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鲨美】《入戏》2

*一本正经的RPS

*今天首映!吃糖!



《入戏》2

 

***

 

James一直都在想,自己的人生到底要怎么走才算漂亮。

 

他已经迈出了他想要走的第一步。他长得不错,他演得不赖。他也已经得到无数邀约,但是有些剧本一一你懂的,James对此总是抱有一种,初为人夫的大男孩突然发现自己的儿子经常浏览色情网站一样的感觉。“这也没什么,孩子都那么大了。”和“我的上帝啊这么行呢他才多大?”两种观点经常在James脑子里打架一一究竟我在想的,我评价的,我好恶的,是不是这个导演,这些观众,这本剧本想要传达的?

 

他经常乱成一团。Jennifer曾试图在仿佛石沉大海一般的信件中传达:其实你不必给自己太多压力这种讯息。只是可能对于James来说,他的人生,他的职业,他的选择,都是一并兼容他的志向,他的个性,以及他的坚持吧。

 

就好像A喜欢看电视,B喜欢玩电脑。A对B说,我觉得你蠢透了,你并不知道我们在讨论什么。为什么不来看电视呢?如果你看电视,我们一分钟就能变成好朋友。而B的脑子里混沌不清,最后只能装逼般地说了一句,go fuck yourself. 

 

B想,毕竟你也不能说我做错了什么,是不是?

 

James就是B,Jennifer就是A. 本来作为挚友,Jen不想这样介入James的决定。但是目睹过他的痛苦之后Jen还是觉得,他需要的,只是一个人,能给他一点方向。

 

他不过是青春期延后更年期提前的少白头青年。Jen看着他,从他青涩地笑着,舔着嘴唇对自己笑着说“前辈你好,我叫JamesMcAvoy.”,到光着膀子,眼神空洞地蹲在阳台抽烟。无数片段悉数重叠,像他又不像他,很难说,太难说了。他是什么样呢,他自己有答案吗。

 

Jen不知道,她不能知道,她没有权力知道。她也曾在自己的采访里试图提点James一一很多很多次,她尽量让自己和他,都能处于一个恰当的话题点,不那么过分,却也让人产生遐想。她说了一句实话,却让James觉得,他又亏欠她了。

 

她说,JamesMcAvoy是我人生中,最喜欢的人之一。

 

这句话曾经掀起过波澜,却也如真正的波澜,最终还是顺从了引力。它让Jen的人生轨迹又高潮了一次,而对James来说,无异于投石入海。

 

JamesMcAvoy依旧逃不出二线和三线的命运,因为他接拍的作品全部都带有一种莎士比亚风的壮烈一一还无一例外的难懂。他精挑细选接到的offer, 过滤掉那些世俗的、不安全的、让人火大的一一最后也就只剩下James McAvoy的名字而已。极少数的人触碰过他的角色,James本以为人迹罕至的只是他的作品,可是只有Jen, 这个唯一曾经离他很近的人明白,真正冷若冰霜的,是他薄如蝉翼的自尊心。

 

他是那样好的人,过得出泥不染,过得爱憎分明。当大家用自己的双手企图拼命让自己融入这个社会的时候,James却在创造一个世界。

 

他又是那样孤独的人,过得形影相吊,过得声嘶力竭。

 

直到Jen也无法再走近他的生活。

 

那真是太痛苦了,痛到让人窒息。Jen时不时望向James以前常常坐的位置,她想,我的上帝啊,James, 真的值得被好好对待。

 

他等得太久了。实在实在,太久了。

 

***

 

James搬离了以前的城市,实际上,他从没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他不喜欢一成不变,却无法逃脱一成不变的逃避。

 

每个人都有缺点对吗?他这样想,事情还没有变得最糟之前,一切还都是能解决的。

 

他找到一个苏格兰的小城镇简陋地安居,虽然他上一次在广告上看见这个地方还是个写给老头子们安享晚年所用。他不喜欢被打扰,或者说,他就是喜欢那种一出门就闪光灯不停的感觉。既然没有那种感觉,那就彻底隐藏就好了。

 

直到有一天。那种感觉,还是会回来的。

 

他翻出了他的帽衫。有个老友曾说过,他如果穿着帽衫走在雨里,只露出自己的下巴,绝对会被当成初中生然后遭到拦路抢劫的。

 

那时候自己还没有续起胡子。James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把帽衫扔到了地上。

Fuckoff. 他翻了半天,终于翻出那件自己中意的衣服。然后他粗暴地套在身上,又穿上呢子大衣。

 

这才是自己。他照照镜子,他看见自己正神采奕奕。黑色的短发已经打理完毕,前端稍短的刘海也俏皮地卷起适当的弧度。脸上的微笑是标准的绅士款,没有女士能逃得出这种表情。还有围巾,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条臧红色的围巾了,谁见了都说好看。James偏了偏头,一切都准备好了。

 

然而自己要去干什么呢?

 

James抬起肩膀,想给自己加加油,或者说点儿什么。

但是他失败了。

 

他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低下了头,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

 

Comeon…James舔了舔嘴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外面下着仿佛一个世纪都下不完的雨。

 

James还是被雷声惊醒的。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他压弯了他的头发。James神情恍惚地坐起来,定了定神才发现这雷声其实是救了他一命,免得他饿死。

 

他太久没吃过东西了。James瞅了一眼窗外,决定带个伞再出门。从床边走到门口不过十步的功夫,他又觉得自己干嘛像个被人抛弃的女孩:哪个男人出门要带伞啊?

 

结果被大雨淋得透心凉的他才明白,比起优雅地打伞,自己现在这副模样才真的像个被人抛弃的娘们儿。

 

James迅速移动的脚步让他的周围溅起了水花。他看到不远处的一处屋檐,心里想着James啊James,没想到吧?你这身高居然也有在屋檐下低头的时候。啥事儿都有可能发生,是吧?

 

于是他像个落汤鸡一样颤抖着躲了进去。

 

太冷了。他其实穿着厚实的呢子大衣,可对于这种天气来说也不过是无用的抵抗。James来回的伸手出去,看看雨是不是小了。

 

然而并没有。雨一直下个没完,让James感觉这天真的没法亮起来了。

 

然后他才注意到其实他的旁边其实是有个人的。

 

那个人高高瘦瘦的(James默认比他高的人就是电线杆),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穿着一件深棕色的大衣。看着就是有钱人,何况还带着一副有钱人的疏远感一一一般有人也来躲雨,不管处于友善还是不友善都会打个招呼或者动一动示意一下,然而这个人,并没有。

 

James嫌弃自己有神经病。自己那个不小心看了一眼然后像看到500万一样迅速再转过头去看的表情简直太明显不过了一一“你是在看我的大衣吗?它值好几十万呢。”James仿佛已经想象到对方挖苦的展开。淡定点pal, 只要你愿意,他不过就是个阴影。

 

但是阴影显然不太愿意做阴影。那个人注意到了James的目光,然后露出了他的笑脸。

“Longtime no see.”

 

 

James又当机了。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一切都有可能。James几乎是一秒钟就想起来了:这才不是什么阴影,这他妈,是那个该死的……金发演员啊。

 

“……Hi! 真想不到能在这里遇见你……”James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没那么惊讶,但是他知道傻子都能听出来,他真是太惊讶了。

 

“我也没想到啊,”对方轻快地接过了话茬。“不过你不是光头了,认出你还挺费劲的。”

 

James用了三秒钟,瞬间把自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头发,湿的;大衣,湿的;衬衫,湿的;裤子,湿的;鞋……他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渴望自己是个光头过,至少能让自己看起来有个地方是干的。

 

但是他把这些尴尬,都留给了自己。James立刻腼腆一笑,回道:“没想到这么久了您还能记得我。”说完还抿了抿嘴唇,装作自己挺不好意思的样子。

 

然而对方在终结对话方面更胜一筹。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两人之外的雨。

 

妈的,话题终结者!James陷入了新一轮的局促。面对应酬和美女,James的臭点子总是一个接一个。但是现在面对的是自己一直很崇拜的老牌演员:他根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能干什么。

 

“唔,所以您……为什么到这儿来了?”James试探性地先开了口。“You know, 这地方不是很多人……我是说,你是因为工作,或者什么才来的吗?”

 

一团糟。James在心里给自己撅了个嘴。

 

“我是来找人的。”男人又笑了,他还是没有看James, 只是看着雨。

 

“呃,那需要帮忙的话,也许我能……嗯,我是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吧,Mr. Fassbender.”

 

James的手和他的嘴一样不受控制。他把手从裤袋里拿出来又放进去,像个多动症少年。Come on, 放过这个可怜的人吧,James歪了一下头。他不过就是想给这个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至于这么残忍?还是我真的太久没有交际,以至于忘记尘世间的规矩了?

 

就在James开始漫无边际的脑内时,男人摘下了他的帽子。“你帮了我大忙了,就在刚才。”

 

他露出了他好看的眼睛,一双让James过目不忘的眼眸。他的抬头纹,他的瞳色,他的牙齿。所有的一切,一如两年前的酒吧之夜,那次乌龙,那第一次遇见对方的景象。

 

多了的,只是岁月对他的馈赠。他成熟了,也更迷人了。

 

但是James明白他自己并不是个gay,不能再夸下去了。他只是欣赏这些电影人,他们有着自己独特的执着。

 

欣赏和妄想一并结束之后,James刚装出一下一个惊讶的表情准备发问的时候,那个他蓝色瞳孔里的男人再次开口道:

 

“你省着我大街小巷找那个人了,James. 另外,叫我Michael.”

 

 

James感觉他好像还没醒,或者,该醒了。他是糟糕透顶了吗?被上帝听见所以他派给自己一个超级大肉饼?不,不不不,这一定有诈。James, 你是为了看起来高才带着脑子的吗?回答啊!这是你失业期的机会啊!你在想什么?!James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他皱起好看的眉毛,他感觉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口水下一秒就会流到地上。

 

“呃…你是说,你的意思是说,你在找我?”James看看周围,扬起一个纯真的笑脸接着说,“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不仅记得我,还专程来找我?”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Michael这次笑得收敛了一点。“对于像你这样成功的演员来说,这应该是家常便饭。”

 

他就开个玩笑,James,别相信。James又装了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但是这次没那么尴尬了。

没出息,夸两句就上天。James悄悄批评自己。

 

可能Michael的主场终于过了。直到这一刻,James才找到了自我。他调整了下呼吸,然后看看外面的雨,又看了看对面的Michael.

 

“我猜,”James挂上了自己的招牌笑容。“你现在一定有好多好多话要说,是吧?”

 

哗哗的雨声,也没盖住Michael的笑声。他说是啊,一肚子话要说。

 

“不如,去喝两杯吧。”这个建议很自然,嗯。James偷偷给自己打了满分。

 

“Ofcourse, 乐意至极。”Michael痛快地答应了,他朝James的方向靠过一部,还用手拍了拍James的大臂。

 

James十分淡定,他拿出自己平时那副俏皮的样子,魅力十足地朝着Michael笑。

 

然后本来在躲雨的两个人兴致勃勃地冲进了雨里,一路狂奔,然后停在不知道是哪个酒吧的门前。两个人再次淋成落汤鸡,可这一次他们并不孤单。两个人先是停下来喘气,喘累了的James看向Michael,Michael又看向James, 对视了三秒之后两个人又开始疯狂地大笑。James感觉自己疯了,他不知道这究竟是肉饼,还是另一个玩笑。

 

毕竟在你淋得爹妈都可能认不出你的时候,一个阔别两年的陌生男人一下就认出了你,还同意要跟你喝一杯。

 

不是约炮,就是求操啊。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83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