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架空/超能力】《生存游戏》6

*分章啦/双结局设定的我又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这是个过渡章

*受不了领便当/撕逼/之类的同学们注意了

 本文可能会出现阅读不适,自重言行,出门请当心


《生存游戏》

Words by Aoki

CP:卫普/美德/韩冰秀

前期回顾:欧巴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个人安危与兄弟性命,难道真的无法两全?安龙两次所说的内容并不一致,似乎想扰乱视听。布莱尔能否识破安龙身份?秘密逐一浮现,原来大卫曾经痴汉普雅无法自拔,暗中请求布莱尔取出记忆…最终的选择马上就要揭晓,TK11能否顺利突围?

 

Vol.6 好友难为

 

在安龙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所谓的门。

 

他的家族,是能力者众多家族中的佼佼者之一。他们从来不为优秀,因为优秀不能用来形容他们。从小,安龙就受到了成熟的教育,他性格很好,领悟能力很强,马上就能掌握很多同龄孩子要经过一段时间熟悉的内容。

十八岁之前,能力者家族是不允许孩子们学习能力的,哪怕孩子们知道自己是特殊的,他们也并不知道怎么运用自己的技能。安龙也是如此,但是他要比一般孩子还要优秀。父母看到他这样成功,马上就把操纵电磁波的方法交给了安龙。

 

再成熟,也不过是个孩子。安龙第一次得知自己的能力居然是这样强大之后,一时间有点收不住,跑到没人的地方疯狂的练习。他不知道的是,每一次用自己的念力去移动那些带有质量的物体,他的体力就会跟着那些质量成比例损失。也就是说,他每施展一次移动,自己的体力就损失一分。

 

透支体力的安龙跌跌撞撞挨到了家。经过那一次的教训之后,安龙再也没有恣意妄为过,一直理智行事。

 

直到这一天终于来临。

 

“认输吧。”那个人,站在对面的楼顶上,用一种悲凉的眼神望着安龙。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你觉得我会这样做吗。”擦擦下颚上的汗珠,安龙感觉他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

 

一阵阵大风吹过,心也好似被冷风刺破。

 

“安龙,你知道吗,”那个人好像很难过地,看着远方的夕阳。“我们和人类其实也很像,为了利益,是会不择手段的。”

“你太感性,有这功夫就离我远点。”安龙做了一个起跑的姿势,“如果我跳过去,你未必打得赢我。”

 

那个人伸手,像是在感受风的方向。“你会掉下去的,太远了。”

 

安龙没说话,可也没动。他被那个人直勾勾地望着,他心里难受。

 

良久,安龙说,“你的利益,是什么?”

 

“是虚无的信仰……”对面的人放下手,叹了口气。

“是面对死亡,不得不做出的挣扎。”

 

“放了Carina,”安龙轻轻地说,“你大可不必为自己多添一份罪孽。”

“我没抓她,”那个人回答,“是你太感性。”

 

悲伤的浓度太过饱和,安龙一个蹬地突然朝对面的大楼跳去。一个高高的弧线一跃而起,那个人仰头看着他,眼里满是晶莹的泪。

 

“是我骗了你…”眼泪溢出眼眶,安龙的身体就定格在那一刻。

 

水滴滑落,悲哀的哭喊划破了夕阳的余晖。安龙失声坠落,仿佛从没有出现过。

 

那个人站了一会儿,也转身离开。

只留下呼啸的风声,戚戚冷冷。

 

***

 

“我选韩东秀。”詹姆斯冷冷地,说出这五个字。

 

“B区传送,5s后自动到达目的地。”系统女声传来,詹姆斯一阵头痛,然后被传送到了B区。

所谓的B区,就是一个灰色的屋子。詹姆斯感觉这就像是一个废旧的仓库,虽然已从那个白色房子里出来了,但是这里看起来也并不是配对成功的地方啊。

 

“欢迎你,哥们儿。”罗密欧的声音从墙角传来,“我真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智囊。”

 

“你听起来很受伤啊,”詹姆斯笑道,“怎么了,你家布莱尔没选你吗?”

“再唠叨没用的就先把你宰了。”布莱尔的声音恶狠狠地出现在身后。“我们中计了。”

“中计?”詹姆斯回头看着布莱尔,满面笑意,“依我看,我们得救了。”

“得救了?我的上帝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罗密欧问。

“你们想,凶手既然想让我们死,为什么不直接让我们选?”詹姆斯松松领带,不紧不慢地说,“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让我们见想见的人?这很不科学,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人很贱,他说配对成功的人才能出去,实际上正好相反。”

“哼,此屁有没有理,还得等结果都公布才行。”布莱尔指着詹姆斯身后的一块显示屏。“那上面会显示结果,如果你说得对,我看大卫和普雅怕是要遭殃了。”

 

另一个房间,普雅战战兢兢地推开门:

他终于见到了他的大卫。

 

普雅一个激动,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大卫。大卫用力回抱他,一时间什么禁锢都没有了。

就好像没失去过那些记忆一样,无论重复几次,普雅都不会被抹灭在大卫的脑海里。

 

“你们俩秀够了嘛?”不远处,韩东秀一脸微笑地看着这两个太过激动的小孩儿。“秀秀/东秀哥?!”大卫和普雅异口同声,“你也来了?还有谁在啊?”

 

“还有我啊。”

 

***

 

当看到吴雨翔一脸懵逼地被传送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孟天一脸“你真是笨得无可救药了”的表情摇了摇头。

现在,所有的人员都已经分配完成。那个让人生厌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过,布莱尔道:“现在据我们所知,所有配对成功的,就是大卫和普雅,韩东秀和韩冰。”布莱尔看了一眼詹姆斯,继续说,“依照詹姆斯的理论,现在他们四个人已经危在旦夕。”

“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这样说吧?”穆雷首先插话。“现在我们也许自身难保,我们首先要做的应该是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才能考虑别人。”

“穆雷你这话什么意思?”罗密欧不乐意了,“难道就因为我们不确定就不管兄弟们的死活?”“我不是说不管他们的死活!”穆雷也急了,“如果我们现在鲁莽行事,万一就像那时候布莱尔的情况呢?万一我们谁的能力一发动,他们就被高压电穿了孔呢?谁负责?”“我听明白了,”吴雨翔赶紧接过话茬,“我觉得我们应该先看一下附近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安全隐患……”

“我查过了,没有。”布莱尔摇了摇头,一脸复杂的表情。“这个房间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它应该直接与外界相连。但是,我找不到门,也打不碎墙。”“打不碎墙?”詹姆斯表示怀疑,走到墙边摸了摸。“这墙的构造十分特殊,我目前找不到什么办法破坏它。”

“能用能力吗?”穆雷问。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穆雷……”良久之后,布莱尔道,“TK11里面,是不是只有你的能力,我们不知道?”

 

“What……?”穆雷也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去理解布莱尔的用意,但是理解完之后他反而更生气。“你的意思是,是我把你们关在了这个鬼地方?”

“你别激动,现在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罗密欧从布莱尔身后走出来,掏出自己的小本。“我们演那场电影的时候,都以为对彼此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人没有表现出来他的技能。”

“从头到尾完全没有表现过的,就只有你了。”布莱尔说。“如果你现在能给我们展示一下,你就有权证明你的清白。”

 

从头到尾,吴雨翔都是懵逼的。他只知道自己听了安龙的话,然后就配对失败了。安龙呢?为什么会这样?他望向孟天,但是孟天好像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坐在他对面那面墙附近朝他强笑。

 

“呵呵,你以为我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吗。”听罢,穆雷突然笑了。

布莱尔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穆雷。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穆雷淡淡地说,“节目组已经面临各种问题,TK11要被洗牌了。”

 

穆雷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吴雨翔觉得整个屋子里的气氛都变了。

 

“我是无可厚非,我觉得我的实力还是很强的。”穆雷说得特别自信,他看着布莱尔还有罗密欧,一脸不屑地说,“不过我听说某些人可能要滚蛋了,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可就不知道了。”

 

“都这种关头了,卖关子也没意思。”詹姆斯很冷静,跟穆雷示意让他把话说明白。“我们的布莱尔,可能是因为头发太少,才被编导嫌弃的吧!”

 

“你……!”“别中招!”布莱尔刚想发火,罗密欧立刻在后面提醒道。“大家都冷静点儿,现在真的没有针对谁的意思,而且也没意义再这样吵下去!”

“好话谁都会说,”孟天突然开口,“我不同意詹姆斯的看法,我觉得我们之中,肯定有一个是凶手。”

 

孟天说完,吴雨翔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逗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肯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你们看看那些配对成功的人,”孟天笑了一声,搂紧了自己的双腿,“普雅,修房子的;大卫,喝酒的;韩冰,哈哈哈的;秀秀,指挥的。他们是最没有攻击力的四个人,那个人的目标绝对不是他们四个。”

“难道不是应该先挑软柿子捏?”詹姆斯接过话茬。

“如果他喜欢捏软柿子,还玩什么游戏啊,直接杀了不是最好?”孟天翻了个大白眼儿,仿佛詹姆斯长得不是脑子是柿子似的。“变态的思维不能按照正常去理解。你们觉得他可能会骗我们,也许他就是在误导我们,让我们放松警惕呢。”

“这么说来我们果然自身难保,”穆雷皱了皱眉。“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还记得前段时间的那个传闻吗?”孟天站起了身,缓缓走向大家。“能力者的崛起。”

听到这儿,吴雨翔用力的摇了摇头。“那不是传说吗?”

“传说也不是瞎编的,肯定有它的道理。”罗密欧说。“能力者的崛起,简单来说就是能力者起源论。传闻是说,能力者的祖先盖伦的诞生,来源于一个秘密组织。”

“还真是个‘秘密’组织啊~”孟天笑道,“组织里全是被举荐上来的,他们被誉为最忠贞纯良的一批人,就像史蒂文·罗杰一样。”

“他们的作用就是,储存秘密。”穆雷接着说。“每当有一个惊天秘密出现的时候,为了确保社会安定,政府就会启动这个组织,把这些机密文件秘密传送到组织总部,把第一经手人的记忆用方程编定法提取出来,全部存入这些人的记忆中。”

“所以他们也被叫做‘容器’,”詹姆斯显然也对这个传说稔熟于心。“其中有一个人最为特别。每个人的记忆都是有限的,不能一时间接受太多的信息,但是他可以。传说他能同时存储比普通人多五倍的东西,并且可以分类管理,清晰复录。政府为此特别欢喜,马上提取这个人的DNA,开始为它进行克隆试验。”

“事情也就出在这儿。”布莱尔说。“试验初期,一切进行的很顺利,克隆人不断的长大。但是据说之后出现了一个间谍似的人物,他改写了克隆变成,偷换细胞母体,那些孩子长成之后,就变成了有特异功能的人。有些人千里眼,有些人顺风耳,很快就不受控制了。”

“当政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变种人已经逃走了。”罗密欧道,“有趣的是,这些人和普通人别无二致。他们和普通人娶妻身子之后,能力还能存留,只是相对来说运用的能力不会很好。政府的秘密存放计划也就被迫中止,这就是传说中,我们能力者的来历。”

 

“所以说,说到这儿,这个传说和这次的事儿有什么关系?”重新梳理了一遍一个无厘头的传说,吴雨翔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

“因为还有下文啊。”孟天看了一眼吴雨翔,继续说,“最近总是有超能力者死亡的事情,那些拥有特别攻击性,以及声望特别高的能力者几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有些人说,是那些被秘密吞噬的灵魂回来灭种了。”

“灭种?灭什么种啊?!”吴雨翔有点害怕。“初代的能力者,只能靠秘密而活。”孟天面无表情,看着对面的墙壁。“没有秘密,能力者无法使用自己的能力,而且秘密就像体能一样,没有秘密支撑,吃不吃东西都会死。我们现在这些人,大多都拥有人类的血统——那些号称‘容器’组织的人,就是为了剿灭我们,才卷土重来的。”

 

“他们疯了吗?!”吴雨翔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为什么还要纠结血统?他们在想什么?时代已经变了!”

“但是疯子依然存在。”孟天说,“你用心感受就会发现,这个房间被人动过手脚,电磁波的干扰一会儿强,一会儿弱,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还是有机会,施展自己的能力的。”詹姆斯紧握双拳,一脸自信地说,“简而言之,找出这个屋子里谁是凶手,我们就有机会,送他上西天。”

吴雨翔惊恐地望着其他的人,均是一脸凝重的表情。他不敢想象:他所信赖的TK11当中,真的有一员,想要消灭所有的人?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19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