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卫普】《从第一眼开始》2

*坚持打卡就多一点肉/不是开玩笑哦

*写得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噫/大卫你这样吃醋你妈知道吗


Vol.2 长得好看的都能活下去

 

一连三天,窑洞里没有见过一丝阳光。

 

普雅觉得自己还能呼吸空气已经是种恩赐了,他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别说这里的空气是充满汗液、潮湿、异味或者什么微生物,这小东西到这儿之前连雾霾都没吸过。

 

此刻的他正坐在角落里一片干爽的空地,旁边放着他的东西。这里应该是窑洞里最好的地方了,因为就在普雅的正上方,有一个通向外界的小缝隙。

 

只能靠这里,整个窑洞才能接触到新鲜的空气。

 

普雅抬头看了看,没说话,又偏头看了看身旁的那个人。

 

一开始普雅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没电没水的生活。但是,国恨家仇还统统未报!再加上那个人居然烧我的书,死也得拉他一起死!

 

我忍,我能忍。普雅像念咒语一样念叨着,安慰着,劝导着自己。死也不能死在这种地方,而且,我要带着这里的人一起出去。

 

可是话虽然是这样说,事实却不尽如人意。普雅一行人刚进来就受到了疯狂的排挤。窑洞内本来地方就不大,空气又不能经常流通,现在又来了一批人跟他们争地盘,“本地人”自然不会欢迎这些不速之客。

但是普雅也觉得自己很无辜啊!又不是他们想来的?可是现在面临的情况就是,他们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最后,还是靠那个烧书取火的人,在马上就被“本地人”扑灭的火堆旁边找到了一段楼梯。

 

“就睡这儿?!”普雅一脸震惊,立刻叫出了声。那个人赶紧把他的嘴捂上,小声说:“你找死吗?能找到这里已经不错了,而且下面已经有人睡了,你不睡就站着!我们要在这儿睡!”

 

说罢,除了普雅之外,那些人纷纷解下行囊填在了那一条条特别狭窄的楼梯上。

 

面对这一切,普雅真的很震惊。

 

然而等他极其不情愿的回过神儿来时,只有最后一个台阶可以睡了。

就是最上面那个台阶。

 

黑咕隆咚的,普雅看不清这里有多少节台阶。但是他知道,睡得越往上,摔下去肯定就越疼。唉,就这样吧,掉下去摔死正好,为国捐躯。普雅破罐子破摔一样的丢掉自己的包,努力地挤在台阶上。

 

又累又冷,可是睡不着。普雅想自己要是能睡觉,这心得有多大啊……

然后他就睡着了。

 

他梦见自己的国家没有遭遇战火,梦见自己还是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梦见家里的仆人给他送来了醇香的早茶,他伸了个懒腰,开了窗户,觉得世界美妙无比。

 

然后普雅真的伸了个懒腰。

 

“啊!!!!”“啊?!啊啊啊!!”“你小子搞什么?!”一连串的叫声此起彼伏,普雅就这么从第一节楼梯上滚了下去,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楼梯上睡着的人全被他压了一下,发出痛苦地尖叫声。

 

你们至于嘛!!普雅想让自己赶紧停下来,可是这个楼梯有点陡,怎么也刹不住。当他终于调整好平衡的时候,他已经掉到了最底层。

咚的一声。

诶……?

 

普雅揉揉脸,不疼诶。

 

软的……?普雅摸摸身子底下,貌似是个毯子。我掉到军官住的地方了?普雅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在黑暗里发现了一双像狼一样的双眼。

普雅惊叫一声,立马往后挪了几下。

 

“你是谁?!”那双眼睛眨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说话。普雅惊魂未定,拍拍身上的土就要上去。

果不其然。普雅的手被那个人拽住了。

 

“还你。”说不上是什么口音,听起来像欧洲国家。普雅一回身,一个东西被扔到自己怀里。

普雅闻了闻,一股烧焦的味道。普雅惊喜地凑上去摸了摸,居然是那本古兰经!

 

虽然已经烧得有点破烂的感觉,但是大体上还没坏,应该还能读!普雅开心地想要谢谢那个人,但是就这么一会儿,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你在那里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来!!”那个大哥的叫声打断了普雅的思绪,普雅又张望了下,无果之后才缓缓走上台阶。

 

窑洞里连干净水都没有。没法洗澡不说,感觉喝口水也很困难。普雅委屈地坐在台阶上发愁,大哥凑了上来。

“你是普雅吧?”那人说。“阿玛尼家的长子?”

“对,就是我。”普雅心不在焉的回答。

“果然是你,长这么大了!”普雅狐疑地抬头,他不记得他认识这个人啊。

“我是你家邻居,在你很小的时候,你经常到我爸的铺子上玩儿。”大哥拿出一把小剪子,说,“你看你认不认得这把剪刀。”普雅接过小剪刀,摸了摸,凑上去仔细看了看——虽然动作有点慢,但是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是西海老爹的儿子?!”

“对,我叫在恩。你撞我的时候我就认出你来了,但是毕竟那么多年了,我也不敢确定。”普雅一个激动,把在恩报了个满怀。他小时候特别喜欢西海老爹家卖的金剪刀,经常过去玩儿。西海老爹特别喜欢普雅,普雅父母忙的时候还把他送到西海老爹家住。

“老爹他现在怎么样?!”“上个月,牺牲了,”在恩叹了口气,“和家母一起。”

普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难过,普雅。”在恩轻轻搭上普雅的肩膀,“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然后从这里出去!”普雅轻声抽泣,他喜欢西海老爹,但是他再也见不到他了。

 

“……是我的!”“谁抢到就是谁的!要打架吗?!”“打就打谁怕你还是怎么着!”正伤感着,台阶下又有人吵起来了。普雅也被转移了注意力,朝打架的地方看去,好像是有人在抢什么东西。

 

“打他!打他!”两个年轻人正厮打在一起,旁边看戏的人没有一个上前阻止。借着微弱的灯光普雅看见,两个人纷纷打得血肉模糊,吓人极了。普雅赶紧往后靠,想远离这场战斗。但是在恩拽着他不让他跑,还要往前凑。

“你不懂吗?他们在争水。”在恩说,“谁赢了谁就有水,不过如果我们现在趁乱偷走水壶,水就是我们的了……”“你疯了吗?!”普雅说,“咱们根本打不过他们!”“不试试怎么知道?而且我们也不用打他们,我们就是去偷水!”

普雅万般不愿意,但是他拗不过在恩,就跟着他偷偷溜下去了。没人看见他俩,很好。在恩好像轻车熟路似的,很快就摸到了战场周围。

 

普雅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在恩说,他去取水,普雅给他望风。普雅用力地点了点头,在恩就跑过去了。普雅东张西望,很怕有人往这边看。突然,一只手捂住了普雅的嘴,另一只手又拽住普雅的胳膊。普雅没法出声,被人生拉硬拽拖出了看热闹的人群。

 

“嘘——”黑暗里普雅看不清这是谁。但是是谁又有什么关系,他一个人也不认识。普雅刚想大叫,那头就传来在恩被捉住的哭喊声。

“我得去救他!”普雅起身要走,那人不让他走。普雅想要挣脱,但那个人把他的手腕攥地死死的,他没法走。

“没用的。”那人开口说,“被捉住顶多是一顿毒打,你去了还不一定怎么对你呢。”

普雅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人居然说中文?!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给他古兰经的那个人嘛?“你怎么知道我会说中文?”“你的书上有一页标着一些汉字。”那个人倒是很诚实。

“你不是本地人……?”普雅问。

“这不重要。”那个人摇摇头,继续说,“这里很危险,基本上就是有来无回。你不能跟那种人混,不然会死得更快。”普雅心中一紧,呼吸都急促起来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突然,普雅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掰了。那个人抬起他的下巴,往左掰掰,又往右掰掰。普雅难为情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如果你跟我混,我能让你出去。”估计是打量完了,那个人接着说,“我叫大卫,我就给你三分钟考虑。”

 

普雅完全被大卫整迷糊了。怎么就能出去了?怎么就非得跟他混了?这样知识丰富的人原来是个地痞流氓?普雅满肚狐疑但又不知如何询问,就那么愣着看着大卫。

“好吧,我是俄罗斯人。”大卫无奈地吐出一口气,“难道我不回答你的问题你就不会说话了吗?”

 

普雅心里想我本来不是这样想的?这样看来这个人还挺萌的,但是在这个地方,最好还是不要卖萌比较好吧?

 

“你凭什么说能帮我出去?”普雅问。

“就凭这里所有人都听我的。”大卫说。

 

“我就不听你的,你没有任何说服力。”普雅觉得好笑:眼前这个干巴瘦的少年,怎么可能让大家都听他的?“你会听的,我保证。”说罢大卫就朝刚才的人堆走去。

 

在恩已经被打得看不出长什么样了。大卫挥挥手,一条道路就那么让出来了。

“把他放下,给他点儿水。”两个大汉从人堆里走了出来,马上给在恩放到地上,又给他灌了两口水。

 

在恩已经被揍的神志不清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大卫的声音很冰冷,操着一口俄罗斯味儿的口音真的很冰冷。“一个月内不许离开这个地方,不然我就断你的水。”

 

普雅被眼前的阵势彻底吓到了。

 

“如何?”大卫说,“刚才的打架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引出这样心术不正的家伙。这样的人会破坏我们出去的计划,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绝对不留他分享我们的氧气!”

此刻的大卫满眼杀气,普雅已经看不到那个还给他书的时候那般纯净的眼神,他突然感觉这个人很可怕,他的身体里似乎隐藏着一股正直的杀气,牵引着大卫的灵魂。

 

“你想要我怎么做……?”普雅松了口,低着头,对大卫说。

 

“很简单,什么都不用做。”大卫说。

“什么都不做?呵呵,那样不好吧,”普雅一脸不屑,指指大卫身后干着活的人,“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小很弱,假装可怜我,然后再看着我被这些人怀恨,看我的笑话?”

“你没去写小说真是文艺界的损失。”大卫笑着说,“我是真心想帮你,爱信不信。”说罢就把一卷铺盖丢在旁边那块干净的空地上,转身走了。

 

然后就是普雅现在的情况——成天什么也不做,也没人来搭话。不远处在恩做着苦力,不时投过来哀怨的目光,但是普雅也只能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他发现,大卫真的是特别厉害。大卫有自己单独的住处,有水有灯还有桌子,桌子上会放着一些书。他就住在大卫的床铺旁边,挨着里面的墙。墙的外面就是军队,里面就是大卫的“工作台”。有时候普雅会觉得自己被“包养”了,因为大卫什么也不让他做,就和他一起坐着,偶而看看书。普雅庆幸自己带了书和笔记来了,不然真的要无聊死。

所以他们俩每天的日常就是,看看书,聊聊中文,睡睡觉。

 

唯一改变了的,就是大卫会坚持让普雅洗漱。普雅真的很震惊那些干净的水都是从哪儿弄来的,他也没见别的人用过。但是大卫就是能给他弄来,每天只有他们俩会洗漱,顺便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大卫又给普雅拿了一块儿小镜子,成天借着那点儿灯光照照照。

有条件当然好,但是这样不会招人恨吗?普雅也曾经问过大卫,但是大卫什么也不说,一个目光就给普雅瞪得把话憋回去了。

 

哼,不讲理的家伙。普雅一边擦脸一边说,要是出不去,就把你先给吃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