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不知

我一直在等你
可笑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新浪微博:@欧不知TARoki
企鹅:2238795804

【凤宍】《未来的某一天》

*点梗/瞎写

*在哈尔滨零下三十度的夜/突然萌生的想法

*春节快乐w

 

当宍户终于结束了漫无止境的日常加班、疲惫不堪地冲上巴士、打开手机里收藏的售票界面时,他才意识到,距离这场风靡日本的音乐会的完售早已过去了将近四个小时。小小惊诧地看了眼手表,却又马上意识到这不就是自己正常的下班时间吗。宍户叹了口气,戳进了推特。

 

他没用推特很多。毕竟他大部分时间都要工作,社交的圈子已经狭窄到仅限于同事之间。早些年推特上关注的人大部分也没在身边了,更不提那些远在天边的偶像们。留着它唯一的用处就是,在买不到想买的票时,还可以找找看有没有谁想要出掉——毕竟价格贵一点的话,还是会有人出掉的。

 

果然还是耽搁太久了吗。宍户简单浏览了一下,发现票价被抬到有点离谱的程度了。这个乐队——凤长太郎所担任提琴手偶尔还客串钢琴独奏角色的乐队,吸纳了来自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的众多天才,在近些年的管弦乐队演奏中名声鹊起,甚至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从去年开始全球巡演,在今年的年初来到日本东京。宍户不停浏览着有关这次演出的推,突然由衷感叹,这次怕是真的证明,他们这些人已经火起来了。

 

尽管工作很忙,宍户没办法亲自去看演出,但从这个乐队宣布公开巡演开始,宍户就一直会买票支持。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现在的一票难求,宍户默默经历着,渐渐感觉自己的力量开始微不足道起来。他没告诉过任何一个人自己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国中时代的学弟,因为他觉得他的生活,已经和那时候的他们大相径庭了。

 

长太郎是高中还没念完就转学到了奥地利去。刚开始的几年还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系,到后来,宍户便主动隔绝了自己和国中时期好友们的交往。他念了高中后就没再念,家里的条件让他不想再念大学。长太郎尚且念着这样需要大量财力投入的专业,其他那些同伴的家庭条件相较于凤还要更加优越。他偶尔看到以前的校服,还会有点冲动想要回忆以前的时光。可是打开moment看到迹部又收购了某某某公司、忍足又被某前沿杂志收录一些针砭时弊的发言,他的念头瞬间就打消了。终究不是一路人,又何必挤在同一道旅程?一开始他还会为自己这种消极的心态感到惊讶,可是他必须要承认,人在不一样的层次下生活,肯定是要改变一些想法的。

 

宍户最终选择了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本想再杀价,可确认过票主身份无疑问后,宍户也懒得再讲了。他的票位置比较偏,但是个二楼的包厢。宍户盘算了一下,正好长太郎的位置在旁边,那个包厢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脸。简单收拾了一下,宍户把当天的事安排了一下,关灯入眠。

 

回忆里是那个人姣好的容颜。青春的痕迹在宍户的脸上早已看不太见,但是每一次他看到长太郎时,都会发现那个人几乎还是和以前一样,笑得人畜无害,在人群中默默发亮。他并不耀眼,也不擅长抢夺眼光,却在社交平台上展示出了不菲的人气。像这样的人,任谁都会喜欢吧?宍户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这样想。阳光,正直,又可靠。女孩子一般都会喜欢的吧。

 

第二天还是一样的焦头烂额。和同事说了几百遍抱歉之后,来不及吃口饭就一大步跨上了去市中心的班车。场馆门前早就排起了长龙,宍户刚下车,就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小堆人,里面有国中相熟的岳人,日吉,还有忍足。他离得足够远,自然而然就选择绕到另一边去,不惹麻烦。包厢的客人可以提前上去,见到了约定好送票的人,客套了几句,宍户就提前进了去。场馆很大,二楼却几乎没什么空位。坐定了之后,宍户注意到一楼的席位也开始陆续开放。拿出手机就看到岳人在发相关的信息,而其他人里,只有迹部说了句:那还真不赖啊。

 

演出开始。幕布拉开的时候,宍户突然发现,自己忘记考虑镜面的问题,坐的地方正好离长太郎最远。他努力调整自己的视野,但是凤坐得位置正好挨着一个萨克斯手,从他这边看,凤的脸被挡的严严实实。

 

说起音乐,除了重金属摇滚,宍户对这些文艺的东西完全没有兴趣。他认命似的靠在椅背上,几分钟后,索性直接走了出去。激昂的乐曲声越来越淡,宍户反而觉得清醒。二月的日本冷得像冰窖一样,宍户就站在一个公交站牌下发呆。等他冻透了,才发现这班车的最末班早就已经开走了。

 

真的是逊毙了。考虑到买了议价票之后的钱包余额,宍户最终还是选择换成另外的班车回去。坐上车后无聊刷推特,果不其然都是刷这个乐队的,尤其是宍户关注的几个女生,清一色把长太郎的样子刷了个满屏。真想不到花了那么多钱,最后却是在推特上看了看你的模样。宍户觉得烦,打开moment想换个风格,结果却是岳人、日吉和忍足的“同一照片三连发”制裁。只有忍足配上了这样的一行字:真可惜宍户和迹部不在这里、生日快乐啊,长太郎。

 

生日?宍户想起,再过两天就是情人节,也就是长太郎的生日了。那时候应该会小聚一次吧?宍户的脑子一团糟,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到站后头都睡得昏昏沉沉,他根本不记得是怎么样爬回了家。衣服也顾不上脱了,就那么摊在了床上。

 

就像这样过着糟糕的生活,我怎么可能主动向你提起我?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支持你了吧。从一开始的十张十张买票,到现在要花大部分积蓄才买得起一张票,也不算过得太久。最最欣慰还是能亲自陪伴他们度过黯淡无光的日子,其他的,也不算特别重要了。混混沌沌又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手机都没电了。等收拾完回到床上,宍户一眼就看到长太郎发了动态,大概就是说今天的演出很顺利,很感谢大家捧场什么的。啰啰嗦嗦一大堆,宍户撇嘴,怎么还是这个毛病。

 

临睡前又想,算了,可能,也许,大概,我就是喜欢他这一点吧。

 

快睡吧。宍户翻了个身,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啊。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欧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