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卫普】《从第一眼开始》

*我估计啊/有肉啊

*大老师本章没上线

*一发群宣:世界青年说无下限青年会谈←装什么逼就是语c群号是485367843

*二发群宣:世界青年说虚拟男友业务承包←需要服务的女士们先生们请戳唯一官方前台:2782862363【是人不是群】


《从第一眼开始》

CP:卫普

设定:难民卫x少爷普/总之是一个奇怪的设定/感谢CCTV

Words by Aoki

Vol.1 我家的床有两万平方米

 

那是风平浪静的午后。普雅坐在自家的花园里,一边品茶一边看书。

六月的小镇万里无云。阳光温柔的仿佛想要给书页镀上一层蜜,普雅轻笑着翻过旧页。一只喜鹊突然飞进院子,落在树梢上轻巧欢唱。

普雅想,这一定是要发生好事了。

 

普雅的家族是中东首屈一指的大家。从太爷爷开始就是巨贾,到了普雅爸爸这一辈更是风生水起。从小普雅就接受了亚欧文化的双重教育,掌握很多种语言的同时,还精通各国历史。他是父亲得意的孩子,将来也有一天会子承父业,终成家族的骄傲。

 

普雅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不论怎么说,他爷爷是这么做,他爸爸也是这么做,那么他,也一定会这样做。

 

可是那个夏天,战火悄悄蔓延到他的祖国。本来是不会造成什么特别恶劣的安全危机,但是敌方实力雄厚,和本国的军队长时间僵持不下。为了维系国家经济的运营,各大企业匀要成倍上缴税款以支持战争的消耗,普雅的家族也受到了牵连,生意每况愈下。终于有一天,战火伴着沉重的步伐蔓延到了这个小镇,各个家庭纷纷破产。

不足一个月,整个小镇就这样落败,一时间哀鸿遍野。

普雅眼睁睁看着自己熟悉的一切被慢慢侵略,直至毁灭。他接受不了这种野蛮的侵略。若是说文化,讲道义,普雅觉得自己绝对是一把好手,可以到前线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可是不由分说为了利益就朝无辜百姓开火,这简直是禽兽行径!

然而大势已去。现在兵荒马乱,人人妻离子散。普雅仿佛前一分钟还在焚香沐浴,下一分钟走出房门,便进入了一片硝烟。

 

普雅的爸爸动用最后的关系,把哭喊着不要离开的普雅送上了一辆装甲车。普雅想和父母亲人一起走,但是普雅的母亲说,他们必须誓死保卫自己的国家。

“我们已经不能再延续这个国家了,但是你还可以,去做吧。”普雅把头伸出窗外,大颗大颗的眼泪滚滚流下。

就在一片战火和血腥中,普雅被送出了小镇。

 

车子走了一天一夜。普雅几乎什么都没带,慌乱中只塞了一点点衣服和几本爱看的书。他只见识过书本上的东西,从来没有想过战争是这么靠近自己的生命。他不知道他会被送到哪里。也不知道他将会面对什么。我会就此安生吗?可是这样就是胆小鬼了……可我又什么都做不了,也许父母的选择是正确的。

正在普雅无边无际的胡思乱想时,车突然紧急刹车了。普雅连人带包一起向前甩了出去,撞在了坐在他前面的人身上。

普雅不重,但是这个刹车实在是太突然了。前面的人也没准备,因为他身前是车皮所以没法躲开,一时间被普雅撞得七荤八素。“谁啊?!”“发生什么了?”全车人都不明所以,开始涌向车门处一探究竟。

普雅揉揉头,只顾看好自己的包背在身上,歉都没道就爬起来去确认外面的情况。那个人骂骂咧咧,旁边看见的人都在说,这个年轻人真是太不懂礼貌了,把人撞了歉都不道!

本来那个被撞的人也很气愤,但是他看了看普雅的行头,又回忆了一下普雅的脸,态度瞬间就好了。他安抚身边的人不要计较,然后也向车门的方向靠了过去。

然而这一切,普雅根本浑然不觉。他趴在车门口的人堆上,迫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枪响了,车门开了。几十个拿着枪的军官用一口别扭的中东语言要求他们下车,普雅看到了,父亲拜托的那个司机已经死了,倒在军官们身后。

普雅从未见过这般血淋淋的场面,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回家。

 

可是当车上的人都双手抱头准备下车,自己身前的人越来越少,普雅的心马上就凉了。

 

看来,无论如何是回不去家了。

 

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拐了多少弯,被推过多少下,中途死了多少人。普雅的鞋已经被尖厉的碎石刺破了,一行人在军官的逼迫下最终到达了一个窑洞前。

普雅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敌军用于安置人质的集中营。他曾经在书上见过,这些窑洞内没水没电,闷热潮湿,有些人等不到被利用或者战争结束就已经死去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从这里出去。普雅惊呆了,出神地站在原地。旁边的军官呵斥他他也没听见,还是站在他身后,那个被他在车上撞了的兄弟撞了他一下,他才不至于被旁边的军官用枪托打。

 

普雅心神不宁的走了进去。窑洞里又黑又臭,空气仿佛汇聚于法老的古墓,陈旧又糜烂的味道充斥四周。普雅强忍住吐意,但是他也不保证能忍很久。

所有人都进来之后,军官们互相交流了几句,转身走了。

漆黑的窑洞里,一群人不安地站立着,面面相觑。

突然,一点点灯光就那么亮了起来。普雅吓得一个趔趄,抓住他旁边的哥们儿不松手。

 

那是一盏盏黄色的电灯,分布在窑洞的四周。普雅顺着它们亮起来的顺序看去,这个窑洞的面积真的是深不可测,比普雅想象中要大很多……

跟着,一个个不怀好意的脑袋,从那些灯光中冒了出来。他们的眼神大多空洞,有的也充满好奇和嘲弄,但是精神状态都很差。普雅以为他们是第一批到达这个窑洞的人,但是他错了——他看到的这些人,至少能组七八个足球队。

 

普雅的心彻底凉了。他没法想象自己以后就是要生活在这种环境,他上午还在睡自己的天鹅绒,到了晚上就要到这种地方受罪。而且现在,自己的父母生死未卜,祖国的局势也危在旦夕。自己非但不能帮忙还深处敌军阵营,真是没用透顶!

这时候,一直被普雅紧紧抓着的哥们儿说话了。

“我说你能放开我吗?”他的声音很清秀,但是语气很凶。“你撞我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别不知好歹!”普雅这才想起来,下车之前他好像确实撞到了什么东西。他本来是想现在道歉的,不过这个人语气这么蛮横,他就改了主意。

普雅松手之后,那个人就开始四处走动。普雅不太明白他在干什么,但他紧紧在他后面看着。

那个人走向没有电灯的地方,反复寻找之后,终于在一个台阶附近停了下来。

“你,有没有纸。”一只手朝普雅伸了过来。普雅被吓了一跳,也没问要什么纸,马上摘下背包拿出了一些书。

“就是你了。”那个人摸了摸书的材质,挑了本最厚的掏出火就点找了。

“喂喂喂那是我的古兰经!!!”书都快烧完了,普雅才看出来。普雅伸手就要抢,那人只是用身体隔开了普雅,一脸鄙视地说,“你别给我耽误事,想活命的话就老实待着!”

普雅没办法,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自己什么都不会,只能任其摆布……看着心爱的书被烧,普雅心里不是滋味儿。

但是为了能出去,我也得忍……普雅在台阶上坐下,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了进去。

我一定要做点什么……不能坐以待毙!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4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