合。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己仿佛没了立场,居然还有点心酸的感觉。看见James一时语塞,Michael还真有点儿不适应,“怎么了?你不是一直想睡阁楼吗。”
“我不想去了,睡储物间这么久,我都睡出感情来了。”James一甩头,特别骄傲地说,“兄弟啊,为了你的幸福,哥们儿我也只能做到这儿了!”说罢便风风火火地上楼了。
Michael很感激他,可是他不得不在心里说,我们俩,本来就不用撮合……

***

James关上门,一滴汗流进了眼睛。他蹲下擦汗,蹲地久了,他顺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Behaire来干什么呢。她为什么不跟Michael联系就来了?是不是因为我在,线人给她通风报信了?James马上给Nick发短信,询问他关于那边的动向。不到一分钟Nick就回信了,在毒品贩子那边的线人并没有异常,计划顺利。

这他妈就很奇怪了。James起身上床,盯着天花板。她到底为什么回来?难道真的是因为想Michael了?
你们都分手了!James在心里咆哮道,要是总想他,干嘛跟他分手啊?!

正在胡思乱想中,James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喘息。他很久没听到这种声音了,准确来讲,他几乎没听到过。好像是Michael?他悄悄下床贴向门边,突然想起Michael和Behaire的房间就在隔壁。

哦。James吧唧吧唧嘴。

口水的声音马上就传了出来。James用枕头把耳朵堵上,但还是余音绕梁。他折腾了好一阵子,他也有注意到Michael已经有意把自己的声音压低,但是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James从没这样后悔过自己是个受了训练的特工。

你干她啊!口算什么能耐!上啊!脱裤子啊!James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想骂街的心情了,他憋得脸通红通红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急的上窜下跳,满屋乱蹦,仿佛在看3D立体环绕式A片。

不行,我得上楼。James突然想起楼上还有个阁楼,楼上的话一定听不到了。他赶紧穿上上衣,火急火燎地蹿了上去。

世界安静了。阁楼里都是灰,但是James仿佛找到了避难之所。他发现自己浑身是汗,面色潮红,情绪极其不稳定,这对于一个特工来说,是犯了大忌。他赶紧找办法冷静下来,他推开窗户,靠着窗框坐了上去。好在窗子还是够大的,正好能让他坐在上面。

吹着夜风,James好多了。他看不见月亮,天空灰蒙蒙的。他突然想起Michael说的,爱是信念,日久生情,忘记这份情也需要时间。

纠结分没分手有什么用呢。他时常看见Michael放空,他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在想她。现在她回来了,其实一直也没离开过他。虽然James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分手,但是在一个女生身处如此危机之时,还能想到这个男生,不就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吗?她一定知道Michael还是爱她的。

所以现在挺复杂。到底怎么才能找到和三年前那个案子的突破口……James挠挠头,正在冥思苦想,楼下又传来了几声Behaire喘息的声音。

James成年也不是一两年了,但是这么尴尬,还是头一次。他越是安慰自己,心里越是烦躁;他越是努力在心里撮合Michael和Behaire,心里越是不安。他想起身回床上,不料在窗口窝了太久,腿不停使唤地脱离了窗口一一James就这样,做了个自由落体,栽出了窗外。

啊,脸不着地就行。James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27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