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群内新春活动】《命运》 安总x秀秀

*第一次抽到了罗老师水仙被我放弃了罗老师我真的对不起你

*人家都是写几百字就我写了5900字我哭

*我特意写了一首歌你们看我多敬业真的不是装逼真的


《命运》


CP:安总x秀秀 


Words by Aoki

 

0.

 

“I don’t believe that word.”

 

“But that word leads me to you.”

 

1.

 

也许出门应该先左拐。

 

听人劝,吃饱饭。经历十连败之后,十九岁岁的安龙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无处容身。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如此努力还会遭遇如此悲惨的命运,不论这是上天安排,还是命运嘲弄,他都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

 

他再也、再也受不了了。

 

随便抓了几张文件放进包里,跌跌撞撞的走出写字楼,安龙觉得他应该找个地方喝他个一醉方休。但是走进地铁口他才发现,他一分钱也没带。

 

他不能再回去了。那里是地狱,什么都没有——他以前觉得他可以拥有一切,但是反而连最初的那种期望也失去了。你能怎么办,在你已经体会过绝望之后?

 

出了地铁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走得累了,一屁股坐在墙边,他真的已经无法过活了。

 

尊严,理想,自我定位。一切都不见了。

 

2.

 

“Hey man, you look so tired.”

安龙往旁边一看,是个抱着吉他的少年。应该比他小,是个亚洲人。穿着有点发黄的白色衬衫,黑裤子帆布鞋。

“Yes, very tired,”安龙无奈地看了看四周的景色,“像只没有嘴,还想活下去的啄木鸟。”

 

“发生什么了?跟我说说。”男孩拨弄了一下吉他,轻轻笑着。

 

“你能明白成年人的压力吗?”安龙反问道。“我坐在这里,和你坐在这里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多不一样?坐下的人,不都是要么想休息,要么就是不能再往前走了吗。”

 

安龙不太相信这句话像是这个年纪的人能说出来的。

 

“不过我觉得有时候两者没差别啦。”少年轻笑,摇晃着自己的上半身,开始弹起一些和弦。

安龙听出那是Beatles很经典的let it be。

 

“放下吧,会好起来的。”一曲终了,少年这样说。

 

3.

 

“哦,连着十次都是败诉,”少年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那你考虑再来第十一场官司吗?”

“不,决不考虑。”安龙双手合十,一脸受挫地咆哮着,“我已经受够了这样那样的官司…”

“但是他们也受不了你了不是吗,”少年转过头看着安龙,道,“我是说,你的那些呃,‘同事’们。”

十九岁的安龙想争辩,但是他发现他没什么好争辩的。

 

那就是事实啊。

试想谁愿意和一个十连败的人共事。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是他们让你选择重新开始。”少年微笑着,一脸轻松。

“我能做什么呢,我什么都没有。”安龙觉得这个少年简直是不谙世事,“命运已经决定了,生活可不是说拿就拿说放就放。”

“命运是谁定的,我跟他不熟啊。”

少年看见从远处走来了一对男女,立刻拎着吉他一路小跑迎了上去。安龙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见这个少年在获得他们的允许后,抱起吉他唱了一首歌。

安龙不是很精通音乐,但也不是一窍不通。他大概能知道这个男孩唱的歌应该是民谣之类的,尴尬的是,这样拦路打劫的方式真是有点大胆啊。

又是一曲终了,男人亲吻了下女孩子的脸颊。之后发生的事情在安龙看起来是理所应当:他们绕过少年,手挽着手走掉了。

剩下一个没有讨到钱的boy,笑着摇摇头又坐回了路边。

“你说,这是命运吗?”少年瞪着其实不太大的眼睛,一脸不在意地看着安龙,“虽然不会次次都拿到钱,但是如果我纠结要不要去,那肯定是没戏啦。”

 

这是在给我讲道理……?安龙在心里笑了笑,收了收自己的膝盖。

他很快乐。安龙把头放在膝盖上,侧着头看着身旁的男孩。他看起来也很穷困,没什么固定收入,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是洋溢着幸福。

真了不起。安龙也笑了,说,“真羡慕你啊,要是我能和你一样就好了。”

“做你自己,就能像我一样。”这是少年给出的答案。

但是十九岁的安龙撅起嘴,“不行,现在的我,连一套房子都租不起。”说得好像挺牛似的还租房子,安龙暗暗佩服自己的脸皮,自己明明连地铁都坐不起。

“Come on~”少年说,“我倒是有块儿地方可以腾出来给你,不过,那样的话我就没地方做饭了,你要来吗?”

 

4.

 

十九岁的安龙不太明白照顾别人是怎么样的一件事情,不过他也尝试着去了解了。

“超辣方便面,味道真的棒!”这个大喊大叫吃着方便面的家伙就是收留自己的韩国小子,韩东秀。安龙把最后一袋方便面煮了,一边搅和一边想,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现在勉强是找到了一个地方住,可是以后不能就这样过活吧。家回不去,太丢人了;公司更回不去,自己已经没有实力去继续工作了……

“天呐,吃饭的时候可不能皱眉,会出褶子,会显老的。”韩东秀见安龙愁眉苦脸,赶紧伸手帮安龙抹平脸上的褶皱。

突如其来的接触让安龙十分不好意思,他刚想说谢谢你的好意我没事谢谢,然后一阵辛辣的感觉直接钻进了心坎儿里。

 

“韩东秀!!!!!啊啊啊我的眼睛!!!!!”这小子原来在手指上抹了红油包!安龙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败诉了,干嘛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但是似乎已经晚了。

 

这样的日常几乎充斥着之后的几个月。白天安龙出去找工作,韩东秀在街边弹吉他。晚上安龙回来收拾做饭,韩东秀在里屋弹吉他。周末偶尔安龙会睡个懒觉,韩东秀在安龙房间门口弹吉他。安龙有时忍无可忍拿出双节棍开始耍,韩东秀不动如山,依然坐在沙发上,弹吉他。

 

“This, is, my fate.”韩东秀说,“总有一天我会开自己的演唱会,你也会在台下,淹没在人山人海之中,沉醉于我的演出~”

“你不是不信命运吗,”安龙一边刷碗一边说,“再说,我没钱去看演唱会,再有钱我也不会去的,特别是你的,我听够了。”

“真冷血啊安龙哥,好歹我们也算知己嘛。来来来,让我为你演唱一首:友谊地久天长!For auld lang syne my dear~~For auld lang syne~~”

OMG……安龙真是不知道第几次想扔了韩东秀的吉他,然后把他按在墙上一顿暴打。唱歌好听是一回事,可是不分时间场合唱歌又是一回事!

 

5.

 

后来安龙找到了一家新的律师事务所。

韩东秀觉得他自己都应该为他高兴,可是安龙并不是那么想的。他又是一脸愁容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说话。

韩东秀真是不喜欢这家伙这样。

 

他也曾跟安龙说过,你这面向,一看就是当总裁的料,一定会大有作为的。只是,小打小闹治不好安龙的旧伤,他无法忘怀昔日的过错,就像无法平静的华生,他怀念以前的生活,可是真正能回去的时候又畏缩不前。

 

他不知如何安慰他。

他悄悄接近他,坐在他对面。安龙没抬头,他把双手探下去,摸到他的脸。

 

“这次没有辣椒。”他渐渐把安龙的头抬起来,轻轻按揉他的面部。安龙一脸吃惊和抗拒,不过韩东秀一个微笑就把这些顾虑全解决了。他乖乖的被韩东秀做了个面部大保健,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当初愁容满面的样子了。

“这才像话嘛,”韩东秀说,“虽然我不能决定什么,不过呢,你现在看起来真的不那么累了。”

安龙不太懂他在说什么,韩东秀接着说,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韩东秀抿了抿嘴,“人停下来,要么为了休息,要么无法再继续向前。我觉得,你已经准备好向前了。”

安龙直勾勾地看了韩东秀半天,仿佛在消化他的话。韩东秀一脸欣慰,拽过吉他说,“来吧,最后一首歌送给你,叫做start of something new。”

“Let’s start of something new!”韩东秀喊得有点儿high,今天安龙也没管他,让他奋力嚎叫,结果邻居一个电话告到了警察局。

 

“你让我省点心行吗,”安龙语重心长地说,仿佛昨天没参与一样,“难道你想成为我的第一个委托人吗?“

“听起来不错~”不愧是个乐观的小孩儿,安龙实在是拿他没辙。

“Hey,听着,”安龙说,“今天晚上八点钟,我请你吃饭。”

“不是吧,这么快就拿到钱?”韩东秀很诧异,“不是才开始工作吗?”

“待遇是不一样的,你就别问了,一定要来啊。”安龙看了眼表,表示自己现在已经是向前走的大人了,挥挥手走了。

而那个背影,不知为何,韩东秀感觉它冰冷刺骨。

以后他不会再给我煮方便面了?韩东秀握紧吉他上的那根带子,啊,那还真的是挺不方便的。

 

6.

 

韩东秀记错了时间。应该是八点钟?反正不是现在。韩东秀四处张望,他实在来得太早,没地方去只能四处逛逛。

 

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个律师事务所。这么近啊,韩东秀十分好奇,不如上去瞧瞧,反正也不会掉块肉。

感觉是个挺正规的地方呢。韩东秀刚一进去,前台小姐立刻迎上来问他想办什么事。韩东秀说我来找人的,小姐问了名字之后,把他直接请进去了。

混得这么好,和前台都有直通车啦。韩东秀进去之后东张西望,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

然后他就被请到一件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和安龙长得超级像,但是并不是安龙的老先生。

韩东秀用他的聪明才智分析,这一定是安龙的爸爸。

“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会早一些。”那个老先生转过身,朝着韩东秀说,“你好,我是安龙的父亲。”猜对啦!韩东秀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满分,一点儿不怕自己骄傲。

 

“我听说,我儿子就是给你煮了三个多月的泡面。”安父一边说话一边写着什么,语速极快。“我很遗憾地替他宣布他现在正式不为你干活了,以后,他会在这个律师事务所工作。”

“真抱歉,这您可说了不算,他签了合同给我了。“韩东秀一脸正直,停了停又说,”您是说,这里是您家的企业?”韩东秀十分不解,“那您这样做是帮他还是害他?他不会希望他的新工作是您安排的。”

“他怎么想我比你清楚多了,孩子。”安父十指交叉,靠向椅背。这个动作难道遗传吗,韩东秀这样想。

 

“他将走向正轨,一切都会安排妥当。”

 

韩东秀不置可否。

“这是你应得的报酬,谢谢你收留犬子。”一张支票递了过来。

“顺便说,我在镇上给你买了一套房子,你可以在那里住,而且,你的琴我也给你配了一系列你需要配的东西,你可以实现你的梦想了。”安父说这些的时候,语速放满了不少,不过依旧很冰冷。“如果你还有想要归置的,就用这笔钱吧。”

 

“为什么?”韩东秀笑了,仿佛明知故问。

“你知道我不会说出来的,孩子。”安父叹了口气,“你们都还年轻,他还有别的任务要完成,你也有你的梦想。我帮你实现,这样不好吗?何必纠结于并不需要经历的坎坷呢?”

“哈哈,伯父,我想你误会了,我……”韩东秀对着空气笑了几下,脸色都不太对了,“我没有要挡谁的路,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

“我知道, 因为你也挡不了。”安父下了最后通牒。“听我一句劝,命运是上天安排好的,它让你往哪走就是往哪走,我儿子是特殊的,也是正常的。你懂我的意思,是这样吧?”

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出不来,也下不去。韩东秀想大喊一声,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会输得很惨。

“无论如何这是命运,我们是永远,被命运左右的。”

 

7.

 

安龙等了很久,韩东秀都没有来。

他试着给他打电话,但是他关机了。他不太放心,连忙赶回住的地方,但是那里已经被搬空了。

真的空了,连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安龙吓坏了,赶紧去找韩东秀有没有留下什么,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只有一张便签。

那好像是安龙刚住进来的那晚,韩东秀逼着他写的“入住协议”:安龙必须无条件服从韩东秀欧巴想要吃方便面的要求,韩东秀必须腾出一块地方给安龙住。安龙,韩东秀。

然后,多了一个油笔的痕迹写着:封印解除。

哈哈,真是个任性的小孩~安龙没多想,觉得他只是突然决定搬走了。

毕竟孩子就是孩子嘛。安龙环顾了一下这个空荡荡的小屋,好歹也住了三个多月,真的有感情了。

可是他突然发现,没有那个吵闹的少年在,这里也变得毫无意义。

是时候,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了。安龙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拜拜了,大音乐家。

 

8.

 

二十年后。

安龙带着女儿,风风火火地走在街上。

路过某家电器城,大屏幕里宣传的正是目前正在火爆进行的演唱会。女儿要吃旁边店的快餐但是人很多,排队的时候安龙突然想到,那晚上就去看一次演唱会吧,最近真的是好久都没休息过了。

 

时间过的太久了。安龙唏嘘,以前听演唱会实在奢侈,现在只是种生活中的享受。

老婆Abby问,这是谁的演唱会?安龙挠挠脸,诶我忘记看了。Abby哈哈大笑,安龙也笑了。果然是老了,爸爸老了哟小天使~抱起女儿,安龙和她亲昵地贴贴脸。

几乎是爆满,这个歌手的人气非常火爆。安龙带着妻儿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松快一点的位置,只是这个地方有点看不清舞台。无所谓了,反正也就是听听歌,安龙也没多想,就这么安置了,然后逗着他的女儿和儿子,一脸幸福。

演唱会的主题,是命运。这个歌手的风格挺独特,乡村风格混着点摇滚乐的洒脱,清新不失风格。

 

“最后一首歌,我要献给我最爱的人。”

全场肃静,大家都在听他想要说什么。

“我曾经跟他承诺,我会开一个演唱会。我说他也会来,挤在拥挤的粉丝中,听我唱他最讨厌听的歌。”

“今天,我做到了,但是我并不知道他有没有来。这是我的最后一场演出了,之后,我将永远退出歌坛,做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

听到这里,粉丝们的尖叫声简直是此起彼伏好不疯狂。安龙也为之感到可惜,这么好的嗓子也是白瞎了。不过既然是他的选择,那就是适合的吧,就像这场演唱会的主题是,命运,一样吧。

 

不过听到这儿,安龙还是没想起来这个人有点儿像韩东秀,因为他已经快忘掉那个韩东秀单方面的约定了。只是他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等到他再转过去的时候,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台上的韩东秀,已经换上了当年的那套行头。他仿佛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不谙世事。唱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歌,说着不明所以的鸡汤,吃着无边无际的方便面。

安龙好激动,天啊……

 

时光倒流了吗?虽然是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可是那种感觉,他的身材……他的一切都几乎没怎么变化啊。

 

“I am full of trouble and debts, when we first meet~ Idon’t need to struggle when you really don’t need me~”清新脱俗的唱腔一开,全场的粉丝都难以控制的开始尖叫。韩东秀似乎从来没唱过这种风格来抒情的歌,他的首次尝试就收获了超级大的成功。台下的粉丝纷纷侧耳倾听,全场静的出奇。

 

“But what I miss so much indeed, it’s the time beforeyour leave.”

 

The worst time we are together to face,

But the days leave without any trace.

There’s a word fooling everybody I have known,

The word is fate.

 

He came to my concert today,

How could I make him stay?

But I know that whatever I said,

He will only smile and leave me away.

 

He came to my concert tonight,

How I wish these days could come back.

But I know that whatever I said,

He will only smile and leave me that behind.

 

The biggest mistake, that I make,

It’s my heart could, never break.

The naughtiest word that I wouldn’t to say, 

That I will never wait.

 

9.

 

“欧巴不哭!!”

那是安龙唯一记得的一句话,在他听完那首歌之后。

也许命运就是这样反复无常。安龙牵着自己的女儿,感触良多。

 

“二十年前,有一个在路边救了自己的少年。”

“他白白净净,特别帅气,笑容纯净,爱吃方便面。”

“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作曲,终于把它实现了。”

 

“这就是他对于我的全部记忆?哦已经二十年了,我真的记不清了。”主持人面带微笑,对韩东秀说,“欧巴真的看不出有三十五岁呢,想不到从青葱时期开始就有恋爱的对象并且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可以称之为固执吧,不过一切都无所谓了~毕竟我是个从不相信命运的人啊,乐观面对所有困难和幸福,哪怕是一件小事,只要我想做到我一定会好好坚持。”主持人笑了笑,进行下一个话题。

 

电视前的安龙一脸疲惫,紧皱眉头。

原来那个时候,韩东秀就已经开始喜欢我了吗?安龙有点晕,他真的分不清韩东秀在说的,到底是一个节目的内容还是当年真实的内容。他无法想象,一个那么爱他的人,为什么会不辞而别。

抑或是这些年来对他无疾而终的离别的怨恨死死拉扯着他内心最柔软的一块儿,无法承认这个事实罢了。

自己真残忍啊。安龙痛苦地抓着头发,你也好残忍啊,你是要我憎恨过去吗。

走马灯一样的回忆悉数涌现,他煮过的一碗碗方便面,仿佛已经从脑海里跳出来了。

没有任何意义,他安慰自己。二十年了,应该全部都过去,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命运是不会说谎的。

 

10.

 

“你现在还是不相信命运吗?”

 

“我已经尝试着去接受它了。”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8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