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美德】《偶像》

*歪批

*最近实在是太忙啦XD没时间更系列文

*想玩世青语c的可以找我~嗯


《偶像》

 

0.

 

谁说上帝听不见

 

他只是

 

反应有点儿慢

 

1.

 

小雨翔就读的中学,是全镇最好的学校。

 

小雨翔说,唯一他有点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这里是个男校,只有男孩子。

 

小雨翔学习成绩一般,但是人缘很好。班里所有人都是他的好朋友,老师也都很喜欢他。

 

小雨翔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2.

 

初中一年级的下半学期,班里转来了一个男生。

 

他有着清澈的蓝色眼珠,迷人的金色头发。爽朗的笑容让小雨翔觉得好舒服,像沐浴着阳光一样。

 

这个孩子,和大家都不一样。

 

他不喜欢三两结伴,经常特立独行;他不喜欢循规蹈矩,总是在记作业的小黑板上写下一些励志的诗句;他不喜欢故作矜持,常常在班会课上高歌一曲。

 

他说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歌舞剧的演员。

 

孟天。小雨翔偷偷写下他的名字,真好,这个人的人生一定很精彩夺目。

 

3.

 

小雨翔和小孟天成为好朋友的契机,是一次唱歌比赛。

 

小雨翔天生丽质,被老师推举成为活动的主持人。可同时,小雨翔也是天生害羞,他最不擅长在大家面前发表讲演。

 

拿着写好的发言稿,小雨翔的头上阴云密布。正在他发愁的时候,小孟天和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走了过来。

 

Hi,在这儿干什么呢?小孟天简单了解了情况之后,决定帮助小雨翔。这位是隔壁班的詹姆斯,是我们的首席男中音!我们都很乐意帮你练习!

 

可能是因为小孟天实在是太阳光,太正能量了。小雨翔被他的笑容闪瞎了,竟然鬼使神差般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三个人就经常聚在一起。小雨翔负责演讲,小孟天和小詹姆斯负责当听众。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小雨翔已经克服了心理障碍。三个人的关系也从陌路到了兄弟,小雨翔很开心自己能加入小孟天和小詹姆斯的群体。

 

可是他总觉得,自己看小孟天的眼神有点儿不太对劲。

 

为了做个对比,他偶尔会偷瞄一下小詹姆斯,看他们两个研究唱歌的问题时,小詹姆斯看小孟天的眼神。

 

他感觉得到,小詹姆斯看小孟天的眼神和自己的很像。

 

大概都是崇拜吧?小孟天那么优秀,怎么会有人不羡慕他呢?

 

只是令小雨翔不解的是,每每小孟天跳了只舞,每每小孟天唱了首歌,小雨翔都会使劲儿的给他鼓掌。而小詹姆斯,只是佯装成不屑地样子用鼻孔看着小孟天,对他讲,你表演的真差劲儿,好像一只通电了的拖把。

 

但是其实你并不是那么想的对吗?

 

小雨翔很想问,但是他看着小孟天和小詹姆斯挽在一起的胳膊,突然就不想问了。

 

4.

 

比赛就快要开始了。小雨翔穿着帅气的西装,面色如白纸。

 

小雨翔在门口等着时间滴答滴答过去,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小雨翔一抬头,是小孟天。

 

小孟天在另一栋楼的天台上冲他笑,笑得小雨翔几乎晕厥。化好了妆的小孟天简直美极了,虽然他不知道此时的小孟天也是这样想他的。

 

加油,你一定行的,我支持你!小孟天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又比了一个爱心。小雨翔开心地咧开嘴笑了,也比了个爱心。

 

然后就是老师推门而入,催促小雨翔上台的消息。

 

小雨翔一个激动,点了点头便走上了舞台。

 

可是那一瞬间,小雨翔真的惊呆了:台下坐着许多他不认识的人,有老师,还有同学。他紧张地话都说不出来,双手捏着衣角,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然后他看见小孟天,骑在小詹姆斯的脖子上,举着一个吴雨翔加油的牌子。

 

牌子一晃一晃的,小孟天大喊,你可以的~吴雨翔!

 

小雨翔看着小孟天,一股暖流直奔心田。小雨翔笑了,脑子里的空白消失了。他顺利地说出了台词,成功地主持了这台节目。

 

小孟天和小詹姆斯的团队也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节目一结束,小雨翔就迫不及待地想祝贺小孟天和小詹姆斯。他兴冲冲地找过去,结果发现小詹姆斯搂着小孟天的脖子,他们一起在和比他们年长的学生们一起讨论音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作为一个音痴的小雨翔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也融不进这样的圈子。

 

小詹姆斯也是那么优秀呢。小雨翔笑笑,那我就晚些再祝贺他们吧。

 

5.

 

小雨翔的晚些,晚了整整三个学期。

 

这期间小雨翔再也没有机会和小孟天在一起玩。

 

小孟天每天都有排练、比赛。而小雨翔则忙着维持学业和体育社团,两个人像两个时空的星星,各自闪耀却对彼此浑然不知。

 

小雨翔再一次听闻小孟天的消息,是初中三年级期中的一天。

 

那天小雨翔正和小伙伴吃饭,食堂里突然出现一个人,大声吵嚷着,孟天终于被校长问话了,孟天罪有应得之类的话。

 

小雨翔听了之后觉得很奇怪。他就问他身边的人,孟天怎么了?

 

小普雅一边搅和碗里的饭,一边说,雨翔,我们知道你和他关系好过,所以不想让你知道。

 

小克洛索夫也说,我觉得这件事没必要告诉你,吴雨翔。

 

小雨翔听了之后更是一头雾水。他有点担心的望着那群叽叽喳喳的人群,最后小普雅看不下去了,不管小克洛索夫锋利的目光,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小雨翔。

 

原来就在那三个学期中,小孟天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先是被说父母离婚,大家都说小孟天是跟着妈妈生活的贱骨头,拖油瓶。之后更有甚者,传言小孟天是同性恋,从那之后,小孟天身边除了小詹姆斯,就一个好朋友都没有了。

 

大家都躲着小孟天,包括那个时候浑然不知的小雨翔。因为小孟天总是装作很忙的样子,小雨翔很多次想和小孟天一起玩,但是小孟天总是行色匆匆。

 

可是这一切小雨翔都是今天才知道的。

 

小雨翔的心里突然升起一团团的难过。他饭也吃不下了,想马上去找小孟天问个清楚。

 

你现在不能去,孟天已经在校长室了。小普雅说,况且……同性恋在我们学校,历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雨翔你不要参与进去啊。

 

你会被开除,如果你站在那一边。小科洛索夫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面无表情地说,詹姆斯的爸爸是校委会,所以只有他是例外。

 

小雨翔吓坏了。退学是这么严重的事,可是为什么你可以不用害怕呢?

 

那天小雨翔没有和小普雅,和小克洛索夫一起走。

 

下雨了。小普雅撑起伞,小克洛索夫说,你猜,吴雨翔现在在想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小普雅回答。

 

小雨翔是个爱操心的人。那个夏天他茶不思饭不想,可令他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听说等候在产房外的爸爸比生孩子的妈妈还要焦虑一万倍。小雨翔再也等不了了,飞也似的冲出教室,跑向礼堂。

 

礼堂里,小孟天和校长被一群学生围得水泄不通。校长表情冷漠地朗读一条条冰冷的校规,小孟天背对着门的方向,小雨翔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看到小詹姆斯,高高的他就现在校长身后的人群里,和他的父亲一起。小雨翔有那么一个瞬间看到了小詹姆斯眼里复杂的东西,但也只有一瞬间,况且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大脑一片空白,他明白,他可能永远,永远也不能再见到小孟天了。

 

校长的脸,从未如此狰狞可怖。小雨翔很想问小孟天,你冷吗。

 

你一定很冷吧,没有人在身边。

 

小雨翔哭了,他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校长念完了那些规矩,跟小孟天说,你还有一分钟的机会为自己说点儿什么。

 

小孟天缓缓抬起头,小詹姆斯一遍遍想要挣脱父亲的禁锢,但是他力气太小了。

 

校长问,你还有想说的话吗?

 

小孟天说,吴雨翔,我问你,你也是这么看我的吗?

 

那个瞬间,那一秒钟,小雨翔觉得时间跟着小孟天静止了。只有自己的眼泪像洪水一般滔滔不绝地从眼眶翻腾出来,自己呜咽不止,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记忆里,那个夏天就在漫无边际的流言蜚语中结束了。

 

小孟天被开除了,全家都搬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小雨翔哭成了泪人,捏着小詹姆斯转交给他的信封哭得欲罢不能。

 

毕业前夕,全班同学,乃至小詹姆斯都已经把这事儿忘了。

 

只有小雨翔,戴正了帽子,在那块记作业的黑板上写了句,I didn't.

 

6.

 

时光荏苒。

 

吴雨翔第N次因为说不出要说的台词NG,导演看到他一副懊恼的样子也不忍心说他什么。

 

吴雨翔已经长成了一个不必用哭鼻子表现自己其实很难过的大人了。他去了一个新的国度,学了新的语言,做了一个演员。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脑抽了才去做这种自己最不擅长做的事。很多次录制之后他都在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合适做这个啊?

 

可是不知是怎么样留下的习惯。每当自己这样问自己,耳边都会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他说,要相信自己,你是吴雨翔,你一定可以的。

 

他知道那是孟天。但是时间过去太久,吴雨翔已经不记得孟天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但是哪怕这样,他还是记得孟天曾经鼓励自己上台主持节目的事。

 

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到底为什么做了演员。其实来到这个国家就能找到孟天了吧,自己也不必勉强自己做这些。

 

你看,就算我强行让自己做这些勉强的事,我也还是把你的声音给忘记了。

 

吴雨翔不问鬼神,但是有时候也想说,如果我相信真的有上帝存在,我能找到我的偶像吗?

 

但是纵使是吴雨翔,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真的很傻。

 

7.

 

也是一次无意中的机会。

 

吴雨翔刚刚拍完一个片子回来,雨下得太大,他没法走着回家,只能做的士。

 

打车的人太多,他又不懂得怎么用软件,自然打不到车。裹紧身上为数不多的衣服,吴雨翔飞快地行走在街上。

 

这时候他看见一个男孩被几个男人堵在街角的巷子里。

 

身处异国,吴雨翔那一刻还是犹豫了。他本来已经走过去两步了,但是第三步怎么也没法跨出来。

 

其实自己也不算是人高马大。吴雨翔咽了一口唾沫,行了吧,挨顿揍也好,起码不会心里难受。

 

出乎意料的是,那群人其实是欺软怕硬的。吴雨翔冲过去制止他们的行为,他们见到有人就立刻跑了。

 

吴雨翔心疼自己想多的同时,给这个男孩松绑了。

 

但他看起来也不太像是本地人。

 

谢谢你…!小家伙吓得没法走路,颤抖着坐在那里。吴雨翔想,好人做到底吧。

 

 

哈哈,真有趣。我也有个笑话,从前啊……

 

吴雨翔一边哄着背上的小家伙,一边想,自己果然还是对孩子比较亲切啊。

 

孩子指给吴雨翔的路不太好走。雨越下越大,吴雨翔好几次差点把孩子从背上摔下去。吴雨翔有点儿想放弃。

 

但是那孩子…吴雨翔望着他,脆弱的小脸上填满了恐惧和内疚,那孩子慢慢蹭过来,用自己的一双小手,为吴雨翔撑起一把小伞。

 

吴雨翔突然觉得就算从天上下的是硫酸他也要送他回家。

 

而实际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在一个农场附近的村庄,男孩要求下来。但是他不肯放走吴雨翔,一定要他跟着他回家。吴雨翔看了眼时间,如果他不马上离开,天完全黑透之后他就会在这里迷路。

 

但是老天爷总是让他不知不觉犯错。

 

男孩推开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穿背带裤的男人。当他转身,吴雨翔突然想起来这个词。

 

蝴蝶效应。

 

当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也许在地球的另一边掀起了一场可怕的海啸。

 

你只需轻轻转身,就能在我的心里掀起万千波浪。

 

8.

 

要说这事发生在二十年前,没准那时吴雨翔还会哭鼻子。

 

但是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孟天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嘴里念叨着最活泼的说辞,或逗你开心,或给你添堵。

 

吴雨翔坐在壁炉旁。握着充满热水的瓷杯,看着孟天哄最后一个孩子上床睡觉。

 

我倒是经常在电视上看你呢。拿下围裙,孟天开怀大笑。小时候你就讨老师们喜欢,没想到真是个有待挖掘的美人坯子啊~

 

吴雨翔只是若有所思地笑笑,喝了口水,不说话。

 

孟天看了他几眼,显得略尴尬。Well, 我觉得,我应该再一次感谢你送我的boy回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做演员吗。吴雨翔放下茶杯,问他。

 

呃,学习不好?好吧我理解你,孟天一脸假惺惺地可惜,毕竟你的数学成绩我也是略有耳闻的。你…

 

因为曾经有个男孩告诉我,我可以的,因为我是吴雨翔。吴雨翔笑了下,整整衣服,说,孟天。

 

孟天吸吸鼻子。

 

孟天,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吴雨翔摸摸胸口,接着说,我一直想跟你说…

 

孟天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真的,谢谢你。

 

孟天听罢,抬起眼神对上吴雨翔的双眸。

 

那是看过一次,就不可能忘记的眼神。孟天等了十几年,他不只是在等吴雨翔。

 

也是在等他的改变。

 

客气什么呀,我们是兄弟啊。在他的肩上打了一拳,孟天说,这么严肃的气氛真的不适合我的,你懂的。

 

雨停了。

 

吴雨翔躺在院子里的太阳椅上看星星。孟天拿了两瓶啤酒,站在门框边。

 

没有你们国家的好喝。吴雨翔接过,听着孟天唠叨。

 

很不错嘛。夜风吹过,清新的树叶味道于唇齿间徘徊。我今晚就在这儿睡了,晚安。孟天往那边看,吴雨翔已经闭上了眼睛。

 

孟天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想要当老师?”

 

孟天看着满天星辰,好似儿时往事,闪亮夺目,却遥不可及。

 

因为有一个男孩离我而去,而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他的踪迹。

 

9.

 

留了联系方式,吴雨翔匆匆告别。

 

而后吴雨翔工作顺利,仿佛脱胎换骨。他真的很感激孟天,而且他觉得,命运真的很神奇。他一直很想见孟天,有一天他就见到他了,并且只需要一面,他的人生就能有所改变,这真的是太奇妙了。

 

但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空落落的。

 

吴雨翔你知道吗,昨天有个德国小男孩在xx街死掉了。吴雨翔一个激灵。xx街?不就是我昨天经过的地方?想想也是挺后怕呢,我回家也经过那儿。

 

听说是个gay 所以被欺负啊。吴雨翔咽了一口,继续看台本。

 

你说,会有上帝吗?上帝会原谅他们的吧。合上报纸,吴雨翔想,那个喋喋不休的老太婆终于走了。

 

可是眼泪一滴一滴就那么掉了下来,掉在台本上。吴雨翔不是为了那个死去的男孩伤悲,只是他觉得自己很傻,傻到非得逼迫孟天要用这种方式来教会自己,其实我是吴雨翔,其实我可以的。

 

自己明明很清楚,孟天没有搬走,也没有再次与他相遇。就在十七年前,在他被开除的那天,孟天被学校里几个有权有势的孩子欺负,从教室的窗户跳了下去。

 

自己一直都明白,其实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只是因为那份信念,就像相信上帝的存在,所以他才一直在我身边。

 

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吴雨翔擦擦眼泪,他不敢懈怠,继续背台本。走马灯一样的记忆奔涌而出,他不想去回忆,但是他也怕如果他不去回忆,就再也记不清孟天的样子。

 

我已经不记得你的声音了……我不能再没有记忆啊。吴雨翔咧嘴笑了笑,我觉得我可以,因为我是吴雨翔。

 

因为上帝真的存在。吴雨翔用胳膊肘擦擦脸,走了出去。

 

是时候,去做我自己了。

 

谢谢你孟天。

 

10.

 

谁说上帝听不见

 

他只是

 

反应有点儿慢。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29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