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本亨】《我的邻居总有办法让我睡不着觉》3

*污的开头就没法放过来 只能再次丢链接↓

[这依然是一个神奇的传送门,刷卡上车滴滴滴]

*痞子本x呆直亨

*剧情还是很重要的嗯


【前略/详情在链接里】


Henry十分崩溃,他尽可能地拉远了他和Ben之间的距离,然后苦恼地抱住了头。他感觉自己要炸裂了,屁股一收一收地疼,他的眼睛也难受,眼泪还在不停地往出渗。他不想考虑这些,也不想理此时正跪坐在床那边抽烟的家伙,他只想问自己,我该做点什么阻止这荒唐的一切?

 

“我困了,你不睡的话我要睡了。”还没等Henry转过弯来,Ben先说话了。他朝床里侧方向爬过去,稍微靠近了Henry一下。Henry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撅着嘴(本人没什么意识)地把住了Ben的双肩不让他继续爬。

Ben的OS:这又是哪一出啊?

Henry其实也知道自己刚才挺不礼貌的,但是他暗暗说服自己只是第一次十分不习惯而已。他知道其实他只是不满这个男人太过痞气的样子和过于淫乱的生活,实际上自从他开始接触他看到他的性格生活习惯的时候他就对这个人产生了好感。毕竟是同意了才上了他的床,现在该弥补的人,是不是应该是自己才对?

这一大段信息大概需要30s让Henry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期间他的眼珠一直忽左忽右地来回转。Ben就静静地看着他,双手还撑着身体,任凭这个呆逼来回扫视自己的脸。

 

“……别把我当女人,”叹了口气之后,Henry终于开口了。“别把我当那些带回家只跟你上床的女人,我不是女人,我也不是什么天使,我只是有点儿喝多了,然后还有点儿想跟你上床的男人。你不要强迫我,也不要试图扭曲我,我只是跟你上床,上完我就走。”对面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虽然这段话的内容十分操蛋,可是Ben听着听着就莫名心疼了起来,仿佛对面的人下一秒就要因为被抛弃而哭得爹不疼妈不亲似的。


【中间略/详情在链接


第二天一早,良好的生物钟让腰酸背痛腿抽筋的Henry准时睁开了眼睛。他恍恍惚惚地坐起来,嘴里干干的,舌头上有个地方特别疼,满嘴都是铁锈味儿。他想下地喝水,一迈腿就被地上的杂物绊了个狗吃屎。

……这是哪儿啊。

简单回忆了一下他嗖的一声转过身去,看到了睡得流口水的Ben. 

他深吸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没事……Henry迅速抹了把脸,紧闭双眼告诉自己没关系没关系还没有世界末日。他梳理了一下昨天的经过,然后淡定地穿戴整齐准备逃票。刚挪到门口——

“喂,你的内裤,”Ben一只手撑着头,一丝不挂地侧躺着玩味地看着他。“你不要了?”

“……被你扯坏了,我换了一条新的(他从床边的盒子里拆的),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这条送你吧,当纪念,你最好吃掉,味道肯定不错。”Henry也不知道自己在瞎扯什么,但是他尽量让气氛不是那么微妙。他明白两个男人之间如何化解尴尬:其实只要大家都不提,就不会很尴尬。

“是吗,我闻闻,”Ben装模作样地凑过去闻了闻,“挺好,你昨天好像射在上面了?”

……事实证明有些人就是不愿意配合你。

“是你射上面的,与我无关。”Henry尴尬极了,打开门就走了。

 

回到家的Henry惊魂未定,脑子里都是Ben暴力的吻和刚才赤身裸体调戏自己的模样。不行不行,我还有工作呢!Henry感觉自己应该正经一点,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了。

John出院了,他一脸怨念地看着Henry. “怎么这副表情,你打我的时候不是还很精神吗?”

“你要是不想再被打一顿,就不要多嘴。”Henry摆出一副臭脸。实际上他工作的时候脸色都很黑,只是今天更黑了。

“真不像话,你居然把你的合作对象打进了医院。”John吐着槽,“你最好在这两天发现了什么,不然就等着我对你的复仇吧。”

Henry完全不理John放出的狠话,他翻着手机寻找这两天拍到的照片。“你看看吧,这里面有很多信息。根据我这两天的走访,这几个酒吧应该是重点排查对象。这个,这里,还有这儿。挺奇怪的,这两天局里都没有关于交易动向的报告,我们的线人一向都会报告的——所以说,”Henry喘了口气,一提这两天他就闹心。“所以这两天没什么动静的嫌疑人才是排查重点。”

“嗯,所以就是这些呗?很好,起码有进展了。”John信心满满。“这次可别再把你的好伙伴打成重伤了,早点儿完成任务咱们早点儿回家~”

回家……Henry暗搓搓地想,还是在外面吧,感觉安全一点。

 

不出所料地,这一整天都没什么力气。Henry浑浑噩噩地度过了这样的一天,回家之前还去面包店买了明天的早饭。

然后他就看见某个胡子都没刮的大叔倚在他家门框上。

气氛很尴尬,两个男人大眼儿瞪小眼儿地对视了一会儿。

“Hey,你好像很闲啊,”Henry都不知道自己可以用这么没好气的声音和别人说话。“所以, 你是又来‘拯救我’的吗?得了吧,我可不像你,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

Ben显然没想到Henry不仅这么精神地跟他打招呼,而且还接了他的梗。他为之一笑,然后说:“啊,如果你坚持这么说的话。”

“明明是你非要这么说。”Henry皱紧了眉头,撞开挡着他开门的Ben. “如果没什么事我要进去了,请把你非洲大象一样的身子让开谢谢。”

“今晚8点,”Ben无视了他的比喻,无所谓地直起了身。“有事跟你说。”


【后续略/详情在链接


读者吐槽:都他吗在链接,你放LOFTER有啥用啊?

欧不知:我有强迫症,我不能光放一个空题目和链接,显得我不真诚【。】


谢谢观赏【鞠躬】

评论 ( 24 )
热度 ( 71 )
  1.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欧不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