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凤宍】《初次尝试H的夜晚》

《初次尝试H的夜晚》#凤宍# 篇

*与@旺太6443377647 的第6443377647个哈哈哈哈过后产生的脑洞

*其实是段子

*可以点CP/不雷就写

 

***

 

【设定:凤宍二人国中同学(原著设定),大学毕业后重聚日本,合租一间公寓。】

 

宍户在长达三个小时漫长等待他那几乎不曾迟到的室友回来的过程中,想了很多。

 

他一度十分逃避去想长太郎的事。敢作敢当是我宍户亮二十几年不变的准则,但为什么,当我面对长太郎时,就总是想越过他不去想呢?我们之间,有什么吗?有什么要发生吗?有什么不该发生吗?有什么发生了就会很难收场吗?我在怕什么呢?

 

这些问题,凭空而来,却不能被解答。宍户心烦意乱,在长太郎晚归的第四个小时开始时,他听到了陌生的敲门声。

 

这不是长太郎。宍户站了起来。长太郎敲门比这轻,且只敲三下,然后隔五秒再敲。不是长太郎……这么晚了会是谁?宍户一层层解开门锁,开门后,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宍户心里一紧。扑面而来的酒味充斥着狭窄的玄关,高大的长太郎就像泄了气一样瘫软着,被那个人夹在他臂弯和身体的空隙中。“长太郎喝多了,我替他向您赔个不是,麻烦您照顾他一晚。”那个人语气相当主观,就好像……

 

就好像默认他和长太郎的关系,比眼前这位显然是室友的人,和长太郎之间的关系更好。

 

哼。宍户在心里默默不屑道,少臭美了,你才认识他几个月。

 

打发走了那个衣装革履的自恋男(?),宍户甚至都没问发生了什么,只顾把长太郎接过搂在怀里。勉强用脚关上门,宍户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拖着这个喝得烂醉的人进了自己的房间。也顾不上什么脏不脏了,直接往床上一扔,宍户正正衣襟。并不知道长太郎那屋什么情况,贸然进去也不好,只能收留他一晚了。也没关系,又不是没一起住过,只是这次自己没得床睡了。宍户想到这,下意识地踩了踩地毯。多亏买了新的地毯,还算暖和,在地上睡一晚也不算委屈。这样打算的宍户刚想换件衣服打个地铺,谁知长太郎突然在床上扑腾起来。宍户以为他只是那个姿势睡着不舒服所以就没管,结果床上那人翻过身来就是哇的一声。

 

宍户的目光顺着花花绿绿的呕吐物就来到了他的脚边。

 

行,好,我认。宍户做了一个“我投降”的手势,叹了口气。谁让我就是愿意收留他呢?等他收拾完地上的污物、打理好长太郎的状况,并且给自己洗了个澡之后,他发现他别无选择,只能和长太郎挤床。

 

他的脑子里只剩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蹦出来。会发生什么?什么是发生了就没法挽回的?那个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但宍户不想承认。

 

不想承认,这个学弟好像对自己有点意思,而自己,在放纵他的行为。

不想承认,面对这样的学弟,以及这样的自我,自己并没有产生任何抵触。

不想承认,面对一个可能只是好心带长太郎回家的他的同事,自己都孩子气地吃起了飞醋。

不想承认,此时此刻,哪怕他等了几个小时,他丝毫不想要任何解释,只想抱着这个喝多了酒而难受的学弟,好好地睡上一觉。

 

会发生什么?

 

宍户躺了过去。

 

可能是感受到了温度,那团过于发热的毛球自动地向宍户靠拢了过来。宍户把眼睛挤出一条缝,猛地想起长太郎似乎有抱着东西睡觉的习惯,至少国中时是这样的。他的左边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给他挪动,宍户索性就直接朝着长太郎的方向侧过身去。

 

本想给他让点空间出来,谁成想他只是把自己越来越蜷成一个团。喂喂,把头埋在被子里睡觉会缺氧啊喂。宍户赶紧把被子往下拽,可是他却听到了清楚的抽噎声。

 

“宍户学长…宍户学长……呜呜……”

 

虽然长太郎只是用喉咙在嗫嚅出一些声音,但是宍户还是马上就听出来了,他在叫自己。他把手搭在了长太郎的头上,想给他降降温。可长太郎哭得更厉害了,“呜呜……学长、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何出此言啊?宍户不解。他开始尝试把长太郎拽上面一点,可是长太郎只是蜷着身子哭。实在拽不动,宍户只能自己一点一点蹭,蹭到自己的头与长太郎的持平,然后用手撩起他乱糟糟的刘海,轻声说:

 

“你没有对不起我,长太郎。”

 

长太郎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又低了下去。宍户赶紧给他擦擦脸,责备地说,“这么大个小伙子了,哭什么啊,太逊了。”说到最后,宍户都快没声了。两只手紧忙活,一边给长太郎擦眼泪,一边帮他整理头发。“你不欠任何人,懂吗?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其他的,都不要考虑了。”

 

“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的。”长太郎嘀嘀咕咕地。“你不知道的,我的心情,你不会理解的。”

 

我怎么就不懂了?宍户真想打他一下。手都伸到脸蛋上了,可是最后,还是只是轻轻掐了一下长太郎的鼻子。“好好好,我不懂。”

 

“你不懂我的学长,我的宍户学长,对我有多么多么好。”

 

“你不懂我,我对我的学长,有多么刻骨铭心的喜欢。”

 

宍户的手,在长太郎脸上停了下来。

 

“你不懂,我有多想牵他的手,吻他的额头。我…我想做全世界,全世界最厉害的人,我想给他所有。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学长,他啊,他什么都不想要。”

 

长太郎的眼泪顺着宍户的手指,滴落到被子上。

 

“我的学长,只想快快乐乐过一辈子。我的宍户学长,只想和他喜欢的女生,过正常的生活啊。”

 

“我……我什么都可以成为,我,什么都可以做到。可是唯独我最喜欢的人的要求,我满足不了。”

 

宍户的手,往下滑去。长太郎一把握住他的手,重新放在自己脸上。“我什么都不是,我自私,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呜呜……”

 

宍户一把把长太郎搂在怀里。长太郎积压已久的压力一瞬间全部爆发,抱住宍户嚎啕大哭。宍户紧紧攥住长太郎的衣服,不让自己的眼泪滑出轨迹。他很想告诉他,不是,不是这样。可长太郎已经被自己的自责填满,再也没法装进新的东西。只能让他往外倒一倒,是吧?宍户想,这算什么,告白吗?这也太逊了,谁家的告白这么沉重啊?

 

过了几分钟,好像折腾不动了,宍户这才松开自己的手。可是他还是被长太郎紧紧地抱着,几乎动弹不得。宍户尝试着叫了几声,但是无果。得了,就这么睡吧。宍户想了想,还是缩进了长太郎怀里。虽然一开始想的是我搂他,但是鉴于他体格大,就别计较了。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宍户打算就这样先睡着。

 

然而,半小时都不到之后,宍户感觉搂着自己的人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的头开始往自己身上蹭,而且手也不老实起来。宍户刚想开口,但是长太郎直接把他翻了个身,让他们面朝同一个方向。哇,体格大了不起了?!宍户回头就要骂,只见长太郎微闭双眼,不停地哼哼,宍户前辈、宍户前辈……

 

什、什么?!宍户感觉到,长太郎滚烫的一双手已经探进了他宽大的睡衣里。宍户赶紧去阻止,但是那个浑身发烫的家伙就那样没羞没躁地从身后贴了上来。作为资深二十多年的男性,宍户完全明白这样的动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尽管他瞎想了一通,但是他也完全没意识到,长太郎会来这套。他醒了吗?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宍户努力挣扎着想要脱离长太郎的控制,但他反而箍得更紧。最后他直接用舌头舔了舔宍户的后脖颈。

 

那一刻,宍户只感觉从后脑勺顶端传来一阵酥麻。可能是见他没反应,长太郎便开始了他肆无忌惮的舔舐。湿黏的感觉覆盖在宍户的脖颈上,阵阵唾液交叠的声音不绝于耳。宍户不想顺着他做这样的事,可是他发现经过这样的逗弄后,他的下体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反应。他的右手开始往身后划拉着触摸长太郎,他想推开他,但结果总是适得其反。可能是不满足于后脖颈那一片区域,长太郎已经向着前方进发。宍户用手去探长太郎的头,滚烫的他丝毫不受任何影响,反而嘬地更大声了。

 

宍户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了。后脖颈一直是他的弱点,站立时还能用头发去遮掩,但现在躺在床上,只能任由长太郎触碰,从而扰乱他的思绪。使用暴力让他停下?今天的长太郎让他太心疼,现在再打他一顿,似乎太残忍了些。可是不使用暴力,不管是用力挣脱还是用肢体触碰,都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他接下来,是不是就要真的上垒了?他万一酒醒了并不记得,那我今后该怎么面对他???

 

思考间,宍户的裤子已经被褪下。一时间,他居然不清楚自己到底该捂前面还是后面。长太郎还在哭,也还在嘟囔,但是显然已经平静了不少。只是宍户始终觉得他身后有个梆硬的东西在就抵在他的股沟,今晚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这个东西什么时候能真正平静下来放自己一马。

 

正焦灼着,长太郎突然哭得更大声了。他的呼吸都错乱了,刚理好的头发又和汗水眼泪黏在一起粘在脸上。宍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听长太郎反复念叨着那么几句话。宍户一直惦记着上垒的事,紧张到整个人都僵直了。最后,长太郎嘟囔够了,掏出略微抬头的小家伙,塞了宍户的双腿之间。

 

宍户的脸都吓掉了血色。我要被上了吗?我要被用力上了吗?会虚脱吧?像长太郎这种人作为攻君,而且又是喝多的状态,会死吧?想到这,宍户本来就僵直的腰身整个弓了起来,屁股朝着长太郎的方向撅了老高。正在他准备慷慨就义的时候,长太郎只是把他的屁股按平,没有再调整过小家伙的位置,也没有粗暴地做任何别的动作。伴着若有若无的抽噎声,长太郎开始了抽动。宍户完全不敢动弹下半身,两条大腿紧紧闭合着夹住长太郎伸进来的那家伙,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莫名其妙地一切。长太郎没有脱裤子,但是他的小腹裸露在空气里,伴随着剧烈的抽动击打着宍户的臀瓣。宍户连大气也没顾得上喘一下,听着长太郎嘴角溢出来的无数声“宍户学长”,他的心情也变得单薄起来——好,既然开始了,就把它做完吧。

 

这一次,长太郎又让宍户不知所措了。宍户先射出了,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他的手不知何时附上了自己的,也不知何时地就这样到了顶点。他刚刚发泄出来不久,一阵阵热流缓缓钻出他的大腿内侧。长太郎的手终于渐渐放开了他的腰身,钝重的喘息声伴随他的抽噎让宍户失神。吓得不轻啊。这也太逊了,宍户迷迷糊糊地想。真的没力气了……宍户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