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本亨】《我的邻居总有理由让我睡不着觉》4

*每次打题目的时候都在想:是理由还是办法呢??

*这篇过渡早就更新好了忘记放LOFTER了Orz

*因为前几章有bug 所以以后会放一个整合 会修改很多


 ↓  ↓  ↓  ↓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言不合就点击神奇的传送门]


4.


Henry迷迷糊糊地起床刷牙洗脸。熟悉的格局还是老样子,只是放的东西不再一样。

而且莫名其妙还多出来一套。不大的洗漱台被塞地乱糟糟一团。Henry顺手收拾了,一边刷牙一边归置,五分钟之后焕然一新。

……挺好的。Henry走出卫生间准备去厨房看看,厨房倒是挺干净的,冰箱里也清爽。

……就是那一堆花花绿绿的套子有点烦。

Henry汗了一把,无视了那些,掏出两个鸡蛋生了个火。等到蛋熟了他才发现——我好像是借宿在别人家?等Henry想起来去找Ben的时候,他发现Ben根本就不在房间里。

一大早就出去鬼混了?Henry想着这老头真是没救了,一把年纪还这么色情,嗯,只是单纯地想到这个人,就会想起一大堆不雅的词汇。但其实他也不知道Ben多大了——也许40?Henry一边吃一边望天,想了些有的没的。

我们这算是在一起了吗。Henry嚼着蛋,看着乱成一团的被褥。不知道,不过我也是被要挟上过了他的床了,唉。Henry又叹了口气,我可是个有为青年啊,这样真的好吗?

因为Ben早早出去鬼混了(Henry猜的),Henry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路过Amy的店,他依稀看到Ben在里面坐着和Amy聊天。Henry多看了一眼,Amy敏锐地发现了他。Henry一个慌张拔腿就跑,跑到街对面都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

 

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有人说,当你开始逃避的时候,就是一段恋情的开始。

 

“谁说的屁话?!嗯?!”Henry一愣,原来是身后一个阿姨在教育自己的孩子。“你记住了,你骗谁都行,就是不能骗自己!”

我同意前半句。Henry在心里吐了个舌头,然后去和John会和了。

 

华纳街是个连接商圈和居民区的购物一条街。这里商户众多,人流密集,主要是人口流动性特别大。Henry和John想要盯住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据线人透露,此毒贩异常狡猾,反侦察能力极强。身材魁梧,人高马大,打起架来一个顶十个。语调低沉,音色沉稳,但是从为数不多的几次交谈中发现,彼方谈吐幽默,荤段不停,性格应该略张扬。

这不是Ben吗……Henry拿着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咋看咋像。不过他很快放弃了,就他那邋遢样,怎么可能瞒过这么多次追捕,遛狗都遛不明白的家伙真是难登台面(?)。

“天使,我看我们还是应该进目标地点卧底。”John分析道。“如果有这号人物,应该很好认吧,毕竟看这人设应该很牛掰,我都开始爱上他了。”Henry表示同意他的前半句,立即报告上级请示行动。上级下达的指示是充分了解卧底地区信息,所以这一上午他们俩个对三个酒吧进行了进一步的踩点,准备在酒吧客流高峰期的下午和晚间进行调查。

 

“穿的爷们点儿,不然不像是去泡吧的。”下午一点半,Henry站在衣柜前,寻思着他们分别时John说的话。

其实他没有多少衣服,他本来就是临时过来住的,昨天又被迫搬了家,现在东西都是乱的。Henry胡乱翻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出一件能穿的衣服。

我的上帝。Henry发现自己的衣服要么太正式,要么太运动,要么太嫩,因为自己根本没可能有那种痞子才有的款式啊!

等等,痞子?Henry转头一看,Ben的衣柜正开着。

我俩尺码应该差不多?Henry估摸着,然后把小爪子伸向了Ben的衣柜。他发现真的是什么人配什么衣服,Ben的衣柜里没别的,除了西服三件套之外就是痞子风了。

嗯,衣服是找到了,可是不跟他打招呼就穿走是不是不太好啊?Henry犹豫了一下。

“那你难道想像暗恋中的少女一样跑过去说吗?”Henry心中的小天使简直太了解Henry了。被这么一说之后,Henry仿佛看到了自己拿着Ben的衣服扭扭捏捏跑到酒吧再红着脸支支吾吾地看着Ben对拿着他衣服的事难以启齿的样子,然后他赶紧打了打自己的脸。

就借我穿穿吧,反正我也拿过你的内裤穿了……Henry不知道哪里来的神逻辑,选了一件黑色秋衣和黑色裤子,套上就出门了。

 

他们第一个目标是德蓝帝酒吧,也就是目标一号。这个酒吧就开在街边,虽然隐蔽性差了点,但是顾客就很多了,身份很难排查。Henry和John坐了三个小时,没什么进展。

第二个目标是多摩酒吧,目标二号,坐落于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商场拐角。隐蔽性有了,但是客人不多。线人报告的时候提到这里,Henry觉得也有可能是迷惑警方反向思维,不肯放弃地坐了两个小时。

等到最后晃到皇家帝国酒吧时,两个人都是一肚子啤酒饥肠辘辘。Henry有点小低落,但是工作优先,他还是揪着一直在看妞的John走进了皇家帝国。

这是一家非常豪华的酒吧,豪华到Henry都有点儿害怕了。毕竟他真的不习惯这种场合,他怎么也不肯相信其实这些也是可以后天练出来的——他觉得他天生不适合泡吧。

“Henry老弟,我说真的。”John一脸不正经地说,“你年纪轻轻,为什么性格老气横秋的?”

“如果你想夸我性格好,那我先谢谢你了。”Henry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儿,摆弄着手里的杯子。

“你看,我就发现你特别爱抠手!”一把打掉Henry的手,John努着嘴说,“这里是男人的天堂!你应该用你漂亮的腹肌吸引美妞,而不是和自己玩!”

我把你想泡的妞都吸引了的话,对你真的好吗……Henry根本懒得理他,他拿着酒杯四处张望着,看看有没有可疑的情况。

 

“女士们先生们,下面有请今天的特别来宾——恶魔阿弗莱克!”John很大声地吹了两个口哨,他知道一般特殊节目都会是比较火辣的那种。

结果Ben一上台John就炸了。“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居然是个该死的爷们儿?”

全酒吧都沸腾了。Ben没有穿上衣,他的胸肌和腹肌完美地暴露在众人面前,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色情。他穿着一条紧身皮裤,臀部和大腿线条明朗可见。Ben没有表情,但是这个气氛太好了,他冷漠地磨蹭着手中的铁柱——仅仅是这样,全酒吧的粉丝都跟着沸腾了。

Henry的下巴不会动了。

他从未见过一个将凶猛、性感、雅痞和老成捏合在一起的人,直到他在皇家帝国遇见Ben. 不知道是他施了什么魔法,Henry觉得就是那一瞬间,自己毫无防备被他的光芒刺破了一个缺口。那一刻蓄积已久的爱慕喷薄而入,Henry来不及喘气,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Ben身上,一刻也无法离开。

Ben的曲线是那么撩人。Henry从不知道,一个半裸着的男人,抬起他的长腿,大半个身体攀附在钢管上,整个身躯像上了发条一样随意扭动,就可以撩得他浑身着火。他不得不夸奖Ben的舞技,虽然Henry也是门外汉,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被撩了。而Ben好像也看到他火辣的眼神了,他也在凝视他。Ben就那样肆无忌惮地分享着自己的肉体,好像是在悄无声息地说:我只是跟你睡了一觉,你并不能把我怎么样。

DJ的碟打得愈发激烈。Ben的钢管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人群开始向Ben所在的舞台靠拢,Henry也被挤了进去。John早就三观尽毁了,但是他也直勾勾地盯着Ben看,好像要把他穿出一个窟窿似的。而Ben虽然身上做着各种妖娆的姿势,眼睛却是一直盯着Henry看的。

一刻、一刻也不能再忍了。

我要得到这个男人。

 

【不能描写的部分咱们还是去wb吧→一言不合.jpg

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了。Ben侧躺下,看着Henry疲倦的面容。他看不见那对湛蓝的瞳孔,但是他还是看得见他的纯洁善良。Henry会把一切都写在脸上,带着一份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现实的怀疑。Ben凑近那张脸,默默地在额头印上一吻。

Henry吸吸鼻子,张开怀抱蹭向了Ben. Ben接住他,出神地说……

“我不能,再让你卷进莫名的危险里啊。”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