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美德】《你是我的小公主》

*甜

*4000+

*小公主兽医设定


《你是我的小公主》

 

Words by Aoki

 

***

 

Patrick刚刚搬到这个镇上来。

他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买了一个小房子。安置了各种行李之后,Patrick在小屋子的房檐上挂了些自己亲手画的小牌子。小牌子们都是Patrick心爱的宝贝们,来自他从小睡到大,睡到再也装不下他的那张床的材料。他不舍得扔掉那张床,就用锯子把它分成一小块一小块,打磨平整刷上油漆,变成一个个小牌子被他装饰在每一个所到之处。

他才刚刚来呢。Patrick环顾四周的景色,这里有参天古树,茂密树丛,最主要是这里有很多小动物。这里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了解。

 

***

 

一天半夜,Patrick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掀开被子,还没开门就摔了个狗吃屎。跌跌撞撞摸到门前,发现一个青年正捧着一条血迹斑斑的折耳猫猛砸玻璃。

“来了来了……”Patrick的耳膜都快破了,赶紧给来者开门。“Please!Please help her…”这个人操着一股浓重的美国口音,二话不说把怀里的东西往Patrick手里送。Patrick不敢怠慢,赶紧结果搂到里屋。

“When and where?”幸亏我会说英语,Patrick这样想。

“I don’t know…”青年显得很焦急,而且脸上充满了愧疚。Patrick看他这样子,也不忍心责怪,他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赶紧检查这个小东西的伤势。

然后他发现,这些血大多数都不是属于这只猫的。

 

“发生什么了?”Patrick一边给小猫包扎一边问。

“我撞到她了。”来者大方承认。“我以为救不了了,就抱到你这里来了。我听说这里有个很棒的兽医,就是你?”

“显而易见。”剪掉最后一块绷带,Patrick提着医疗箱走向那个人。“坐下,给你包扎。”

“Oh不,不不不,”青年马上推辞,“你是兽医,你包那只猫就好了我没事。”

“我只是个医生,你受伤了。”叹了一口气之后,Patrick有点无奈地说。

最后虽然万般无奈,但是那个人还是同意让Patrick给他包扎一下。Patrick就想,自己这不是有问题吗,人家不想包扎还要主动劝。后来他一想,好歹人家也是冲着“特别好”的兽医来的,总不能自己拆自己的招牌。

 

送走奇奇怪怪的男孩已经四点了。Patrick揉揉脸,该出去跑跑步了。

 

***

 

“Hey dude~” Patrick闻声抬头,果然还是Martin.

“Hi, ”Patrick放下手中的活儿。“Lucy又怎么了?”“她不听我的,她只想来见你~”“不是刚刚才见过……”Patrick马上去开门。

刚一打开小栅栏,一只肉团就飞速窜到了自己身上。“Long timeno see, Princess~”某人嘴上说着不要,可是迅速和Lucy打成一片的家伙是谁啊?Martin靠着栅栏,看着这一人一猫欢快地玩耍成一团,笑得很灿烂。

“快进来,我刚好做晚餐。”Patrick把Martin拉进了他的小屋,实际上这还是第一次,他到这里来之后正式邀请别人来他家做客。

Martin简单环顾了一下,安安静静的屋子里整整齐齐,一排排花草树木充满了这个不大的小屋。墙上粘了一大堆宠物的结构图,各种世界地图,然后最醒目的要数同样粘的整整齐齐的一排彩色的便利贴。

“你经常出去旅行吗?”Martin撕下一张,Patrick感觉他好像是从自己的心脏上撕下一块肉。“嗯。”实际上现在也在旅行中……Patrick这样想,但是没有说出来。

“Well, it’s nice~” Patrick特别开心有人看好他的小屋,马上端了两份牛排出来。“哈哈哈,我也很喜欢我的家!”至少不是说interesting! Patrick觉得很满意。

 

“Cheers!”Patrick没忘记给Lucy也准备了一份猫粮放在一边,以便让它能和他们俩一起愉快地度过一个晚上。

 

这样的场景在此后肆无忌惮的出现,持续了一整个夏天。那个夏天,Patrick没有关过栅栏,像是能闻到味儿似的,只要Patrick一做晚饭,外面两个如饥似渴的家伙就会瞪大双眼极其自然地出现。

老实说, Patrick已经习惯了以前一人份的牛排分给两个人吃的日子了。他从家里带来的红酒终于也有了去处,偶尔Martin还会在这里住,于是Patrick还多准备了一个床铺。

都是因为Lucy太喜欢你, Martin总是这样说。 Patrick笑得跟什么似的,不停逗着Lucy。这个小家伙刚刚被Martin送来的时候还奄奄一息的,经过几个月的调整越来越生龙活虎了。

不得不说它以前是害怕Martin的,这让Martin十分苦手。但是Patrick没有放任这种情况,不停地疏导Lucy和Martin示好,也教了Martin一些能表达好感的动作。

只是Martin这家伙十分淘气,不肯配合Patrick的“伟大计划”罢了,把这项与猫良好相处的议案推迟的如此戏剧化。

“晚安Princess。” Martin闭上眼睛之前,习惯性的说了一声晚安。可惜Lucy听不懂人话,不然一定会给Martin一个吻的。

 

***

 

后来的秋天, Patrick再没有见过Lucy。 Patrick非常忙,他有很多小动物需要照顾。等他意识到这一点时,圣诞节已经快来了。

然后他才想起来,他甚至不知道Martin住在哪儿,也就没办法给他们带去圣诞祝福了。

 

他是个幸福的人, Patrick这样想。也许不需要我对他的圣诞祝福。希望Lucy不会再害怕他了,新的一年全部都会好起来。许了个愿, Patrick睡下了。

第二天醒来,搬家公司运来了一些东西。“这是谁送来的?” Patrick一脸懵逼,眼看着他们在草坪里卸下好多箱子。“Martin Wiley,sir.”其中一个人说,“他说让我们把这些东西送到您这儿。”

我有多久没听过你的名字了?搬家公司离开后, Patrick打开了那些箱子。

Lucky的猫砂, Lucy的玩具……Patrick有点不太明白,后来,他在一个小箱子里发现了两根纱布。

一根纱布是窄的,很显然是给动物用过的。另一个很长很宽, Patrick拿起来摸了摸,好像是他给Martin缠的那些。

伤口好了,这些就扔掉嘛。 Patrick笑了笑,把这些东西放进了仓库。

撕下一张便利贴, Patrick有点想哭。

那个人走了。

我的夏天过去了。

 

***

 

拿着一张票根, Patrick来到了另一个城市。

这个地方很嘈杂,但是很富裕。 Patrick背着一个特别沉的包,寻思着在哪儿找个地方住下。

也不知道这个地址自己有没有记错。 Patrick已经有点模糊了,自己从搬家公司口中只打听到了这个城市的名字,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是来都来了, Patrick这样想,这样也不错。换个地方,换个心情。

 

安顿下来之后, Patrick特别幸运地在一家酒吧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他还是放不下兽医的摊子,总是无偿给各种动物做检查。

然后终于有一天,被他撞见了Martin.

他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也许是饿了很久的人突然看到一桌饭不知道如何下口。他结巴了半天,并没有意识到Martin其实没有认出来他。后来Martin觉得有点儿尴尬,朝他无奈地笑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Hello Wiley……小公主还好吗?”“What?什么小公主??” Martin迅速朝四周张望,什么也没看见。

“Lucy啊,你不记得了?” Patrick很纳闷,这才多久你就不记得你的猫了。但是Martin好像醉得很厉害,始终在四处张望着,根本不想跟他讲话。

“你认识Lucy吗?”“Martin~”突然,一个金发女郎突然冲了过来,扑进Martin的怀里就开始撒娇。“Lucy, 这个人好像是你的前男友啊~”

怀里的妹子抬头看了Patrick一眼,然后跟Martin说,不是这个,那个比他活好。

Patrick有点懵。

这个人……

不过他不会去过问的,能再次遇见Martin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那个大概是他现在的女友吧?Lucy应该是被送人了,在离开小镇以前。不然也不会把东西都送给我。

越想越乱。 Patrick捏捏脸,也好,就当没见过面吧。

 

***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 Martin突然喝得前仰后合地靠近了吧台,倒在Patrick的工作台上。

“小公主没了……” Patrick一脸茫然。这个人不久前才说不知道小公主是谁,干嘛今天非得喝个烂醉还跟我说小公主没了?

“小公主没了……”都下班了, Martin还是只会念叨这一句话。Patrick拿他没办法,换下工作服之后,把他连拖带拽弄到了车里。

安置Martin在副驾上, Patrick迟迟没有开车。他在想这一切的合理性。他明明已经向圣诞老人许愿,要他以后过得幸福,为什么还是会在这里遇见自己呢?

小公主去哪了? Patrick在想,他说的小公主,会不会是白天那个叫Lucy的女孩呢?

“Princess is gone…”Martin又开始迷迷糊糊地说着。

Patrick试着说,“它在这里。”

然后他看见Martin笑了,说, I find him now.

Patrick权当他喝多了,赶紧一脚油门踹到底,把他抬回自己家。

这一次, Patrick没有找到那么温馨的地方,只找到了一个简单的公寓。他拖着一个魁梧的男人上楼还是蛮费劲的,还没拖到门口他就在想,待会儿要怎么拖他进浴缸。

好不容易拖进了门, Patrick还没脱衣服, Martin突然一跃而起,推搡着Patrick把他按到墙上。

“为什么到这儿来?” Martin死死地按着Patrick,还用严厉的语气逼问他。然而Patrick早就吓没了魂儿,他本以为隔了那么久之后不会这样了,可是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一见到Martin就紧张的要死。

他能闻到Martin的香水味,是一股淡淡的味道。啊,我快化了。完全没思考Martin的问题的某人,就这么被Martin吻了个正着。

正当Martin准备松开他,给他个熊抱的时候, Patrick非常不争气的,两眼一黑就那么晕过去了。

 

***

 

Patrick醒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他吓得赶紧挣脱,显然他不知道吵醒Martin后果会更严重。

“你要干什么!” Martin明显特别不满,却又一副没完全发作的样子。 Patrick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疯狂地往“被子”里钻。“喂喂喂,那是我的睡袍~”

一个清脆的……耳光,扇在了Patrick自己的脸上。真没用! Patrick觉得自己软爆了,这点儿勇气都没有,出息呢!

“行了Patrick,别闹了……”一胳膊揽过Patrick, Martin已经躺下了。

 

“你还记得我?” Patrick的心脏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生怕Martin一个翻脸就把他掀床下面去。“废话,快睡觉。” Martin可是喝了太多酒,他不想和Patrick纠缠。

可是Patrick睡不着了,一直看着Martin看到天亮。

“早安小公主。” Martin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Patrick感觉自己都要上天了。

“我说你这是怎么了,” Martin有点怀疑,“你是锈住了吗?怎么才几个月没见你就反应这么迟钝了。”是你变化太大! Patrick红着脸,不说话。

“好吧,让我跟你解释一下。” Martin随便拽过一件衣服就往身上套。

 

“Lucy死了,就在我决定搬家的前一天。” Martin说,“也许是太舍不得你了,但是我也没办法,我们全家都要搬到这里。”

Patrick觉得自己真是愚蠢。如果当时Lucy被送人了,那些东西怎么可能送到他那,肯定都跟着送给新的饲主家里了。

“后来我企图联系你,但是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Martin手里拿着Patrick的工作证,一本正经的说,“我只知道你的宠物店叫小公主。”

“所以你就叫我小公主?” Patrick这才反应过来。“噗嗤,你这反射弧,” Martin觉得好笑,“不然呢,你觉得我在叫谁啊?”

“那个女孩……”“那是我姐姐啦!她喝多了,我扶她回家被你碰见了罢了!”想起那天白天Martin就一脸蛋疼,频频朝空气翻着白眼儿。

听到这里, Patrick有一点明白了。他开始笑,虽然有点腼腆,但是Martin知道他一定特别高兴。

“你还走吗?” Martin问。

“暂时不。” Patrick乐呵呵地说。“太好——嘶!” Martin一个兴奋,不知道抻到了那儿,他感觉自己的大臂好像被撕碎了一样痛,不一会儿右大臂就被鲜血染红了。

“我去拿绷带!” Martin还没说什么, Patrick已经一溜烟儿跑了出去,然后又一溜烟儿跑回来了。

这功夫反应的还挺快……嘴上是嫌弃的,但是Martin心里是美滋滋的。

然后Martin看出来了:那段绷带,是他之前留给他的。

“说来真是巧了,我还是在用它为你包扎。”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Patrick拍了拍Martin的胳膊。

 

“这次看好它吧,你再弄丢,我就不负责帮你保管了。”

“Yes! My princess!”

 

-END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