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RPS】《软肋》裁缝鲨x特工苏格兰裙美

*大家好/我是不要脸的欧不知

*对我又来开坑了/你打我呀~

*想多多得到大家的评价XD如果热度不够我就不写了Orz我的文笔好像不够驾驭 所以请大家多多指教 如果哪里有bug或者写得不好 请让我知道


《软肋》

 

*我这人,就是爱开坑

*裁缝直男鲨x苏格兰裙特工美

*有法鲨前女友出没/有尼子表姐的BG出没/反正很雷

 

***

 

“A组,A组,八点方向待命。”Nicholas Hoult正趴在国会正对面的大楼上,用便携式的对讲机喊话。艳阳高照,这群特工们也不得不和平时一样,穿得像企鹅一样穿梭在钢筋水泥上。得到命令后,A小队放下绳子。国会大厅内一群官员正好走过,大家都在忙活着寒暄,没人注意到窗外的动静。10秒钟的时间,A小队降落完毕。

 

“有时候我真羡慕这帮老家伙。”翘起二郎腿,James McAvoy吹了个大号泡泡出来。他正熟练地把身旁的几个笔记本电脑敲的叮当作响,泡泡破的那一瞬,他正好敲下最后一个键。“监控到位,B组6点钟方向。重复,B组6点钟方向。”

 

“羡慕?你羡慕他什么。”Nick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一脸疑惑地看向身后的James. “长得这么丑,还有那么多美女投怀送抱我就不说了,”Jame0s大嚼特嚼,用特别嫌弃的目光盯着屏幕里的官员。“现在他妈的,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想要他们的命——你说要不是他们托生的好,谁会浪费这大好光阴来保护这堆狗——”

 

James还没说出最后一个“屎”字,无线电警报就被拉响了——这代表,国会大楼内出现了状况。James立刻调看警报区域的监控:监控显示,21层东侧的红外线热感系统检测到了异常。“Nick, 你去22层东。”校准坐标后,Nick把装备丢给James。“你抱怨的正好,现在你就要亲自为那些‘狗屎’卖命了——你有什么遗言吗?”话语间手枪上膛,Nick转过他修长的身子,直直看着James.

“遗言?”James以最快的速度装备完毕。“爸爸今年才二十五岁,还想继续为害人间呢。”

 

***

 

“Nick!你通知A组B组在原地保护议员,没有命令不许动弹!”James飞奔在21层南侧的楼道内,他轻巧地像只锁定了不远处的一颗松果儿的松鼠。“一分钟,22层目标正上方。”狂奔到接近目标地点附近,James立即刹车停下。他贴住玻璃,利用倒影观察敌情。“目标6人,火力武装。”

 

看起来是分头行动。James在脑子里把大改的情况过了一遍,确定万无一失后从大腿两侧撩起了裙子。

 

他的宝贝P7M8,就藏在他裙子的内侧大腿的前方。他自己也不清楚当年为啥就藏在了这个地方——也许是藏在两侧真的不好拿吧。他这套苏格兰裙质地比较硬,掏个枪非得被别人把鸟看光了不可。“还带着我的体味呢宝贝儿,全靠你了。”轻轻吻了吻他那冰冷的警用手枪,James顺着玻璃窗单腿跪地,等待Nick的信号。

 

不到一分钟,Nick的信号传来,示意James可以开始行动了。James迅速一个单脚蹬地,在不宽的走廊里再次飞奔起来。这次他踏出了哒、哒、哒的声音,像一匹野马,踏着浅浅的溪水朝你奔来。

 

空荡的走廊里没有任何遮蔽物,James眼看就要到拐弯的地方,但是他并不打算减速。

 

“Show time~” James大吼一声,从南侧的走廊尽头飞奔而出。六名敌人还处于勘察地形状态,明显没有防备。James借着惯性,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滑行的阶段,他射出了四颗子弹——

两颗正中前方二人脚踝,二人应声而倒;其余两颗击中中间二人胸膛,击飞一人武器。剩下两人慌忙朝子弹发射的方向射击,而James这时已经击碎了大楼前方的玻璃,飞出了大楼。

 

位于正上方的Nick正在等待James这一出精彩的调虎离山。待James成功削弱并且吸引了敌人、飞出大楼外之后,Nick迅速扔出绳子踏窗而下,掏出怀中双枪,击毙敌人其余火力。

 

确认这六人死透之后,Nick才松了一口气,轻巧地翻了个跟头落在21层。James的抓钩也抻直了,Nick跑过去往窗外看,James也已经顺利爬上来了。

 

“东侧搞定。”James拍拍身上的玻璃碴子,Nick跟在他身后。“B组注意,一只蚊子也别给我放走,不然拎包滚蛋。”James皱皱眉,一口把泡泡糖吐进了马上就被他们二人甩在身后的垃圾桶里。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这都什么货色,根本不用派咱俩来。”James挠挠脖子,嘴里没东西他就浑身不舒服。“这回还来了六个,说明人家对我们已经有所忌惮了。”Nick努着嘴点了点头,“你还记得上次护送那个秃头领导吗,就来了一个人,你扭头就走了。”

 

“依我看,智商低的人不仅没长脑子,连心都没长。”James看看表,这也该结束了。

 

他俩刚拐过弯,就看见前面的门开了。刚才从窗子里看到的那群肥粗老胖的家伙们鱼贯而出,Jennifer跟在为首的一个老头中间。她穿得极为正式,紫红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她曼妙的酮体。“我的老天爷,她这件衣服真是骚气。”James啧了一声,Nick却不这么觉得。

 

Jen往这边看了一眼,示意那两人刚才就是James和Nick帮忙清理了想暗杀他们的人。议员们朝这边看着,眼神里满是傲慢,James真是不屑于接受他们强行挤出来的感谢。他俩勉强一笑,Nick恍惚看到Jen朝着他微微笑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随着议员们下楼了。

 

“虚伪,妈的。”James气得牙根直痒痒。“下次再也不来了,走!”Nick还沉浸在Jen那个微笑中,等他回过神来,James都走没影儿了。

 

***

 

“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James一拍椅子把手,一只腿就搬上了他那张凌乱的办公桌。Nick本来是在他左边给他捶肩膀,现在又急忙跑到James右边给他捶腿。“行啦…..不给报销就不给吧,你要是总跟这帮人置气,你有六个肾也是伤不起的。”

“他们说不给报就不给报?!”James一下就火了,朝着Nick一顿狂吼。“凭什么让我开自己的车?开了就开了,还不给我报销油钱!还CIA呢!太特么抠门了!”

“你可小声点儿吧,一会儿Jen就来打你了……”Nick直起身子朝窗户外边看,Jennifer没听见,还安稳地坐在办公室里。

 

每次看见她,Nick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这女孩太好看了,简直像神明下凡。他总听女同事说Jen有点胖胖的,不过Nick觉得还好啊,瘦的跟火柴杆儿似的也没什么意思……

 

“Nick,你再看也不会有美女进来。赶紧给我这敲上,酸着呢,”James小嘴一撅,又不乐意了。“你说,咱们俩在这屋待了也有一年了。大大小小的任务,出生入死都干了,怎么还不让咱们升职?”

“你这又想升官了,你怎么那么多想法,你到底想干什么。”Nick被James虐待的,按摩都按出技术来了。从他俩来这儿的第一天James就赖上他了,不仅自来熟的说什么要和自己当搭档,还美其名曰:“我知道在警校的时候你就是我身后那个万年老二,我就是老大,你跟我混吧准没错儿。”

我知道你是埋汰我呢还是夸我呢?Nick不置可否,像他们这么年轻的特工,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得有规矩。然而James就是那种不服规矩的人,靠着自己过硬的本领,过五关斩六将,来了不到一年就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一一

他们俩有单独的办公室,手下有三个小队供他们支配。Nick性格比较柔和,不喜争执,属于你不犯我我不碰你,你若犯我我就骂你的类型;然而James不仅和Nick相反,还是个极端分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Nick镇不住他,任由他使唤当牛做马。但是有人能治他啊:那个人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Jennifer Lawrence. 这妹子性格泼辣,办事直爽,从James第一天在楼下战队收编的时候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俩人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第一周就把练习室的设施砸得乱七八糟。彼此体术不相上下,枪法也分不出高低,急的James每天抓心挠肝。借用职务之便,Jen每次都要他俩出最恶心的任务一一依Nick看,什么任务都是任务,上头给,去做就好了;James不这么想,他觉得他和Nick是警校高材生,这些任务给他俩就是大材小用;Jen倒是看得开:不服是吗?等你肩膀上的星星追上我再来报仇也不迟。要是还没追上,就等着被我欺压吧,小处男。

 

“James, 你说,怎么才能追到Jen啊?”Nick问得一脸真诚,James瞪他一眼说,“你真的要追她?那么多女孩追你你都不喜欢,你怎么就喜欢她那样的?!”

“Jennifer多好,人美,又自强。”Nick认真地看着James,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一脸幸福。“我现在最大的梦想不是升官,是追到Jen. ”

 

看着Nick这副痴情的样子,James一改往日的不屑,难得地收起了他的夏威夷日光浴姿势,好好地坐在椅子上看着Nick.“那行,你要是真喜欢她,我就给你出出主意。”

“你能有什么好主意?”Nick不太相信他。“当初我在警校的时候,追爸爸的女孩儿从苏格兰排到地中海。”James把腿抬起来,放在Nick膝盖上。“你再给我锤锤,我给你想个万全之计。”

“真的??”Nick十分单纯,手上立刻就给James敲了起来。James舒服地直点头,本来他就想戏弄戏弄Nick, 但是James心里很清楚,Nick其实很细腻,很善良,只是内心还是勇于挑战人生,才会喜欢上Jennifer这种女人!James无奈Nick的品味,但他不忍心看着他成天魂牵梦绕的,就随便说了一个计划给他:

“听着,一会儿要是Jen来的话,我就说你周末要去和大美女约会,你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你确定这是帮我不是害我?”Nick皱了皱眉。

“怎么是害你呢?她要是有反应,就说明在乎你啊。到时候你就跟她解释解释,说那大美女就是Jen,不就得了。”James说的头头是道,Nick纷纷点头表示赞许。

 

“不好,她来了!”Nick突然把James的腿往地上一扔,扑棱扑棱裤子开始捯饬。James被弄得一个激灵,“发生了什么!?”

“我听见她高跟鞋的声儿了,这频率,肯定是她……!”James心说一句我的上帝啊,赶紧从椅子上起来装作在办公的样子。结果真的,不出十秒钟,办公室的门腾地一声被打开了。

 

Jennifer一席黑裙,简单的白色衬衫,更衬了她的烈焰红唇。她没说话,简单扫了眼屋里的情况:

James挠着头,手里拿着卷宗,好想在仔细看似的;Nick在椅子上正襟危坐,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Jennifer有点疑惑。“该不会是刚在办公室打了飞机吧。”

“这位女士,请你注意言辞一一你说我,可以。但是你这样说Nick可就有点儿过分了。”James立刻抓住话茬,丢下手里的卷宗就绕到了Nick身后。“我们Nick, 周末可就要和一个大美女约会了,月下酌酒,促膝谈心。别把谁都当成你似的,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光棍一个。”

“呵,又不是你约会,你这么高兴是干什么啊。”Jen一脸不以为意,但是她还是把视线停在了Nick脸上,Nick局促地望着她,一副不好意思地样子。

“我当然高兴。我兄弟去约会,我能不高兴吗。”James赶紧给Nick使眼色,让他感觉观察Jen的反应。

“嚯,那我也告诉你一件好事吧,让你双喜临门。”Jen微微笑起来,一只手扶着桌子,微妙地盯着James看。James被她这么一盯就知道根本没好事儿。只有Nick啥也看不出来,急忙问Jen,“什么好事啊?”

“这几天上头给我一个任务,让我选个好人选。”Jen打开手里的文件夹,“我本来还为难着到底要给你们俩谁,但是既然Hoult有事儿的话,那就交给McAvoy吧。”

OMG!还有这等好事儿?!James一听这话立刻两眼放光。Nick急了,本来就不是真事儿,这样一闹不仅Jen泡不到,饭碗都要丢了。于是他急忙挥着手对Jen说:“你别听James瞎说,我没有约会!我还是工作吧,工作吧!”

“我说Nick,我知道你怕我有危险,不想让我去。但是我就能看着你的幸福不顾?你放心吧,你就放心大胆地去约会,我去工作!”

看着James得意的小模样,Jen露出一丝冷笑。Jennifer其实心里清清楚楚,James和Nick肯定是在跟她玩把戏。于是她干脆将计就计,看看这俩人到底要跟她怎么玩。只是她不知道Nick也喜欢她一一是的,Jen也喜欢Nick,也是暗恋。她虽然没亲眼看见,但是她知道平时James就爱出风头,总是压着Nick. 这次我就让你遭报应!

“呵呵,正好。McAvoy特工,我看这次的任务也是非你莫属。”她把材料袋交给James, James赶紧就打开看了,里面有一大堆照片。“what?这不是对面裁缝店吗?”

“对啊,就是这家店。”Jen微微笑起来,笑得James浑身发毛。“CIA现在怎么这么变态?人家裁缝店开得好好的,碍着你们晒太阳了?”

“是碍着我们了,所以才派你这么优秀的特工去解决呀。”Jen指指他手里的照片,示意他往后看。“这个,是裁缝店的老板一一Michael Fassbender. 他就是你这次的目标。”

“啊,我知道了。”James多看了几眼这个老板,嗯,长得不像苏格兰人,像是中欧一带的人。“所以是要我取他的狗命,还是捧他的臭脚啊?”

“都不是。”Jen的笑意已经把持不住了。她不得不大笑着对上James疑惑的双眸,一字一顿地说,“你的任务是,色诱他。”

 

“色诱?!”手榴弹要是五毛钱一个,他真想扔Jennifer十万块钱的。“这明显是个长了老二的家伙,”James翻了翻手里的照片,“色诱他的话得你上,要我去干什么?”

“你以为我不想得到这个好机会吗?”Jen说得十分委屈,“可这老板,是个gay啊。 ”

 

James彻底傻眼了。Nick这下不想抢着工作了,脑子里已经在想要不要邀请Jen出去约会的事。Jen得意洋洋地看着James吃瘪的样子,说:“我真是羡慕你啊,这案子和三年前那起毒品走私案有关。端了这个案子,你可能就能坐到我那屋了。”

“三年前?”James一脸不乐意,但是他还是回想了一下。三年前是有个毒品走私团伙没捉住,本来也不关他们中情局的事儿,但是这个团伙很猖狂,经常和议员们打交道,还欠了几条他们的狗命,影响极其恶劣。“所以这个老头儿和他们有关?”

“你看好了,人家才多大。”Jen不屑地看着James. “这男人没有不良记录,但是最近有线报说他频繁接触一个敏感女性,就是那种曾经有嫌疑藏毒的人。就是她,”Jen指了指James手里照片上的女人。“她曾经多次被怀疑藏毒,但是每次都因为证据不足给放了。沉默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又出来,我们怀疑他们在这里有据点一一就在那个裁缝店里。”

“……”James感觉这逻辑也是无懈可击,没法反驳甚为不爽。Jennifer完全没让他闲着,接着嘱咐他说,“这男人嘴很严,说话逻辑也清晰的很。太符合你的胃口了,是个重量级人物,绝对够你发挥。”拍拍James的肩膀,Jen留下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就走了。Nick看着她的背影,看得直出神……

 

“去他妈的色诱!去他妈的gay!真是去他妈的!”James知道,这正是自己一步一步给自己挖的坑。他现在没有理由对身后一副“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Nick发火,只能乱砸他桌子上的东西。“刚来的时候让我们去扫厕所!总算认识我们了,结果让我们给狗屎们擦屁股!现在一年多了混熟了!居然蹬鼻子上脸叫我去卖身了?”James吼得脸通红,小裙子的边儿都往上卷了一圈。“下一步是不是要我下海了?然后供万人观瞻?!”

Nick被James的脑洞搞得面红耳赤,他急忙安慰James那些都是不可能的,不要想太多了。

好说歹说,James算是不提这茬了。结果还没等他气消,打印机噼里啪啦开始响:通稿下来了。

 

真他妈是日了狗了。James瞧瞧文件夹里的那个人,心里想:都他妈是你这个gay的错。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41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