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RPS】《软肋》2 裁缝鲨x特工苏格兰裙美

*很雷,詹宝强强行上线

*东北大碴子詹 算我戳瞎你们的眼

 

***

 

James一宿都没睡好,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来到了那家裁缝店。

 

透明的玻璃门内侧,有一串小小的风铃。James轻轻一推,风铃哗啦啦地响起来。还没等James看清楚它们长什么样子,那串风铃就掉在了地上。

Fuck. 手还把在门把手上的James在心里暗骂一句。出师不利,看来今天没戏。

 

“您不用动,我来就好。”James刚蹲下,一个声音从右边的柜台处传来。他抬头看,一个穿着牛仔裤粗布半袖的男人朝他走了过来。

啊,就是你了,Michael Fassbender. 

James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记得昨天照片上的人看着挺老气的,但是真人看起来还蛮和蔼,笑盈盈的模样不像是特意装出来的。Michael大步走过来把那串风铃捡起来,然后微笑着说,“这风铃是我妈买的,说是招姻缘。”

James礼貌地笑了笑。心说fuck,你妈怎么知道我是来勾引你的呢?

“需要点儿什么?”然后Michael让开了一个身位,James得以环顾这个小店。其实James的办公室就在这家店的对面,但他从不知道里面原来是这样精美。墙壁贴的是浮雕式的壁纸,看起来有种宗教意味;但是配上花花绿绿的服装设计作品,就冲淡了那种严肃感。James大略的看了看,好家伙,不大的店面几乎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有披肩、毛衣、牛仔裤、裙子……“啊,我随便看看。”James鼓起腮帮子,转过身来朝Michael看。“那您请便,需要我的时候叫一声,我马上过来。”Michael向来都是不缠着顾客那种人,James转过去就在心里骂了第三次:Fuck!从这里就要我主动吗!

James实在不想提起昨天晚上他是怎么做了充足的准备。他查了好多资料,“gay的生活习惯”、“如何与gay相处”之类的话题被他看了个遍。说起来,James平时虽然顽皮了点儿,但是要他像个小受一样贱贱的,热脸贴冷屁股,那还是不可能的。这次任务太非同寻常了,James是个虽然嘴里唠唠叨叨但总归是恪尽职守的人,他制订了五个计划:ABCDE,依照“需要自己的主动程度”这个标准依次递减,也就是说,其实是按照这个Fassbender的性格采取行动。如果这个裁缝比较主动,那就采取E计划;如果他很顽固,就采取A计划。James看着A计划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熊孩子吗?

唉……深吸一口气!James叹气,来都来了,就当是释放天性吧……!

 

James在店里来来回回走了好久。Michael时不时抬头看看他,他一会儿趴在他家的浮雕上,神神叨叨地不知道在听什么;一会儿又敲敲他家的实木地板,时不时用脚踩踩。Michael觉得这小孩挺莫名其妙的。他看起来就是个典型的苏格兰人:一头蓬乱的邻家学弟发型随意地顶在那张清纯的脸蛋上,他有二十五岁吗,还是二十岁?应该更年轻吧。毕竟这个时代你并不能这么轻易地就在大街上遇见一个穿着苏格兰短裙的男人一一他看起来像个还在上高中的孩子,偶尔皱起的眉头是在烦恼为什么晚饭老妈没给他做他最爱吃的西红柿土豆汤。

“看了这么久,小店有什么让你流连忘返的东西吗?”看到James终于肯朝柜台这儿走了,Michael搭话道。

“你这店一点儿也不小,我都迷路了。”James累得大汗淋漓,好不容易确认了这店里没有暗道,也没有地窖。“我看那边有个二楼,你住在这里吗?”

“是啊,我和我妈妈住在楼上。”Michael说。

再多说点呀!James仿佛被堵住了,有点不爽。“唔,所以你是特意跑到这里开店的吗?我是说,我看你好像不是本地人。”

Michael愣了一下,好像没想过James会问这种问题。但是James已经启动了A计划,不得不脸皮厚,Michael不回答,他就一直瞪大着眼睛看他,就那么等着他回答。Michael看着James的眼睛,就那么看了一会儿。等到James都有点儿绷不住的时候,他才慢吞吞地说,“怪不得你看得出来,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James收起倚在柜台上的手,直起身子笑了笑。Michael走出柜台,缓缓地说,“我是德国人,我在爱尔兰长大。我父母都是裁缝,我属于子承父业。”

“现在没人做裁缝了,你为啥还来这里?”James问。

“那我问你,你会用缝纫机吗?”Michael微笑着说。

James不知道为什么Michael会问他这个问题,他老实说,不会。然后Michael又问,“那你觉得,你周围有几个会用缝纫机的人?”

James撅着嘴想了想,说,应该没有。

Michael抿嘴而笑,转过身说,“我觉得我掌握了一项没多少人能掌握的才艺,还能靠这个吃饭,是挺值得骄傲的事啊。”

 

James终于明白为什么材料里对这个人的评价是“平易近人举止得体”,而Jennifer却说他是“伶牙俐齿”。浅浅接触你可能觉得他只是个文质彬彬的小老板,但是跟他说几句话你就能感受到他那种骄傲的姿态。James不置可否,Michael又走回到柜台,说,“如果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谁还会瞧得起你呢。”

行行行,你有理你有理。James装出一副“你真是太牛x了”的表情,顺势夸了Michael几句。

这话题到这儿又断了。James不得已追上前去,主动地说:“我叫Charles, 我太喜欢你的店了!可以听你说说关于设计衣服的事情吗?”

 

“你好Charles, 你可以叫我…..Erik.” Michael藏不住他的笑意,接着说,“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怎么会对这些感兴趣?”

“虽然我学的专业是环境,不过我一直都个梦想,就是开个裁缝店。这裙子就是我自己设计的,你觉得怎么样,Mi……My skirt,你觉得怎么样,Erik?”James虚惊一场。Erik个鬼,你居然不告诉我你的真名?一定有秘密!

“唔?这件吗?”Michael围着James看了一圈,然后说,“这不就是普通的苏格兰裙?就是你这材质比较硬,穿起来可能不太透气。”

“啊!这可不是普通的裙子!”James见Michael终于接过了话茬,立即就开启了他的扯淡模式。“这设计,你听说过时尚大师McAvoy吗?这是来自他的灵感;普通的裙子都没有这么洋气的小跨兜:你看,我这是纯牛皮的;再说这质地,我是个干力气活的,太软的话,裙子会飞起来的一一我的老二肯定不会同意我穿那样的裙子。”James说得头头是道,还把自己化身成某时尚大师,充分体现了他的吹牛不打草稿且处变不惊这一职业素养。Michael听得频频点头,好像他说得好多有道理似的。

 

说话间,已经日上三竿。Michael问James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吃午饭,James欣然答应。下午回到店里James又死皮赖脸地缠了Michael好一会儿,等到Michael的妈妈散步回来他才打算离开。

James偷偷打量了那老人几眼,老人面带慈祥,不像作奸犯科之辈。她走得有点慢,James问Michael需不需要帮忙,Michael说她不喜欢别人帮忙,一直都是自己上下楼,出门散步。老人渐渐消失在楼梯拐弯处,James不敢多看,赶紧告辞了。

“欢迎你下次再来,Charles. ”James一回头,Michael站在门口对他礼貌地微笑。

“谢谢你Erik, 我会经常来打扰你的。”James说完,出门打左边离开了。

 

***

 

“X教授呼叫野兽。X教授呼叫野兽。” James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成功抢走了一个小女孩正在荡的秋千,然后自己坐了上去。他掏出便携式耳机,装作听音乐的样子,荡起了秋千。

“野兽收到,野兽收到。X教授请讲,X教授请讲。”电流声在一开始使用的时候总是过大,James又调结了一下,然后回复:“黄蜂一号回巢。黄蜂一号回巢。”

每个特工,以及每个案子和案子里的目标都有特定的代号。X教授就是James的代号,他刚才跟Michael用的化名就是X教授的真名:Charles. 而Nick的代号就是野兽,Jen的代号就是Rawen. 黄蜂一号指的是Michael, 因为当年这个毒品案的代号是黄蜂。Nick听到James的呼叫后马上切线路给Jen, Jen打开了她的对讲机。

“下午好McAvoy特工,第一天工作感觉怎么样?”Jen的声音在James耳朵里永远都是讽刺和不屑。“感觉好极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只要一分钟看不见你我就要高兴死了吗。”

“那我祝你尽快上垒,幸福地完成工作。”Jen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说话从不给人留余地。“汇报今日工作,McAvoy特工。”

“编号7445,五月二十日工作汇报。目标地点没有密室,没有地道,二楼用于他们母子二人日常居住。店内客流量适中,老顾客相对较多。第一天目标未出现,更多信息还需要继续调查。”James没有语气地说着,用力把秋千蹬地更高。

“简单说,就是什么都没打听到。”Jen一针见血。“……这才第一天。”James都没意识到他其实心情还不错,直到他与Jen通电话的这一刻。

“好的,那你就慢慢来,千万别着急。”Jen也懒得再嘲讽他了,然后就把线路接回了Nick那里。想也知道,Nick还没带上耳机就听见对讲机那头传来了一串咒骂声,他抬头看看表,我的上帝啊,我又要加班了。

 

不远处,Michael的影子停在十字路口。他静静地望着James荡着秋千的背景,眼中一片荒芜。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James每天按时去Michael店里报道。他就坐在店门口嚼泡泡糖,Michael睡眼惺忪地来开店门,总是能收获一只生龙活虎的小松鼠。Michael真不想这么想他,可是James就像好几十年没活动了似的,刚才在门外还是块石头,Michael一开门他就活过来了。Michael特头疼,他每天都吵得自己不得安宁。也不是讨厌,Michael就是觉得以前的日子挺好的,怎么就回不来了呢?

 

又是一天。Michael说今天休息,以为James就不会来了。结果James两眼放光,非要约他去公园玩。Michael说我已经是大人了,去公园玩什么?James笑着说,你岁数大,我岁数小啊,你陪我去啊。Michael彻底无语了,只能奉陪。反正他说不过James, 也没法拒绝他。他们就约好第二天在Michael店门口集合。

Michael早早出来了,点上一根烟,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James就躲在办公室里用望远镜观察着Michael的动静,直到约定时间才下来。这一周都没什么问题,为什么非得今天闭店呢?直来直去的James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其实Michael只是想清静清静而已。

James还是穿着那条厚实的裙子。这个季节苏格兰季风偏大,Michael走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裙摆忽上忽下。James想尽量装得活泼一点儿,无理取闹一点儿,因为他和Michael说他大学刚毕业,现在在一家拳击店上班。

“拳击店……你是不是在拳击店当沙袋呀?”Michael一副看见母猪上树了的表情问。“怎么,瞧不起我?照你这么说,那我还没那沙袋沉呢,人家也不能收我啊。”James的小嘴儿立刻撅上了天,赶紧跟Michael说,“你真别小看我的力气,你最好别惹我,不然我把你打得你妈都不认得你。”“好好好,你厉害,我怕你了。”Michael表面上给足了James面子,然后在心里说,其实你不用打我,我妈有时候糊涂地也不认识我……

 

“我想吃冰淇淋。”Michael刚回神,走在前面的James突然停下了。他转过身对Michael说,“我想吃冰淇淋,你请客。”

“What???”Michael一脸疑惑。“为什么是我请客?”

“因为你岁数比我大呀!”James来劲了,理直气壮地和Michael说,“你看看你这抬头纹,抻出来能装下整个CIA的人。”Michael立刻当机在街上,他说话不是,不说也不是,憋红了一整张脸。James看他这么窘迫的样子,都要乐开花了。

Michael被James气得不打一处来,他憋红了脸抿起嘴,一副“你赢了”的样子朝James频频点头。然后他掏出一张钱,走到旁边卖冰淇淋的店,招呼卖冰棍儿的阿姨。

“你好,请给我儿子一个大份的冰淇淋。”James被Michael突如其来的一声“儿子”吓到了,直勾勾地看着他。Michael继续说,“我儿子生下来就是傻的,没什么爱吃的,就爱在这大风天儿吃个冰淇淋,我这当爸爸的,肯定是要给他买的。谁让我是他爸爸呢?”James在心里说wtf!我就损你一句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呢?得亏我知道你这是再损我,不然我真的要被这父爱感动地掉眼泪啊!

“天哪,愿主保佑他,这可怜的小东西。”店主拿着做好的冰淇淋出来,带着悲悯的眼光看着James. 她把冰淇淋稳稳地放在他手里,临走时候还摸摸James的头发。James气得强挤出来一句“谢谢爸爸”,然后扭头就走。Michael收了收零钱还不忘记说一句,“以后我儿子来买冰淇淋,记得给他草莓味,他最爱吃。”

 

“没看出来呀!你居然这么抠门!”James一边吃冰淇淋一边骂街,像极了还没长大的高中生。他就这事儿骂了Michael一溜十三招之后,他发现Michael根本没理他。他好奇地盯着Michael看,结果Michael特别认真地问,“Charles, 我的抬头纹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气得James差点一口冰淇淋喷他脸上。

我跟你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念念不忘了???

 

玩了一整天,James身体力行直接复习起了他做特工时候的把式,把平时不怎么运动的Michael累个半死。第二天,还没等Michael清静一会儿,James就把一个沙袋搬到了Michael店里。

“Charles, 你还真是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了。”Michael眼看着一堆人来熟练地把东西装上又熟练地清理场地离开,他整个人倚在门框上,不得不这样跟James说。

“我?这当然是我家。”James说得那叫一个合情合理。“我可是你儿子啊,这儿不是我家,哪里是我家?”

 

“我说,是谁说我抠门小气斤斤计较的?”Michael简直无语了,怎么自己平时能说会道的,到了James这儿,想跟他讲个道理就这么费劲呢?“那你现在在干嘛呢。”

“能治得住我的人,还没出生呢,Erik. ”James踮起脚,让自己有点儿气势。“你不让我得逞,你也休想好过。”

Michael只想一撮子给他撮出去。

 

当天闭店时,Michael独自一人在店里,回味着这难得的一个安静的下午。James不知道去哪里了,装了沙袋之后就没影儿了。

Michael一看表,该吃晚饭了,就关了楼下的灯穿上外套出门买菜。结果刚走没两步,就看到自家老太太正被James扶着,打算扶到路对面去。

“你这是干什么呢?”Michael一脸茫然。怎么你这样阴魂不散,居然还缠上了我妈?

“啊?Erik下午好~你没看见吗?我正扶老奶奶过马路呢。老太太您慢点儿!”James永远都是那套衣服那件裙子那副表情,附带一身得瑟肉。Michael立马拍开他的手,拉过老太太说,“这不是老奶奶,这是我妈。她不想过马路,就想回个家。”

“啊?这是老太太啊?OMG,我都没认出来。”James装得好像真的似的,一脸无辜地说出让Michael更无语的话:“那我扶她过了几十遍了,她怎么没跟我说呀?”

 

Michael实在是不愿意和这种欺负老人家的人一般见识,一言不发的把老太太送回了店里。不过老太太和James还挺亲,一直召唤着James到她家吃饭。James正处于完成任务的特殊时期,以前努力隐藏在心里的那些二皮脸啊,固执啊都被他强行掏出来了。所以像“Charles”这种别人不找他他都要贴着人家的人,怎么可能别人找他他不去呢?于是Michael又被蹭了一顿饭,他自己都懒得撵James走了。

那是James第一次留在Michael家里吃饭。厨房在一楼。Michael做好了饭,让James在楼下等着,他要先给老太太送上去。James听Michael这么一说,马上装出一副不能理解的表情说,“老人一个人吃饭多寂寞啊,对身心健康也不好。你为什么不上去吃饭呢?她肯定想跟你一起吃呀。”

那不是因为你来了,所以我才要在楼下陪你吃饭吗?Michael心里委屈啊,莫名其妙被数落了一番。不过,Michael感觉这是这两个星期以来James说过的唯一几句中听的,心想那好吧,就合了他的意得了。于是他嘱咐James道,“我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人也唠叨。你要是不介意,就跟我一起上来吧。”James心说,我就算介意我也得上去啊,我好不容易能从她嘴里套出点话来,说什么我也得忍着。

话语间三人围坐一桌吃饭。老太太特别开心,Michael看着自己妈妈这么乐呵,心里也就没那么烦躁了,还挺感谢James的。

他觉得,James办事的风格其实是性格使然,Michael明白他只是自来熟而已,人并不坏。他对老太太也很好,捏腰捶腿的很听话,也能逗老太太开心。吃个饭嘴也不闲着,和老太太聊得欢实。

“我说,儿子啊,你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记性不好,你再跟我说说,我都忘了。”正说这话,老太太突然提起了这件事。Michael心里咯噔一声,正要说话,James那边反应极大:“Erik!你都没告诉我你有未婚妻!?”这是爆炸性新闻呀!怎么都没露面呢?

Michael看了James一眼,然后小声说,“我妈说的是两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我还没和我前女友分手。”

“啧啧,原来你有过女朋友啊……”James装出一副吃醋的样子,小心盘算着如何开口:“奶奶,他们感情好吗?”

“好啊,如胶似漆,我就等着他们俩结婚呢。”James立刻投过去看渣男的眼神,Michael表情略复杂。“我妈记性不好,想起来什么说什么,其实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Michael这样说着,接着吃饭。James正想趁机数落Michael一番,结果老太太又开口了:

“你说你这么大了,我不担心你,我担心谁?我担心我孙子吗?”James一口饭卡在喉咙里,差点儿没呛到。Michael的眉毛瞬间跳了起来,脸上止不住笑意,然后说,“对,你应该多担心担心你‘孙子’。”他还特意强调了“孙子”这个词,James用眼刀剜他。

“我担心我孙子什么?我孙子这么好,我一点儿都不担心他。”老太太的语气很真诚,James感觉终于能公开地在Michael面前硬气一次了,于是他骄傲地挺起了胸脯,还往老太太那里凑了凑。

“不就是矮了点儿,瘦了点儿,闲了点儿,没个正经工作,成天瞎胡混吗?可是人家姑娘长得俊啊,你看人家穿着小裙子蹦蹦跳跳的,多好看啊!”

Michael真的绷不住了,藏在饭碗后面笑得桌子都跟着颤。James的脸好似水果拼盘,不停地变换颜色。心中记着“Michael Fassbender一共欠过我多少债”的小本已经超载了。

好,你欺负我,你妈也欺负我,是吧?你等任务结束的,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James走的这一个礼拜,Nick和Jen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Nick感觉James有点儿克女孩。以前在警校的时候,James因为特别优秀,身边总是有好多女孩子追他。James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但是始终也没有能看得上眼的。那时候Nick跟他不熟,后来到了CIA终于有机会问他了,Nick就问,你既然不喜欢她们,干嘛要跟她们在一起啊?James说得特别潇洒:“就算不喜欢,也必须雨露均沾啊~这是作为一个帅哥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关爱美女,帅哥有责。”

其实Nick早就习惯了这样满嘴跑火车的James了。他还问过James为什么要来做特工,James回答地特别简单:“当特工后悔两年,不当特工后悔一辈子。”James有一句话是对的,你还真不能小瞧他。Nick比他身体素质好,就身高一项就超越James不知道多少个标准,但是他仍然超不过他。至今James在警校创造的记录还是没人能破,无论是枪法还是速度,他都是佼佼者。但是仿佛遭了报应,出了警校之后,James身边就再也没有过投怀送抱的妹子了。倒是Nick终于出头了,他现在才是众女生追逐的对象。

“你懂什么?他们追你是为了接近James啊。”私下里,Jen是肯叫Nick和James的名字的,但是因为她也属于一看见James就气不打一出来的货,她碍于面子非得叫James的姓。趁着James不在,她终于答应Nick出来约会了,还时不时打个电话什么的。

“啊?我还一直以为她们是想接近我呢……”天真的Nick听到实话又伤心了,所以他也听不出来其实这是Jen在清理其他女生在Nick心中的位置罢了。“你多傻呀,利用利用你多方便,你被骗了还得帮着人家数钱呢。”Nick委屈地在电话那头直抠手指,他很小声地嘀咕,那你接近我不会也是为了James吧……

“说正经事。你说James能成功吗?”Jen突然岔开了话题。“啊?James啊,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吧。”果然你在想James!可怜的Nick又想歪了,好不容易才勾搭到女神的他,再一次陷入了“被失恋”的怪圈。

“都十几天了,那女的都没出现过,我感觉悬了。”Jen语气有点低落。Nick马上就说,“不能,也许只是那帮人警惕了,看到最近Fassbender身边有男人,他们不敢让那女的过去呢?”

“说到这儿,我很疑惑。”Jen突然说,“这Fassbender明明交过女朋友,为什么资料上写的是gay?”

“对啊,好奇怪啊,”Nick也想不通,“按理说我们的资料应该不会有错吧。”

“看来事情有蹊跷啊,赶紧告诉James. ”Nick听了Jen的话,迅速掏出对讲机。“野兽呼叫X教授;野兽呼叫X教授。”

Jen看看表,现在已经快晚上十点钟了。“要是成功,没准儿他俩已经在滚床单了。”Jen就随口一说,Nick又闹了个大红脸,“那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呼叫啊?”

“你叫你的!他要是因此阳痿早泄我还得感谢你呢Nick. ”

 

“喂?”

“野兽呼……”“说人话好吗?我正在Erik家玩儿国际象棋呢。E5,E5。”Nick和Jen同时震惊了:这是唯一一次,James像打电话似的在目标家里接通了CIA的线路。

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话Michael能不能听见?Nick吓出了一身冷汗。电话那边的Jen倒是挺冷静,告诉Nick不要慌张,就像给James打电话那样说话就好。

“晚上好Charles. ”Nick知道James叫Charles,Michael叫Erik的事,他还吐槽说怎么我们CIA的X战警系列就这么加进来一个叫万磁王的内奸来。“你在Erik家吗?”

“嗯,我刚才打拳没注意时间,太晚了我就留下了。”James说得漫不经心,一副专心下棋的样子。

“你在他家还打拳?”Nick随时做着记录,还得用肩膀夹着和Jen的电话。“你可真是交到好朋友了,要是我,肯定一脚把你踹出去。”

“Erik对我超级好,是不是?”James立马给Michael投过去一个“你必须说是”的眼神,Michael抬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他,继续低头下棋。

“行啦,Erik被我虐得直哭,我不跟你说了,我怕他说我不尊重他。我今晚不回去了,你自己睡吧。晚安!”Nick还没继续问,James就把线路切到了别处,对讲机里传来一阵阵音乐声……

“我看他俩关系挺好。”Nick很受伤,他显然还没问出什么,也没传达他俩想传达的信息。“哼,都十几天了,才留下住一宿而已。”Jen不以为意,又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Nick看着Jen的照片,默默地打开电脑,在某匿名论坛上发了个贴子:

 

上帝,我的女神居然喜欢上了我的男神,这可怎么办啊!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37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