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试阅】《头文字TK》

《头文字TK》

*全员

*阿玛尼家大少爷的狗血故事

*我估计会放1-3章左右试阅

 

 

1.【5647字】

 

“OH,你来得好迟啊普雅,不是太阳晒屁股了才起床吧。”今天的风特别大。普雅艰难地辨识了一下詹姆斯说了什么之后,仓促地笑了笑。

“家父身体不太舒服,刚刚请了大夫过来。”普雅理了理发型,詹姆斯靠在红色法拉利旁边,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老爷子居然也会生病,上次见他他还面色红润地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呵,谁知道他怎么搞的,”詹姆斯对老爷子的调侃普雅已经司空见惯,连他自己也笑着摇起头来。“我爸的拿手好戏就是出人意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前几天从中国回来就这样了,估计是……”普雅朝詹姆斯挤挤眼睛,詹姆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一把揽过普雅走向山崖那边。“得了,我们是来享受的嘛。大家都在等你了,今天玩儿点不一样的。”

“哦?是什么呀。”普雅一脸期待地问。

“这次我们决定玩点刺激的,和以前带你玩儿的有很大的区别。”詹姆斯骄傲地说,“因为赌的有点大,所以我们决定等你来了再商量。”

“大?能赌多大呀,”普雅不在乎地笑笑,“你们一个个腰缠万贯的,哪个不比我有钱……”

“OMG,这你可错了。”詹姆斯拍拍普雅的肩膀,“我们几个家里再牛逼,还不是靠着你们家的生意过日子,没有他老人家,我们再有钱也玩不转呀~”

 

谈话间顺着山路,普雅和詹姆斯走到了山崖的另一侧。一群人簇拥着四辆花花绿绿的车子堵在路中间,其中有一辆黑白相间的跑车,就是普雅刚刚买到的新车——熊猫一号。

 

“还记得你的老相好吗?”詹姆斯摸着新车,坏笑着对普雅说,“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给你联系到的,和你的旧爱一个车型,发动机性能加强了很多,你看看满不满意吧。”

 

“我没什么挑的,只要不像以前那样又丑又笨就行了。”普雅开开心心钻进车里,上下打量他的新车。

 

就在一个星期前,普雅亲手把他的旧车给砸了。詹姆斯看着他一下一下把新款GTR砸个稀巴烂,他知道普雅只是太生气了。普雅跟着他赌车也有大半年了,还是第一次输得这么惨。“过分!”普雅满头大汗,抡断了三根钢管还是不解恨。

 

“行了行了,一辆车才几个钱,你这身子累坏了可没法用钱买。”叫了几个人开车拖走残骸,詹姆斯搂着普雅一边走一边安慰他。“哥下星期给你物色一台新的,我们老地方见。”

 

根据普雅的解释是说,这车黑白相间的纹路很像中国的国宝所以叫熊猫。不过詹姆斯倒是觉得这辆车真正叫熊猫的理由是普雅的车技太菜了。

 

没错,这就是普雅要用来“玩儿”的车,一款标配改装GTR,日系跑车。“这是孟天,穆雷,布莱尔,我上次跟你说的,我们优秀的,顶尖的赛车手们!”詹姆斯指着车子边上的三个人说。

 

哪里顶尖了?普雅一眼瞧过去,怎么看怎么像流氓小混混。

 

“哟~阿玛尼少爷来啦,买保险了吗?”孟天嬉皮笑脸的,一边嘲笑普雅一边戴安全帽。“快回家吧小孩儿,你成年了吗?”站在中间的布莱尔也搭话道,语气特别不屑。

 

普雅有点儿生气,但是因为和他们也不熟,也就不好发作。来了之后詹姆斯就和别人说话去了,而孟天和布莱尔一直在自顾自地交流,完全无视普雅的存在,这让普雅更不爽了。

“行了行了,你们别劲儿劲儿的,给我们阿玛尼少爷留点面子。”穆雷一直没有说话,看到这样的场面就出来打圆场。普雅听罢,感觉这个人很有素质,瞬间提升了好多好感度。

“别一会儿输光了,我们不给打车钱,人家该哭了。”孟天和布莱尔一听这话,瞬间笑得前仰后合。普雅刚刚举起来的心一下子就掉到地心去了,还不如不要举起来。这群人渣……普雅一个恼火,钻进了车里。

好像和其他三个人串通好了似的,普雅气得半死之后詹姆斯才慢悠悠地转回来。看着一脸茄子色的普雅,詹姆斯瞬间领会到了他好像并未打点这几个碎嘴子小伙伴的事实,淡定地说:“Umm,普雅,他们几个没什么文化,你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没文化?我看也是。他们哪里来的底气,真是嚣张得很呀。”普雅恶狠狠地说。

 

“孟天和穆雷都是我直属的项目经理,布莱尔是提供样车的供货商,他们都是老手了。”詹姆斯看着他们,靠着车门对普雅道,“咱们玩儿了这么多次,车都是布莱尔家的。然后资金流动就通过穆雷,孟天负责做账。”

“那这次为什么全员出动了?”普雅还是不太明白,“以前不都是只有出钱的来吗?”

“呵呵,因为这次玩儿的大呀。”詹姆斯笑了笑,直起了身。“这次我们带了合同来,可以说是,生死之战了。”

“生死之战?!”普雅把头伸出车窗,“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哥们儿,我才学几天开车呀你就让我把头放在皮带上?”“赌金很诱人哦,小可爱。”詹姆斯摸摸下巴,“有100个亿。”

 

起跑线上,普雅忐忑地握着方向盘。他反复琢磨着詹姆斯的话,总感觉哪里有问题。詹姆斯说,他们这次的目标就是用几辆“特别的改装车”跑完全程,谁第一个到终点就有一百亿美金。因为考虑到普雅是新加进来的,而且还没成年,他们没有破坏普雅的车子,只是保留熊猫一号的发动机,让它不会有那么大的马力。孟天的车刹车杆锯掉了1/2;布莱尔的车油门不太好用;穆雷的车则是转向被破坏了。

哪种都听起来很危险啊,这群不怕死的。普雅在脑袋里简单的回忆了一下这个赛道:前500米是直道,然后接着三个区域的发卡弯、盘山公路和大角度转弯,最后接一段密集的弯道到终点。普雅开没有被破坏的车都很害怕,一个不留神就要打滑,这三个不嫌事儿大的居然敢挑战被做过手脚的车?

要说因为钱,100亿说多不多,因为收购不了在座任何一家的公司;可是说少也不少,至少能挥霍一阵子了。几个人都是从商的,这点小钱……

“3,2,1,go!”詹姆斯风骚一抖,四辆车如急弦一般飞了出去。普雅心乱如麻,虽然感觉稳赢,但是其他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小孩儿,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无线电里,孟天的声音充满挑衅。“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多系一条安全带的。”普雅一个生气摘掉了耳机,担心你们这群混蛋真是多余,然后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

 

前五百米,大家差距不大。不过普雅还是排在后面,但他感觉现在不着急,就算直道有差距,一会儿拐弯他们车子坏的坏崩的崩,肯定是追不上自己。

 

让他感觉奇怪的是,他们的车看起来都很旧了,却又有翻修的痕迹。布莱尔的车,隐约可以看到后备箱的后盖和保险杠重新加固过;孟天的车,左右车门前都多出来一个横杠似的东西;穆雷的车,左右侧翼都加厚了。自己的车呢?普雅看了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不管了,也许是安全措施吧。普雅心里更慌了,他要是在这里被牵连了,公司的声誉也会受损吧。

 

直道马上到了尽头,四辆车先后冲进了弯道。普雅一个漂移,以充分的优势抢到了一位。普雅心中大喜,有种赢定了的感觉。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让普雅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三个果然是叱咤于飙车界的惯犯,车上的改装都是有道理的。布莱尔油门时而踩不上,他走在最前面,靠后方孟天的车追尾的冲击力给他冲量;孟天刹车不好用,无法在弯道漂移,布莱尔就减慢车速,挡在他前面给他阻力;而穆雷时而转向不好用,孟天和布莱尔就一前一后,贴在穆雷车辆一侧辅助他所需的离心力。普雅在他们身后看的目瞪口呆,他努力想要找到空隙钻出去,但是面对这些老司机,普雅真是显得黔驴技穷。

 

最后三辆车一起过了终点,一同在终点围观一脸出门踩到狗屎一般表情的普雅。

“OMG~OMG,”詹姆斯努了下嘴,表示世事难料。“看来我们的资金筹集到300亿了呀,普雅,真是要多谢你啦。”

普雅感觉自己被欺骗了,这很明显是合起伙来圈我的钱好吗?熊猫的左侧车门被普雅一气之下摔得摇摇晃晃的,布莱尔表示,你要是再这样,这车我就不卖给你了。

“你们这是欺诈好吧?傻子才会给你们钱!”普雅气得脸色发青。

“愿赌就要服输,年轻人。”穆雷抱着手臂,面无表情地说。“我们也没说我们不会联手,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事实就是你输了,我们要马上拿到钱。”

 

气氛一下子冷到不能再冷。白纸黑字,普雅从小就听老爸说,没有东西比字据来得实际。普雅无奈地,不知道该干什么好。詹姆斯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毕竟事实就是这样了。

 

“这样吧,普雅你也别着急,给你个宽限,就明天吧~别谢我。”普雅刚要发作,詹姆斯示意他暂时不要讲话。普雅一个生气钻进了车里,詹姆斯坐上了副驾,二人扬长而去。

 

“这是欺诈!欺诈!”一路上普雅不知道吼了多少声了,然而詹姆斯这种过来人只是默默翘着二郎腿,把手臂架在车门上,不说话。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普雅突然恶狠狠地看过来。

“冤枉冤枉,这你可真冤枉我了。”詹姆斯高举双手以示清白,不紧不慢地跟普雅说,“说你还没成年的可是我啊,不然不知道他们会在你这爱车上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呢。”普雅气得胸口都快炸了,但是他又没法对无辜的詹姆斯生气。

 

这一切都要从一年前说起。

那个时候,普雅刚刚修完大学本科学位回家,老头子突然说要他见见合作商家的长子。

那是普雅第一次见詹姆斯。修长的身材,俊美的面容,詹姆斯看起来就像个闪闪发光的白马王子。一身诗书气的普雅一眼就崇拜上了詹姆斯,借着两家生意来往的机会就这么保持着联络。他得知詹姆斯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手家族的产业,他不光涉及父亲的领域,还掌握着其他公司的股份。

说实话,普雅真的很羡慕这样的人。自己一直在陌生的环境学习一些经济理论,从来没有操作过真正的商业系统,詹姆斯的人生轨迹真的很吸引普雅。刚刚认识的一个月两个人只是简单聊聊人生,自从某一次詹姆斯带普雅在酒吧见其他朋友喝到断片儿之后,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突然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和詹姆斯的交往让普雅渐渐明白了,经商不仅仅需要手腕,还需要与各种生意网络进行交往。他主动请求担任家族产业中的外交官,主要负责沟通各公司间关系。

在詹姆斯的关照下,普雅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父亲也很满意。接下来的大半年,普雅一直都在跟着詹姆斯吃喝玩赌,其中最烧钱,也最刺激的项目,就是赌车。

 

赌博嘛,这种项目一听就是犯法的。但是听说詹姆斯找到的这个片区有个特别窝囊的交警,吓唬一下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车由布莱尔搞定,赛车手可以是专业的,也可以是出钱的金主自己。詹姆斯因为不太喜欢开快车,所以从不参与实际飙车,只投钱做东。普雅一开始也是拒绝上道的,只是詹姆斯一再怂恿,一个小孩儿不疯狂一下会留下遗憾的。就这样,普雅从一开始的只是赌车,变成了亲身参与。

普雅的脾气也越来越差。一开始普雅不熟悉套路,只是跟着瞎着急。后来参与进去之后,只要输了比赛,普雅就会用各种方式砸车。詹姆斯就看着,也不管,时不时还提供点道具。普雅也说不清他和詹姆斯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了,只是他想做什么詹姆斯都会支持他,这是他特别感动的地方。

 

一开始大家还都是赌些小的,看看热闹而已。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大家都想玩儿点大的。这次的游戏是孟天撺掇的,规则则是布莱尔定的,人是穆雷找的。詹姆斯没想那么多,给普雅争取到了“赦免权”之后也就叫上了普雅一起玩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所以,现在一共是有300亿的债?”普雅恨得咬牙切齿,“我爸会宰了我的。”

“得了吧,这么点儿钱老爷子才不在意~”詹姆斯往后坐了坐,“你就说你睡了某恐怖组织头头的女儿,不给钱就抄家,boom——!”“闭上你的嘴吧詹姆斯,我不会当你是哑巴的!”普雅快把方向盘拽下来了,“而且我告诉你,今天才是我18岁生日,要睡也得明天才行。”

 

詹姆斯中途下车泡吧,普雅一脚油门踩到底回到了阿玛尼财团。一进门突然感觉哪里不太对,怎么这个时间这么多人进进出出?

“普雅少爷!你可回来了……”突然,两个大包小裹的佣人朝普雅走了过来。“你还不知道吧,老爷病重了……”

“我爸怎么了??”普雅仿佛当头棒喝,赶紧冲上楼去。电梯门一开,董事会居然围成一排坐在会议室里,仿佛就在等他一样。

 

“普雅,虽然很抱歉,但是董事长已经危在旦夕了。”一个股东开口说,普雅知道他,平时只知道围着老爸转,就知道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要是真的那么严重,你们还好端端坐在这可真是稀奇。”普雅很厌恶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但是他没有什么理由公开朝他们发火。

 

“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普雅。”另一个股东道。“我要见我爸。”普雅没工夫跟他们周旋,可是这些人既然出现在这里了,普雅感觉,想见他爸,应该没那么简单。

“你不用着急,先看看这些吧。这里有你爸爸留下的证明,他早就准备好了,如果他没法继续工作,他手里的股份都转交给你。”普雅接过递过来的文书,他真的一点儿不关心股份,他只想知道他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希望你先看看这个再说。”普雅心说你们这帮禽兽,有什么话不能一气儿说完啊?普雅打开文件,一个个熟悉的数字映入眼帘。

 

普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爸爸一直在转移公司的公款到你的账户,原因不明。”一个股东站起来,严肃地说,“连续转了几十余次,数额之大,连他都隐瞒不住了。”普雅特别震惊的原因就是,这些账户的转入数字,就是自己赌车之后从自己卡里划走的总数。他以为这是老爸自己的钱……这居然是公司的钱?!

 

“就在刚才,董事会决定了,”股东们各个面无表情,“现在就收回你手里所有的股份,你,被公司开除了。”

 

突如其来的遭遇如晴天霹雳,普雅感觉就像在飙车却没转过弯,一个失足坠落到了崖下。“你们有什么权利撤我的股份?我爸说了要留给我!你们快告诉我我爸在哪!”普雅转身要走,那个股东说,“现在你爸没法开口说话了,而且你也见不到他。我要是你的话肯定现在就连滚带爬趁早出去,免得被人捅刀子。”

“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们都不清楚,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明白。现在找上门来了,好好掂量自己到底几斤几两,别螳臂当车了。”

股东们的语气,仿佛和输掉300亿时的场景吻合。普雅心里失望之极,可是这一切都好像确实都是因为自己,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普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自己家大楼的。

 

短短几个小时,自己从能翻云覆雨的富二代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屌丝,游荡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他想掏钱买杯水,突然想起自己从不揣零钱,卡里的钱一毛都没剩,全部被公司划走了。普雅掏了半天,一张身份证,几张会员卡,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300亿的债……普雅一脸懵逼,站在大街上不知所措。怎么就这样了呢?他问自己,怎么就这样了呢?

 

人生无常,只能说自己考虑不周,太过依赖父亲。

 

普雅吐了口气,好啦,现在全完了。他环顾四周,也不知道哪里能去。打工?自己连简历都没法写,什么都没有,简直是糟透了。

 

如果还要写个作文,这绝对是《最糟糕的一天》绝佳的材料啊。

 

-T.B.C.


评论 ( 2 )
热度 ( 8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