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入戏》5

*啊哦/终于接吻啦!

*最近太忙了Orz


《入戏》5

*既然你们都爱看/那我没有理由不更新

*唉/最近心乱如麻

 

***

 

全剧组喝了个烂醉,James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怀过了。上一次接戏都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了,James好像梦见了上一次在剧组不开心的事,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镜,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抽烟的Michael.

 

真迷幻。James的嘴角不知道怎么就翘上去了,然后他腾地坐了起来,惊慌失措地问,“我怎么睡到你这儿了?”

 

Michael笑了下,接着看电脑屏幕。“大家昨天都喝得太多了,我怎么叫你都不醒,只能直接给你背上来了。”

虽然Michael的语气明显就是没怎么在意,但是James的脸上还是一阵红一阵白。我来演戏,导演把我背到他房间睡了一晚?他赶紧掀开被子看看自己穿没穿衣服:还好,穿了!

 

……怎么这么大呢。

 

“Nick吐了你一身,我把你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了。”Michael笑着从沙发上起来,掐灭了烟。James揉揉头发,悔不当初的样子。Michael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箱衣服,拖到了床边。

James挑挑眉,疑惑地看着Michael说,“现在的导演都这么阔气吗?两件衣服而已,不用买一箱衣服给我吧?”Michael就知道James会想歪,赶紧柔声说,“你和其他女演员的戏都杀青了,现在要拍和Erik的戏了。这是剧组拿来给你挑衣服的道具。”

 

“不就拍两个gay……至于换这么多套衣服吗。”James小声嘀咕。

“你不知道,gay的生活比直男丰富多了。”Michael在James身边坐下,一起看那一箱衣服。“他们很注重形象,审美也和我们大相径庭。”

虽然是这样,可是James看着这一箱花花绿绿的衣服,都不知道自己穿不穿的完。

 

“我觉得这些没有花纹的好看。”Michael挑出几件来,给James比量。James还算满意,低头看了看。“唔……浅颜色的吧,Charles还在上学,那些深颜色的看起来很老气。”两个岁数加起来是Charles和Erik三倍的人,选衣服选到日上三竿。James快被Michael的审美搞疯了:“你比我大多少?我怎么感觉你比我爸的审美还古老?”

 

“得了,现在就定下来了。”一脚踢走大箱子,Michael叉着腰,微笑着看着床上的James. James没辙一样地歪倒在被子里,他真是不明白这俩小时他们都在干嘛。但是心里,已经很久没有被占满的地方,仿佛突然被占满了。

 

James知道,他不能这样。

因为他不敢。

 

“刚才我还在看你的片子,”Michael仿佛还沉浸在这部剧里,对James赞不绝口。“你得知道,有时候我真的感激你的学姐跟你开的玩笑:这样我才得以遇见你。”

 

James从被子的缝隙中仰视着他。Michael胡子拉碴,神情激昂。可是他却那么真实,那么善良,好到James不想这部剧结束。

我不想和你了无羁绊,但是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就这样想着,James的目光垂了下去。

“你知道吗,大多数时间我都在担心,我觉得我演不好这个角色。”

 

Michael柔声问,“怎么了?”

 

James努力让自己显得正常一点。他从床上坐起来,盘着腿看着地板。“你得知道,和Anna那场戏,我还是觉得我表现的,太过直男了,你懂我的意思。”

 

“我懂,但是我不懂你为什么会因此自责。”Michael绕过大箱子,重新坐回James身边。James挑起眼神看他,Michael脸上的笑意不减,接着说,“你只要把Charles真正的那一面表现的和对Lucy一样,就可以了。”

 

一样?James歪过头,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Michael点点头说:“我相信你啊,你不是,得过三次奥斯卡了?”

听到这儿James哈哈大笑。他还记得,那是他对Michael开得玩笑。当时他们在开剧务会议,Nick说Charles人格分裂这个样子,如果James能演绎地别出心裁,肯定能拿大奖。还没等Michael说话,James就说,嗯,我肯定会再拿一次奥斯卡。Nick问,你拿过奥斯卡?James一拍胸脯道:我才得过三次而已,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有时候你会拼命希望别人的记性没有那么好。James仿佛一只煮熟的虾米,不知道怎么接话,咬着嘴唇看看Michael,然后又移开视线把头埋进领子里。James没想到,他这些小小的动作,Michael也能捕捉起来。“对,你就像这样的反应,就可以了。”

 

你不觉得尴尬吗?James的脸红扑扑的。你不觉得,你是在暗示我,我对你,和Charles对Erik差不多吗?

 

可惜Michael没有再言语。他抬手揉揉James的头发,就又坐回去剪片子。

James简单收拾了一下,开门走了。

 

***

 

自从Michael提议让James到他房间里剪片子之后,James就很少会在自己房间里醒来。

 

要么是Michael提议要剪片子,让James一起上去剪到半夜;要么是James突然想到什么,冲进Michael房间开始讨论。反正这么久下来,James不是在Michael的床上醒来,就是在Michael的沙发上醒来。每次Michael都比他醒得早,兴致勃勃地夹着烟看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想什么。

 

James觉得这样的关系不好。因为他只是个三线的演员,他不能和知名的导演厮混在一起。如果有了负面的消息,反正他自己已经在谷底,跌不到哪里去;但是对Michael,也许是毁灭性的打击。而且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好名声,他也不能放任别人误会。因此他很小心,平时尽量不会多提起Michael,也会趁着没人才去Michael那里“谈公事”。

然而他发现,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避开这个话题:James不知道是那些人真的不关心,或者是真的就避讳这个话题。至今没有一个人传出流言,怀疑James和Michael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和James接触最多的人当然是Nick. Nick似乎知道James有权利可以参与剪片子这个事情,但是他从没提起过有关于这件事的任何疑问。是个正常人都会有点想法吧?明明Nick才是工作组的人,但是从没见Michael让他来剪过片子。有时候Nick和James正在说事,James想这个就有点出神了,一直看着Nick. Nick被迫停下来也看着James, 但是即使是这样,James仍然没有听到他想到的东西。Nick只是说OMG,你的嘴唇真是太漂亮了。

 

他当然也不知道Michael怎么想。拍完和Anna的对手戏之后,中间大概有一个星期的机会都在拍其他的场景。他一直在和Michael谈片子,他看得出Michael是真的喜欢这个电影。他不敢演得差劲,尽管Michael一直在夸他勤奋努力。

 

以致于在距离拍吻戏还有十分钟的时候,James偷偷在厕所里的窗台边大喘气。

 

他特别害怕他会太紧张,害怕他会演砸。反正他把他能想到他怕的东西全都怕了一遍,直到Michael进来上厕所,发现了他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的天,你在干嘛呢?”Michael甚为不解。

 

“没什么,我只是……我只是背台词。”James刚扯完就后悔了,全剧组的人都知道James从来不会忘记台词。

 

“哦?是吗,”Michael一边洗手一边笑,“昨天我听你说梦话的时候,简直倒背如流啊。”

 

捉弄我就那么有意思吗?!James的脸又挂不住了。Michael还很“贴心”地朝他走过来,James的心脏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不听话,一直在James的胸膛里上窜下跳的。

 

直到 Michael停在James面前,绵绵地问;

“你是不是害怕了?”

 

James不敢看Michael的脸。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应该看哪儿。这句话有太多种意思了,无论是哪一种,对于James来说,都太刺激。

Michael越来越近越来越近,James心里的弦就要快断了。

 

我的上帝啊。直到James的薄唇被Michael的完全覆盖住时,James的脑中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Michael的唇果然是烟草味儿的。James的手都紧紧地攥住了Michael的袖子,他怕自己一个不稳就坐在地上。Michael没有把舌头伸进来,但是James却觉得每一个下一秒,他都准备要这样做。这个吻比想象中要早,但是却没有那么急躁,多了点野心,但是也多了点温情。

 

大概是因为,主动的是Michael吧?剧里主动的可是Charles. James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几秒钟,Michael的嘴唇闭得更紧,他把头换了个方向之后,把舌头探进了James的口腔。

 

柔软的利器温吞地刺破了James的理智。他彻底乱了,跟着Michael就把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他幻想这一切已经不知道多少个日夜了,可是Michael迟迟不动嘴,更不曾对他出手。他们共处一室,那间屋子黑的像个密室,可Michael却没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James不再欺骗自己,他确实幻想过他就那么和Michael缠在一起,做一对三观相投志同道合的恋人。他们白天做,晚上做,在片场做,在厕所做。他把能想的都想了,但是Michael没有把这一切实现过一丝一毫。James总是偷偷醒来,然后掀起被子看看全身:什么都没有。

 

你可曾知道我幻想过你舔过我的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

 

你可曾知道我为你的视若无睹万分沮丧?

 

James从没想过,作为一个男人,他也可以低三下四翘首以盼另一个男人的观瞻,就像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演这部电影一样。他用力地抓紧Michael,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凭空消失一样。

 

但是他也明白。以他的立场,他只能闭上眼睛,当作被强吻,默不作声的样子。

 

Michael在James的温柔乡里尽情地驰骋了一番。待到他感觉到James的气息跟不上他的动作之后,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James难以给出一个“正确”的反应,只能垂下目光看着远处,舔舔嘴唇。

 

“这不是很自然吗?你就像我这样就好了。”Michael拍了拍James的后腰,好似哄一个受了惊的孩子。James不知道说什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跟着Michael走出了厕所。

 

***

 

“对于Charles来说,Erik就像他的救命稻草。”

 

Charles踢掉鞋子扔掉书包,因为他远远就看见Erik在厨房泡茶。他一把抱住了Erik,把额上的汗珠蹭在他身上。

 

Erik向来包容,任由他在身上胡乱作为。他手上的动作不曾放慢,神情也是悠闲自然。

 

“我不开心。”Charles这样说。

“我知道。”Erik道。

 

有一股风缓缓吹过,Charles的刘海轻轻飘动。Erik放下茶壶,用暖暖的手包住Charles的,然后问他,“怎么了?”

Charles说,“我和Lucy上床了。”

 

Erik很久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Charles. Charles很着急,他不知道怎么解释,急得冒出了汗。

 

“我知道。”Erik给他擦了擦,满声细语地说,“我知道。你不是自愿的,但是你觉得你是男人,你想负责任,对吗?”

 

“不论Charles在想什么,Erik都能在第一时间明白,并且给他最佳答案。”

 

Charles点点头。Erik微笑着转过身看他,不说话。Charles想道歉,因为Erik才是他的恋人,他却和其他女人上床。

 

“面对感情,Erik却像一片海,追随引力,恬静淡然。”

 

“我知道你爱我,很多事情,我们都没法改变,对不对?”Charles缠上Erik的身体,Erik的那件高领毛衣让他很是沉沦。他喜欢这样温柔的Erik,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Erik才是他的归宿。

 

他吻了他,热情而霸道。他不给Erik任何机会,尽情侵占他的口腔。他撕扯着他的毛衣,那动作让Charles看起来就像头发疯的公牛。他努力顶撞着Erik, 把他牢牢钉在碗柜上,动弹不得。

 

“Charles只是在做他们都太熟悉的事。”

 

Erik用手托在Charles的双臂下方。他习惯了Charles对他的蛮横,每当他做了愧疚的事,他就会这样“发疯”。也只有Erik明白,Charles的内心有多么苦痛挣扎。他向往人世间平凡的爱情,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背离那个世界。

 

那个他向往,却让他伤痕累累的世界。

 

“Cut!”Nick终于满意了。James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干了,亲得他直伸舌头。Michael就坐在碗柜那儿,一脸“怎么就拍这么一会儿”的表情。James扶着门框,一脸“我去你MLGB”的样子瞪着Michael,把Michael逗得直笑。

 

是你说的,人不能太贪心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7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