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EC/架空】《脑子不好,你给治治》

*很难说的一篇_(:з」∠)_

*我的第一篇EC就这么奇葩

*这里的Charles属于比较早期的那种很风流的.....


《脑子不好,你给治治》

 

*其实是作者的脑子不好

*师生恋x年下AU

*ooc都是我的错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

 

招生会上,Charles又一次不负众望的迟到了,虽然只有Hank不会放弃一遍一遍的找他。

 

“你上点儿心行不行……”Hank一脸嫌弃地看着宿醉的Charles说,“你再这么浪下去,估计饭碗都要保不住了。”

 

“这真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Hank,”Charles嘻嘻笑着拍拍Hank的肩膀,“那些臭老头休想把我开了,除非他们都是二尾子。”

 

 

Erik拿着新生报名表,寻找着上面放着“神经内科报名处”的桌子。他的表上显示负责招生的导师叫Charles Xavier, 然而桌子后却空无一人。他四下张望,发现旁边“内科报名处”的桌子后面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搂在一起,矮的那个费劲巴拉的勾着那个高个的,惊讶地说:“还真是啊!”

 

呵。Erik本来就很犀利的眼神更冷漠了,他清清嗓子,大声地问道,请问有没有人负责招生。

 

然后Hank和Charles自然地回过头看着这边,Erik只用了一秒钟,就让Charles从宿醉中惊醒了。

 

“Erik?!Erik Lehnsherr?”Charles立刻放开Hank朝Erik这边走来,Erik浅浅笑了一下,平淡地说:

“你真是一点儿都没变,Charles.”

 

“是谁教你用这种口气说话的?”侧过脸瞪着Erik,Charles一把抢过Erik手里的报名表。Hank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陌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瘦瘦高高,长相清秀的青年,心里暗想,虽然Charles平时也挺爱勾搭的,但是这明显是个汉子,还是个孩子啊,应该不会是和Charles有一腿吧……

 

“你来这儿干什么,”Charles皱着眉,看着Erik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我记得你应该是学理工科的。”

 

“既然你记得这么清楚,那一晚应该也不会忘记。”Erik单刀直入,Charles和Hank心里同时咯噔一声。只不过Charles在想我他妈真的不记得,Hank在想卧槽,还真的有一腿啊。

 

“签了吧,我想学医了。”Erik话锋一转,放下背着的包准备拿材料。Charles看看Hank, 眼神示意他赶紧拒绝。帮Charles收拾烂摊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Hank觉得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有史以来最难搞的Boss. 

 

“呃……”结果还没等Hank再往下说,Erik抬头就来了一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他脑子有问题。”

 

“哈?你的脑子才有问题!”Charles被激怒了,几乎就要开始骂人了。

 

只是Erik技高一筹,Charles的反击才是他想要的。“对,我是脑子有问题。所以我来找你了,签。”

 

这下Hank不用说话了。他在心里默默膜拜了一下让Charles这样吃瘪的人,并且他在想,Charles以后应该有可能不会再迟到了。

 

时隔多年,这孩子的语气还是这样冰冷无情。Charles好歹为人师表,可是他是亲和派,自然没有这方面的魄力。Erik虽然冷漠了点,但他怎么说也是个孩子,Charles并不怕他,只是无法拒绝他。挣扎了一会儿之后Charles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了钢笔,准备给他签字。

 

这一切Erik都看在眼里,他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盯着Charles. 

 

Charles在签字前,还是抬起头问,“你真的决定了吗?这可是你的未来。”

 

Erik好像早知道他要这样问一样,他看向Hank, 看着他胸前的工作证。

 

“如果你真的想插手我的未来,唯一你能帮得上忙的,就是赶紧给我签个字。”

 

***

 

“他是谁啊。”Hank脚都要断了,他就没见Charles走过这么快。他那么长的腿都跟不上这个小个子的步伐,依Hank看Charles的心情肯定差到了一个极点。

 

“Erik Lehnsherr, ”Charles长出了一口气。“六年前我在酒吧和他睡过。”

 

“六年前?酒吧?!”Hank微怔,“他不是还没成年,怎么进的酒吧?”

 

“鬼知道,我又不负责带他进去。”Charles不想再说了,嗖嗖嗖一阵疾走,领着Hank回到了办公室。

 

六年前,Charles22岁。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学校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年轻气盛,Charles研究之余就是和一群同样杰出的同学一起泡吧喝酒,勾引美女。他撩过多少人他自己都不记得,他酒量又好,基本上就属于团队里送其他人回家的那种人。就在某一次送人回家的时候,他遇见了一群小混混。

 

这群人之所以叫小混混,是因为年龄真的很小。Charles目测了下,这群人里最大的应该还没有他大。当时他肩上扛了一个,车里有俩,实在没空跟他们纠缠。他掏出钱包数了数人,拿出一些票子,扔地上准备走人。

 

结果有个不长眼的(或者说就他长了眼知道看人),无视了钱,伸手攥住了Charles的手腕。Charles以为他还想要钱,刚想掏钱包出来,结果那个小男生根本不是想要钱,他用手里的棍子把Charles肩膀上的人捅到地上,然后就朝Charles扑了过去。

 

Charles虽然在心里惊讶了一下,但是他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一群他打不过,一个总是绰绰有余。他简单地闪躲了下,见那男孩不死心,他又多给了他几拳。这几个动作惹怒了那个男生,他抄起棒子就朝Charles砸。当时Charles正撅着捡起那个喝得不省人事的家伙,男孩一棒子打中了他的后脖子,Charles当时就晕过去了。

 

后来他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在自己家床上躺着,床头柜上还有药。他大惑不解,而且第二天他去上课,所有人都被送回去了。Charles以为自己遇见了超人,当他再去那个酒吧的时候,他注意到了靠在门口抽烟的,满身是伤的Erik.

 

那个人,上次他来的时候也在,上上次也在,只是他身上没那么多伤痕,而且总是在他周围。Charles走近他,他弹了弹烟灰,转身就走了。

 

然后Charles才知道他叫Erik,也是个小混混,经常和这片儿的小混混在一起。但是Charles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得救了,他这种无依无靠的人,为什么要反水呢?

 

他忘不了Erik看着他的眼神,冰冰冷冷,却盯得你一身燥热。Charles在酒吧蹲了两天,终于逮到了Erik. 

 

“我不过就想跟你说声谢谢。”Charles笑得特好看,Erik虽然不肯说话,也没有表情,可他的害羞溢于言表,跃然脸上。他还是个小孩子呢,Charles心想,但是他越害羞他就越想逗他,Charles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好奇心作祟吧。

 

结果最后莫名其妙上了床。Charles没跟男人做过,当然那晚他也不算和Erik做了,就是互相撸了下,接个吻罢了。Erik身上的味道太好闻,Charles凑凑凑就凑到床上去了,天雷勾地火,Charles发誓Erik才没跟他说其实他已经垂涎他好久了,是他自己发现的。

 

其实那晚他还发现了好多事情,比如他可以和男的来上一炮,也可以和一个小孩儿亲上一晚。真好玩儿,开阔了自己的人设!Charles光顾着兴奋,他不知道他洗了澡就提裤子走人的举动有多么伤害Erik敏感又脆弱的心。

 

“你不能这样。”Erik的语气是那么……有语气。实际上Erik也没说过几句这么感性的话。然而Charles久经沙场,那一刻他真的把Erik当成了一个跟他滚过床单的姑娘,他甚至还想,这不是你情我愿的吗,你干嘛要留我?

 

“你太过分了。”Erik已经被伤害了。Charles有点不忍心,但是他能怎么样呢?他穿戴整齐地坐在光着膀子盖着被子的Erik旁边,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

 

妈的,我真的那么说了?Charles换了个姿势扶了扶额,对称的动作Hank都看着他做了四五遍了。一整天Erik都没有再出现过,Charles一直就回想着以前的事情。

 

他俩那些时候都太年轻了,Charles发誓他不是故意气Erik的,只是当时太窘迫了,Erik的语气就好像要Charles负责似的,Charles也害怕他得做出什么去弥补,他只能放一句狠话拉点仇恨让他恨他了。实际上也奏效了,Erik后来就没出现过,Charles避之不及那个地方,虽然后来也强行被拉去几次,不过他问起Erik,都没有人见过他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那时候就决定好好学习然后来哈佛找他?

 

“knock knock, ”Hank敲敲Charles的桌子,“走吧,我请你吃饭。”

 

“哈?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Charles不明所以。

“因为我感觉,你快有着落了。”Hank朝Charles眨了眨眼,“感谢上帝,造出个人来收了你。”

 

***

 

Erik特别平静,没有捣乱,也没有缠着Charles.Charles是专门带精神内科的导师,平时上上seminar做做讲座,Erik除了堂堂课都到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讲座这种东西大家一般能不去就不去了,Erik一堂不落,笔记也(看起来)记得不错。

 

真是日了狗了。Charles每天上课都是心乱如麻,生怕下一秒Erik就要把他们睡过的事大声朗读出来。

 

倒也不是害怕那段回忆。Charles总觉得Erik不像是来找茬的,也不像是来学习的。就是因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才这么害怕……他不会是被我撸出后遗症了吧?见到女的硬不起来了?

 

 

“老师,留步。”终于,该来的还是要来。Charles听到熟悉的声音,动作僵硬地回过身去。

 

“啥事儿。”Charles故作平静,一双湛蓝的眼眸人畜无害地对上Erik的眼睛。

 

Erik在那一瞬间就投降了。

这个人,真好看啊。

 

Erik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容。他发现每一次他想跟Charles说话,他都会不自觉地笑出声来。“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Charles被盯得不好意思了,赶紧咳嗽两声看别处,教室里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们两个。

 

Charles突然觉得有点危险啊。

 

“老师,为什么你记得我的名字。”

 

Charles自己都愣住了。是啊,我为什么记得他的名字?

 

那是个德语名字。在所有人看来,这个名字起得太过分了,放眼望去根本不知道怎么读。但Charles非也,他第一次从老板嘴里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就写了下来,并且记住了。

 

可是现在你问我为什么,我怎么知道?Charles的眼珠转了转,说,“你是我学生,我当然记得住。”

 

“我不拆穿你,其实你根本不认识其他人这种事,因为与我无关。”Erik倚在讲台桌上,离Charles更近了些。“我问的是,为什么新生见面那天,你就记得我的名字。”

 

 

“OK,Erik, 我还记得,我记得以前的事。”Charles放弃了。他想了很多种对话,每一种的结果都会直接回到六年前。

 

从Erik来到这,他从没提起过六年前。他只说了一句“你一点儿都没变”,就把自己拉回了那些回忆。实际上哪有什么回忆,太久太久了,就算是用力想记住,也就还是那些东西:一些亲吻,一些触摸,一些无法控制和一些欲望。更何况其实Charles并没有执着于他对一个男孩产生的“荒唐”的感情,这些年他再没有和男人做过,虽然他泡妹无数,但是真正想要留在身边的,也没有。

 

“你是终于发现自己其实怀孕了跑来找我负责,还是只是想要跟我叙个旧。”Charles也靠在讲台桌上,用一个疲惫的眼神看着Erik. “不管是哪一种,我都想说,人要向前看,Erik.”

 

他看着Erik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很残忍。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个晚上,是不是这个少年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他又想感谢那个晚上他往前走了一步,如果没有他,Erik可能不会走上正轨去念书。

 

可是,会不会顺便走上了另外的一条路,越走越远呢?

 

“很好,向前看。”Erik伸出手,落在Charles的侧脸上。

 

“我就在你面前,看着我吧。”

 

Charles心里有什么东西,突然之间断了。

 

脸颊上附着的手,温柔却冰凉。Charles知道,他熟悉这种感觉。这就是Erik,一个让他上瘾的家伙。他虽然不记得大多数事情,可是他记得,六年前的那夜,Erik也是这样抚摸着他的脸颊。

 

“你觉得温暖吗?”

 

Erik的手,毫无预兆的抽离。Charles愣了一下,直到他看见Erik的双眼突然没了感情。“你是不是想起了六年前,我们第一次接触,就上了床的那晚?”

 

“你觉得温暖吗?你解开我裤子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你不是什么高材生,你只是那些穷学生中的一个,你只是一个普通人。”

 

Charles说不出话。

 

Erik像个终于有计可施的工程师,拿着一个钉子,然后把它一锤一锤钉在Charles心里。“你觉得惊喜吗,六年之后那个你睡过的小混混突然出现在你面前?Charles, 你在乎过什么?”

 

“你惶恐吗?你担不担心有一天我突然告诉他们,光鲜亮丽的Charles老师其实喜欢男人一一我不是想让他们歧视你,我只想让那些被你睡过的女孩子明白,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Charles张了张嘴,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出来。他不该说那些的,他不该提起六年前的事情。Erik就像一根刺,插在他该插的位置,等到了一定的时候,自然会引起一阵疼痛。

 

“Charles, 同样的话我现在也要说给你听。”Erik拿下撑着的胳膊,弯着腰朝Charles的耳边凑过去。Charles冷汗直冒,紧张地不能呼吸。

 

“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

 

“Hank, ”Charles一本正经地跑到Hank的实验室,对他说,“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你这明明就是陈述句。Hank摘下眼镜看着他,不解地点点头。

 

“那我对你做过分的事,你要原谅我。”

 

“我原谅你。你要干嘛?”Hank觉得最近Charles都有点奇怪。他刚想说点儿什么,Charles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吻了他。

 

“呸呸呸!”Charles嫌弃地吐口水。“你呸什么??我还没呸好吗??”Hank一脸看妖怪的样子看着Charles,“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做这种事啊?”

 

“Hank, ”Charles看着Hank,一脸凝重地说,“你觉得我像gay吗?”

 

这种事怎么看啊!不过为了安慰Charles,Hank特别配合地说,不像。

 

“那你觉得我有可能喜欢Erik吗?”Charles突然眉头紧锁,好像特别紧张。Hank一听到Erik的名字,他就释然了。

 

“有什么不可能,他不就是为你而来吗。”

 

“他是为我而来,可是我不一定喜欢他啊。”见Hank又要坐下看书,Charles赶紧拉了把椅子坐在了他旁边。“我不是gay, 为什么会喜欢上Erik?”

 

“纠结这些有意义?”Hank说,“Erik有多喜欢你,只有你不知道。不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他还那么小,可能让你误会了。”

 

“他给了你多少钱Hank?!”Charles大惑不解,这家伙平时很向着自己的!“你干嘛这么帮他说话?”

 

“我不是帮他说话,我是向着你我才这么说的。”Charles心里那点小九九Hank一清二楚。“我觉得你一直都安定不下来也有可能是因为Erik这道坎儿。原则上来讲,你不讨厌和他靠近,就应该挺喜欢的的。”Hank看着还在纠结的Charles,问他,“你们接过吻吗?”

Charles撅着嘴,极不情愿的点点头。

Hank又问,那你有没有呸呸呸啊?

Charles好像如沐春风似的,摇了摇头。

 

“这不就得了,去吧Charles. ”Hank重新把头埋进书里,看都不看Charles。“最近我总听说有人上课的时候发射秀恩爱光波,Charles老师你得收敛一下了。”

 

“我才没有呢,咳。”Charles煞有介事的咽了咽口水,匆匆告辞了。

 

真烦人,恋爱期的老黄瓜。Hank摇摇头,诶对了,他和Erik,谁是攻啊?

 

END


评论 ( 6 )
热度 ( 74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