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本亨】《我的邻居总有理由让我睡不着觉》

【本亨】《我的邻居总有理由让我睡不着觉》


*痞子本x呆直亨

*轻微BG性行为描写有←请注意避雷

*ooc算我的/死不要脸

 

0.

Henry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楼上传来的剧烈的叫床声吵醒了。

一开始——他刚搬来的那几天,他试图说服自己这不过是常有的事,我有一对耳塞(他正拿着它们),然后我戴上,世界就清静:我真的不用冲进厨房提着菜刀冲上去害得他们之中哪个人不举。

但是连着一周都被不同音色却一次比一次激烈的叫床声吵得没法入睡,真的已经足够让Henry忘记这是个和谐社会。他翻了最后一次身,然后他坐了起来。

 

“Oh yeah…Ben!Cum on my face!!!!”

 

My god……

Henry绝望地捂住了头。

 

1.

Henry真的是因为没办法才搬到这儿的,不然他真的会搬走,再也不回来那种。

你能明白他的痛苦吗?他有个从十点就开始叫床,哦是让别人叫床的邻居,一直持续到半夜两三点钟。

 

今天一大清早Henry就出门了,又一个不眠之夜。他今天可是要蹲点——这是他的任务,因为他是个搞缉毒的。他之所以住在这儿也是因为这个,最近这一片出现了一个团伙,因为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他们的非法交易所以上头不能下通缉令,只能抓个现行。听说州长都特别上心这个案子,里面有个头号通缉犯,前两年杀了好多人依然在逃。所以上头才派Henry来做这个抓现行的人——

危机重重。Henry简单回忆了下案子的几个要点,他简直不敢闭眼,他怕自己就这么在大街上睡过去。

 

“有什么发现吗?”同样被派来监视的还有同科的John.“没有,完全没。”Henry扶了扶帽子,朝John努了努嘴。“真是怪了,你这么能干,上头干嘛派你来?”

“什么活不是活,”Henry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叹了口气。“让我干我就好好干,再说了,这个毒贩这么出名,这对于咱们来说是机会。”

“啧啧,不愧是3队的天使,”John咧嘴一笑。“真想摸摸你的小屁股。”

“啊——!!!!!!!!!!!!!!!!!!!!!!!!!!!!”

 

如已故(Henry正在等医院的消息)战友John所说,这份工作的确不是什么美差。Henry租的房子下面有一个小餐馆,老板娘是个身材特别好的美女。Henry默默不承认自己是冲着老板娘去的——他太累,嗯,我才不要自己做饭吃呢,于是他就推门进去了。

 

“欢迎光临~我是美丽可爱唱歌超级好听的Amy!”Henry一进门,老板娘的声音就迎了上来。“吃点儿什么呀帅哥?”

Henry四处环顾了下,“招牌……意面?”这个小餐馆还提供各种酒,实际上也算是一个小型的酒吧。Henry努力想把这个地方想得单纯一点,但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总是会冒出来,比如这个地方晚上会是什么样子啊之类的。

 

“Ben,快起来~”Amy不知道在跟谁说话,Henry的目光定格在自己旁边趴着的一个男人身上。

这个人……Henry皱了皱眉。这个人穿着一件单薄的灰色衬衣,后脑勺乱糟糟的。一件浅蓝色牛仔裤松松垮垮地套在男人身上,此时此刻他正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Amy喊了他两声,见他不动也就没再叫他。“他经常这样~”Amy耸耸肩。

Henry一脸“我又不care他”的表情,只是Ben这个名字啊,他好像在哪儿听过呢……

 

“唔,换个话题帅哥~”Amy笑了笑,“你是刚搬来的?我第一次见到你。”

“嗯…实际上我是的不过,”Henry有点好奇,“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这附近住?”

“Come on…”Amy笑得很暧昧。“风尘仆仆的人,不会是这种眼神。”

眼神?Henry一脸茫然。Amy看着他,弯下腰伏在吧台上。

“奉劝你一句哦,小可爱。”Amy用指甲刮刮桌面,“这个地方非常危险,可不要适得其反。”

Henry绝不是那种三两句话可以被唬住的人,好歹他已经干这行两三年了,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过。只是Amy这几句话说得他是毛骨悚然,他突然后悔因为一点小事(其实是非礼)就把John打进医院的事儿了。

 

“我当什么事儿,你调戏未成年小野猫还需要叫我。”

 

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冒出来,Henry下意识往那边看去。

那个叫Ben的男人已经坐起来了。他一只脚放在凳子上,另一只随便耷拉在椅子前。半眯半张的双眼看上去毫无精神,他满脸胡茬,灰色的衣服前襟还留有几滴液体滴上去的痕迹——此时他正在毫无诚意地打量着自己。

 

啊!!!!!Henry突然瞪大了眼睛!那个每天晚上搞女人的,不就是叫Ben吗?!真是冤家路窄啊!Henry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一个个眼刀送过去已经在心里把对面的男人砍了个稀巴烂了。

 

一个大写的无赖!Henry心里的小天使当当当敲了敲钟。“你看他那身打扮!你看他那个样子!真是一个妥妥的痞子,大写的渣男!”

Henry表示同意,鉴于真的跟他不熟,于是Henry抓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不打算和他争论。

“你可真是误会了,”Amy起身笑道。“这个小可爱根本不吃我这套,我只是在拉回头客而已。”小可爱??Henry真心不喜欢这个称呼,“真失礼啊,我已经成年很多年了。”

“成年了?”Ben拿起手旁Amy递过去的酒杯,玩味地看着杯底,漫不经心地说,“是不是为了体验新鲜刺激的世界才伪装身份的?就你这张娃娃脸,还真没什么说服力。”

 

Henry听到自己轰——的一声就炸了。

他最讨厌别人对自己妄下定论,就像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总是有人瞧不起他的能力。Henry一个起身撞翻了椅子,愤怒地样子仿佛可以点着身边的一切。他不能更生气地盯着Ben,甚至是瞪着他,快把他穿出一个窟窿来了。

然而Ben一点儿没发作,也没什么反应,拿着杯子的手一点未抖,他嗤笑着看着眼前大写加粗生着气的Henry,仿佛还觉得激怒他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儿。

 

“你给我听着,”Henry一把揪住Ben的领子,毫不客气地说,“下次再搞那种事儿的时候,求你偷偷摸摸一点儿——睡你楼下的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Ben在一个极近的距离看到了那双湛蓝的双眼,美的像藏着一片海。他笑得愈发明显——对于他这么个常年面瘫来说已经不容易了,不是吗。

“你脸这么红,所以实际上是想加入我们吧,嗯?好邻居?”

 

-T.B.C.


评论 ( 7 )
热度 ( 79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